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紧跟在楚灿旁边的牧冽听了若有所思。

看来追女孩子要先下手强,关键还是得要厚脸皮才行。

得出这个结论后,牧冽决定着手行动。

“行了慕年哥,你赶紧让开我上了车就走了。你再深情凝望,我就上不去车了。

”楚灿一脸嫌弃的把战慕年推到一旁。

自己站在半米开外地地方,拎着行李跃跃欲试的准备上车。

牧冽准备也学学营长这个技能,他身子刚刚弯了弯,张开双臂做出要公主抱的姿势,准备把楚灿抱上车。

结果,他刚准备好,就听到楚灿“嗨”的一声,一个完美的跳跃,拎着行李直接越过水坑上了车。

牧冽……悲剧了……

“牧冽你这是在干嘛?”战慕年闷声笑道。

“我……我腿有点痒痒,我想要挠一挠……”牧冽找个了再拙劣的不过的借口。

“嗯。小伙子你这个挠腿的动作还真是挺别致的。”列车员都忍不住笑了。

“嘿嘿…”牧冽尴尬的挠着头,“失误,失误。”

可作为当事人的楚灿,听着车厢里头人们的大笑声,还一脸的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火车徐徐开动了。

陆云歌紧贴着窗口跟战慕年挥手作别,直到火车远去,站台上的人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迷朦的夜色和她的视野里。

“怎么舍不得了?”楚灿戳了戳陆云歌小声的问道。

“有点。”陆云歌道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想法,“你呢?我看牧连长对你有兴趣啊?”

楚灿摇摇头,笑的没心没肺:“如果牧连长真是有这种想法,麻烦你跟慕年哥说一声,让他别再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年纪还小呢,我要跳舞一直跳下去,我还想要跟广阔的舞台呢。”

陆云歌心疼牡牧冽三秒钟。

可怜的牧连长,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还真是要看你的造化了。

坐了整整一.夜的火车,天亮时分,她们才下了火车。

楚参谋派车来接楚灿。

临上车前,楚灿拉开了车门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去大院里先看看?”

“不了。我还是先回陆家!灿灿,麻烦你帮我给他们先带个好,等我料理完陆家的事情再回去见他们。”陆云歌不想因为陆家的这一摊子事情,麻烦战家的养父母,所以她决定把事情料理的差不多了再说。

“行。那我走了。”

“好。再见!”

*****

清晨,陆家。

炊烟从小小的四合院上空袅袅升起,院落里传来了热热闹闹做饭的声音,起床准备工作的男人们都围着院落里的那棵红梅树刷牙闲聊,空气中弥漫着烧菜做饭的香味。

多么平常的一个早晨啊!

可对于陆家人来说,这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奢侈的生活了。

陆大力上个月因为偷盗罪被关进派出所拘留了一段日子,幸好家里人花了不少钱,托了工厂里的车间主任做了个证。

这陆大力才安然的回到了家,没有因为盗窃罪判刑入狱。

可,正因为这一场飞来的横祸,陆建国和陆大力父子二人都失去了工作,家里的两个女人没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这日子过的相当的拮据。

人家早餐桌上还能够看见个鸡蛋,可陆家人的饭桌上,除了白粥和馒头,就是腌制的老咸菜。

ps:下午见,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