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歌想了想,调皮的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我不在的日子,不准许你去给拈花惹草!你要记住洁身自好!”

“好。”战慕年灼灼的目光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身心都是你的!这辈子不仅仅要把放在心上疼,还要放在身下疼!我期待那一天!”

“啧啧啧!”楚灿听的这话都替战慕年臊的慌,“慕年哥,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的慕年哥。”

牧冽被营长这句话给惊的目瞪口呆:“谁说战营长铁疙瘩一块?不解风.情的!以后谁这么说,我跟谁急!”

陆云歌被他这句无耻的话,撩的是面红耳赤:“哥,你……你真不害臊!”

战慕年一脸的无所谓:“对你我有什么可害臊的?”

牧冽:“……”

楚灿:“……”

陆云歌:“!!!”

火车停靠缓缓在了站边,车门打开了,列车员下来维持秩序。

等车的人像是人潮一般,不管不顾的踩着水坑往车上拥挤,停车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分钟,谁也不想在这两分钟内给落下。

“云歌,我们走吧!”楚灿看人都上的差不多了,招呼她上车。

“哥,我们走了!”陆云歌恋恋不舍的看着战慕年,昏黄的灯光,烟雨雾气朦胧,他背光而立整张脸都隐匿在这夜色中。

“去吧,我等你回来!”他的声音略显低沉。

“嗯。”陆云歌从他手中的接过行李袋,突然间,很想要在他的薄唇上亲一下,可她忍住了。

这么多人,她虽然没有穿着军装,但是战慕年穿着,公共场合太亲昵的举动,她怕影响他的形象。

陆云歌转过身去,朝着那敞开的列车门口走去。

她踮着脚尖绕过站台上的小水坑,快走到车门前她提停住了脚。这刚才来的太大太猛,在车门处聚集了一大摊水。

刚才人们就是踩着水坑涌上去的。

陆云歌举目望去,想着要不要换一节车厢登车。

可她的身子突然一轻,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结实的怀抱,她一回头,刚好看到帽檐下战慕年那沉敛深邃的眉眼。

他一句话都没说,在列车员和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中,将她直接送上了车厢。

“哥……”她低头看着站在水坑中的他。

他的鞋子被积水淹没了,半截裤腿都变成深绿色。

可,他的脸上表情柔和、神情.宠.溺,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

陆云歌的心里一阵温甜蜜和感动,眼眶跟着一热,泪水差点流出来。

她忽然想起自己上辈子的一个无法实现的夙愿。

她曾经在心里不止一次的想,她想要个男人,这个男人可以不高不英俊,也可以没有显赫的身份,硬气的背景,她只想要这个男人在她的累的时候可以给她提供个肩膀,在她需要的时候,他可以给她一个向上支撑的力量。

她想,她已经找到了。

“快进去吧。”战慕年看到她眼中闪亮的泪光,勾起嘴角笑了,“女人还真是水做的啊!”

这一幕把楚灿给看傻了,她摇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哥啊老哥,你可真完蛋!你要是有慕年哥一半的这种利索劲,云歌不早就成我嫂子了么?哪里还轮得到慕年哥?”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