战慕年转过头,看见云歌那恳求的目光,心软了下来:“行吧,那就听你的吧!但凡,有下一次,我打断他的狗腿!”

“我看行。”云歌微笑,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战慕年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在她的唇瓣上,用力的索吻:“一个吻就想打发我?没门的!”

“唔……开车看路!”云歌一把推开了他,靠在座位上轻轻的喘息。

战慕年看着小媳妇那微微作喘的样子,嘴角弯起了满意的笑容。

***

许狗宝的脸红肿的厉害,中午的时候还好,到了晚上整张脸就肿成了猪头,简直都没脸见人了。

晚上饭店关张回大院的时候,都是低着头回去的,不敢抬头,生怕被人看见了笑死。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看见了。

在树下纳凉的邻居们,见了他就纷纷跟他开玩笑打哈哈。

“这脸是怎么了?肿成这个样子!”

“哎呦,这是谁这么下这么狠的手啊!”

“原本眼睛就小,这一肿,眼睛都成条线了啊!”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许狗宝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闷着头就回屋头去了。在客厅里做针线活的许冬香见状,以为他又跟媳妇生气了,就顺嘴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又出什么幺蛾子?”

许老汉本来就心疼儿子,见姐姐这么问,心里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姐,你侄子让人给打了!”

“什么?”许冬香一惊,针头狠狠的扎进了肉里头,她发出一声痛呼,连忙把带着血的手指放入了唇中吸了一口,呸的一声把带着血丝的口水吐在了地上,“谁?谁敢打我侄子?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们的头上动土了!”

“战家的那个小丫头!还有她那个姑姑!”许老汉急吼吼的喊出了名字来。

许冬香一听是这两个人,刚才还旺盛的气焰,瞬间就萎靡了下来:“你们怎么又去招惹她了?”

“姐,不是我们招惹她,是她拿着我儿子你侄子出气啊!”许老汉把儿媳妇给叫出来,往许冬香的跟前一推,“你去,你去给你姑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张大花不敢撒谎,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

许冬香不吱声了。

“姐,你得替孩子出气啊!”许老汉没办法只能是去求姐姐,他自己又不敢去招惹战家人,还不是要扯虎皮做大旗,“就算是我儿子有不是,那个小丫头也不该让人拧脸啊!你看看这脸青一块紫一块的,肿的像是猪头,这是下了多大的狠手啊!”

“这……”许冬香犹豫着。

去公司接媳妇的韩朝阳回来了,刚进门就听见舅舅怂恿他妈去找麻烦,立刻就制止了:“舅舅,依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吧。别到时候又惹出一身麻烦来,我爸跟我离了婚,你们又能够讨到什么好处?”

许老汉被狠狠的噎了一句:“朝阳,你怎么这么说舅舅呢?你表哥这不是被人给欺负了吗?”

韩朝阳干笑了两声:“那一定是他先找的麻烦。否则,云歌根本不会去招惹他的!也得对是被云歌打了,如果让战慕年打,他得去掉半条命!”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