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卫平见妻子受了委屈,心里自然是不痛快。

好歹他也是个参谋长,妻子江怜青也是个国家公职人员,怎么就别人这么欺负?

他脸色难看的说道:“罗团长,也不知道你和我妻子过去有什么过节,但是你这么说她,是不是不太合适?”

薛明义连忙起身赔罪,他可不敢让媳妇跟着一起赔罪,生怕罗莺歌再不管不顾的说出什么过火的话来。

桌上的气氛瞬间就尴尬起来。

这件事情战厉江不开口说话,他闭口不言,自有他的道理。

其他的几位首长都纷纷开口劝和。

罗莺歌是诚心存了心从让江怜青难看,因为,她当年欠了年华一个交代!

而她罗莺歌也欠了年华一个交代。

迟了十八年,这口气她必须要替年华出。

“沈参谋长,你想知道你妻子当年做的事情吗?不如,我给你讲讲?”

“莺歌!”年华喝住了她,面向大家微笑着说道,“我们都是老战友了,我们是三个女人单独坐一桌,去叙叙旧吧!”

说着,她拿起了端着碗筷就站起来。

食堂的二楼,三个女人单另开了一个房间。

罗莺歌大喇喇的往桌子旁边一坐,目光就盯住江怜青:“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三个人,摘了你的面具,我们来叙叙旧!”

江怜青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送到唇边喝了一口,缓缓的说道:“那些都是旧事情了,我也后悔了当年的行为,可是我也因为当年的事情受到了军纪的处罚!罗莺歌,你还想怎么样!”

“你若是真心悔过,你就不应该再厚脸皮的一直跟在人家战厉江和年华夫妇的身边!你这是膈应谁?”罗莺歌生气的说道。

“我也是逼不得已!”江怜青说道。

“你逼不得已,有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了吗?你就是个卑鄙的女人!无耻,下作!”罗莺歌只管自己骂的痛快。

她的话刺激到了江怜青,她刚才还平静的脸,突然间就乍然变色:“罗莺歌,你说谁下无耻下作?”

“你!”罗莺歌啪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

陆云歌在作训场边上等着战慕年。

这上午他参赛的项目一共有五项,其中两项都刷新了记录。

可巧,这五项里都有牧冽参赛,连续五场都是第三名,他满心挫败,正蹲在操场边上画圈圈。

他这海口夸大了。

大风闪了舌.头了!

他心里正忐忑,这比赛结束,他就要活埋自己了。

“你还有五次机会。”战慕年擦着头上的汗水说道。

“营长,你饶了我吧!”

“不行!”

牧冽委屈巴巴,一抬头看到了站在作训场边上的陆云歌,她像是看到了救星:“营长,嫂子在等你呢!”

战慕年回头看见陆云歌跟他招手,嘴角染上了笑意:“算你小子识相!剩下的给我全力以赴!”

“是!”

“哥,我听说爸妈都来了?你带我去看看呗?”陆云歌见战慕年走过来,开门见山的说道。

“小丫头信息挺灵!”战慕年趁人不注意,摸了摸她的头,“爸妈是来了,他们怕影响你今天的比武,就没有告诉你!”

“不会!这次比武稳拿第一!”陆云歌自信满满的说道。她对自己的技术从不怀疑。

“走!我带走你去!”

两个人刚走了没两步,就迎面撞上了气喘吁吁的沈锦茹:“慕年,你爸妈和我爸妈走在一起吃饭呢!走,一起去吧?”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