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茹,你跟慕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眼睛里没有你,你又何苦这么苦苦单恋……你不会幸福!”这就像是她对战厉江的感受一样。

她见了战厉江,一眼误终生。

女儿见了战慕年,曾经沧海难为水!

她们母女两个人这一辈子就栽在了战家的两个男人的手里,逃不走,躲不开……

“借口!我不相信你!”沈锦茹不傻,上次她就看出来了,母亲竭力的阻止他们两个人,这里头一定还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母亲江怜青死死的守着这个秘密不肯讲出来,这让沈锦茹万般恼火。

“锦茹,请你相信我!我是你的妈妈,我一定是为你好的!在这件事情上是有隐情的……”

“什么隐情?”不等江怜青说完,沈锦茹就连连的追问,“你是不是有把柄落在人家的手里?难道当年毁掉年华嗓子的人真的是你?”

“不是我!我不都跟你说过了吗?”江怜青厉声喝道,“为什么连你都不信我?”

“我信你。如果你不是心中有鬼,你为什么要再三阻止我们?如果不是你当年和战厉江当年的那摊子烂事,我也不至于会被战家人不喜!妈,我恨你!”沈锦茹把满腹的怨气统统都发泄到了江怜青的身上。

“闭嘴!”江怜青一扫往日慈母的形象,突然尖利利的叫了一声,“这个世界上谁都有能恨我,唯独你不能!你没有权利恨我!”

“我为什么不能恨你?”沈锦茹的脾气也冲上来,锐利的话语如同是刀刃一般,“如果不是干了见不到的人的事情,你就把隐情说出来!你说出来,我才信你!”

“锦茹!”盛怒之后,江怜青压着自己的情绪,迫使自己平静,再开口语气也凄婉了许多,“我不能说。但是,你要相信妈妈!我既然选择了隐瞒,必然有隐瞒的理由!有一点我可以告诉,真相大白的那天,我会让战家人痛不欲生!”

沈锦茹怔仲了几秒钟,才缓缓的说道:“妈,我不想见你说的那一天,我只想要战慕年,只要我得到他,我可以不恨任何人……”

“不!你得不到他!”江怜青很清楚,战慕年绝对不会看上自己的女儿的。

他是战厉江的儿子,他老子是军中有名的痴情专一,他必然也是。

都说当局者迷,这话一点都不假。

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战慕年跟她没戏,可,唯独锦茹自己不清楚。

不,或者说是她不甘心。

“妈……”沈锦茹觉得自己仿佛遭受了锥心之痛,眼泪毫无预警的就落了下来,“我好难过,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

江怜青听见女儿的哭声,心里的那种难受劲比自己当年还痛苦。

她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对锦茹说道:“等!你这辈子也不是完全没机会。但,现在时机未到!你明白吗?”

沈锦茹含着泪水,颤声的问道:“我还能信你么?”

“能!相信我!”

江怜青挂断了电话,头痛的揉着头自言自语:“年华,你的报应也差不多要到了……”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