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嫌弃。”陆云歌连连摆手,她哪里敢嫌弃?

他的衣服虽然湿漉漉的,但是丝毫没有一丝难闻的气息。

相反,还有一丝很好闻的皂香味,混合着他身上散发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那是一种很独特的,属于战慕年特有的味道。

云歌很喜欢。

但是,这大热天的,他把扣子给她系的这么严实。

确实又湿又闷又热啊!

“不嫌弃就穿好。”战慕年的眼神缓和下来,把扣子寄到了最顶上的位置。

“这太热了!”云歌叫起来。

“忍一下。”

“忍不了!”

“穿军装怎么可以不系风纪扣?”战慕年挑眉。

“我里面的衣服系了!”

“那也不行!”战慕年霸道的说道,“待会儿有山风一吹就凉快了!”

“这大太阳晒的要死,哪里有山风……我不穿……”不穿的那么严实,这几个字陆云歌还没说出来,战慕年就沉下脸来。

“你打算穿着坏掉的衣服到处乱走?这漫山遍野可都是男人!”战慕年皱着眉头,眼神阴沉,强大的气压在周身开始蔓延。

他可不想任何一个男人,任何一双眼睛,看到他小媳妇任何一丝的风光外泄。

“霸道!你真霸道!”陆云歌又发现了战慕年另外一个属性。

她也气呼呼的,别过脸去。

战慕年见小媳妇生气了,刚才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

整个人顿时柔和下来,开始温言软语的哄。

“两颗……就解开两颗好不好?”云歌柔声的跟他撒起娇来,“真的是好热……”

“好吧。最多两颗,不能再多!”

“嗯嗯!”

最后,两个人终于达成了共识。

庄稳和贝蕾两个人看傻了。

尤其是庄稳,营长这拨操作真是牛了!

刚才还霸道的跟什么似的,嫂子一生气,一撒娇,这顿时铁汉也柔情了!

敢情营长是只对他们横的凶啊!

贝蕾看了半天,转过头来问:“庄连长,他们俩人是不是有情况?”

“什么情况?”庄稳装傻。

“谈恋爱了吧!”

“怎么可能!营长对谁都这样!走,回去!”庄稳哪里敢泄露半分消息,营长的狠他是见识过的。

“没有吗?”贝蕾纳闷了,她的感觉错了?

衣服的问题解决了,两个人开始往回走。

陆云歌刚走了两步,就发觉自己的脚踝疼的厉害。

她蹲下身子看了一眼。

肿了!

刚才冲的太猛,脚崴了,她竟然丝毫没感觉出不对劲!

现在,一切麻烦都过去了,她这才注意到了!

战慕年显然也注意到了。

他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她红肿的脚:“伤的有点重!回去后冷敷一下吧!”

“好!”陆云歌点头,她强忍着疼痛走了两步。

真的很难受。

她刚想跟战慕年说,帮她捡条棍子做拐杖。

忽然间,她觉得身子一轻,战慕年竟然把她打横抱起来了。

“哎,哥……你把我放下好不好……上面还有很多战士……我自己走!”

“不行!这段路太难走!我不放心!”战慕年果断拒绝了。

陆云歌几次抗议无效。

等从山坡的背面爬上来,陆云歌看到坐在原地休息的大批战士,都直勾勾的看着她。

“哥……”她承受不住这太炙热的目光想下来。

这时,战慕年低喝一声:“所有人听我口令,全体起立,向后转!”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