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可以吃到啊?真是羡慕我哥,打小就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华容羡慕的要命,一说起来,慢慢的都是期待,希望可以回国坐在饭桌上毫无负担的吃上一顿面条。

华念归握着筷子的手微微的顿了顿,到了嘴边的话,最终化作了一缕轻叹:“看咱俩的造化吧!”

也许是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是一辈子都无法回去了!

华容的心一沉,脸上的笑容隐去,低头慢慢咀嚼着这一碗面条,仿佛突然之间失去了滋味一般,形同嚼蜡。

“教父,少爷!三小姐身边的保镖来了!”别墅里唯一的一个佣人,也是管家,同时也是司机,更是华念归的心腹之人。

“他怎么来了?”华容不解。

“让他进来吧。”华念归开口放人进来。

顾骁一进来,就见到了赤着上身,甩着腮帮子吃面的华容,跟他印象中的那个冷着一张脸,眼中泛着幽幽杀意和戾气的少年完全不搭边。

这样子仿佛……仿佛就像是一个正值青春期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邻家男孩,气质干净柔和。

“教父,华少爷!”在还未跟两个人正式接触前,顾骁在外人面前还是保持着原本该有的称呼。

教父华念归把筷子放下,起身就把顾骁引向了楼上的书房:“跟我上去吧!”

顾骁微微一愣,随即还是点了点头:“好!”

他没有想到,华念归什么都没有问他,竟然就这么把他引向了私人领域。

上楼之前,顾骁把手中拎着的两瓶红酒放在餐桌上,对着华容略略的一点头,就急忙跟着华念归上楼去了。

华容扫了一眼那两瓶酒,嘴角就勾了起来,这酒还挺不赖的呢,年份红酒价格不菲,还是几年前裴彤从拍卖场上拍下来的呢。

当年他跟在裴铮身边,知道裴铮对这两瓶红酒那是心心念念的,一直都想要得到,也曾经公开的跟裴彤买过这两瓶红酒。

可,裴彤就是故意的气着裴铮死活就是不卖。

如今,这两瓶红酒竟然以这种形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华容知道,一定是裴彤让顾骁来执行什么任务了,这两瓶酒不过是幌子而已。

华容盯着这两瓶酒看了半天,突然间,就咧开嘴乐了,他把筷子一扔,也跟着上楼去了。

书房里,华念归和顾骁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两盏清茶分别放在两个人的面前,水汽氤氲,茶香幽幽,淡淡的萦绕在鼻尖间弥久不散。

比起浓郁苦涩的咖啡香气,华念归更加喜欢这种茶香味,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喝上一杯,会勾起他的悠长的思乡之情。

“茶农,一位故人让我代替他转达一下问候!三十年不见,是否一切安好?”顾骁呷了一口清茶,放下的时候,从口中缓缓的说出一句话来。

华念归手猝然一顿,整个人仿佛僵在了原地,半晌,他抬眼,深棕色的眼睛里风暴席卷,波涛汹涌。

三十年了,“茶农”这两个字从未听人提起过了。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