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说的没错,她不能够姑息她这种糟糕的行为。但是,作为女人来讲,她也是个母亲。

女儿跑了,她这个当妈不管这真的好吗?

或许别人不理解,但是丁迎春特别理解她的心里,她对战慕年和楚白扬说道:“你们两个去把她追回来。”

“让她自己冷静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也好。”战慕年皱着眉头说道。

他这不是第一次遇到承欢做这种事情了。

第一次,是在青年公园的那个晚上,他是和顾骁一起去的。

顾骁是去抓那三个小流.氓了。

回来后,他一直都不放心,专门给在公安局入职的退伍战友打了电话询问,对方很清楚的告诉了他这典型的买凶行凶。

三个小混混只是供出来个姓氏,说是姓战的一个女人花钱买他们的教训陆云歌的。

当时,他的心里第一个感觉是不相信,承欢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这心思未免也太歹毒了些!

现在他确信无疑!

楚白扬更是连理会都没理会这件事情,他的眼里只有陆云歌。

“楚灿,你去!”丁迎春派楚灿出去了。

这好好的一顿饭被彻底的搅扰了,谁也没心情吃饭了。

“你们还不走吗?”陆云歌冷眼看着自己的亲哥和亲嫂子,下了逐客令。

“走走走!”楚军虎总算是明白了情况,他浓眉大眼一瞪,“都是你们闹得,还有脸待着?赶紧消失!”

“哎哎哎!”

这俩人灰溜溜的赶紧走了,免得留下来看人家脸色!

还这是应了陆云歌的那句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着他们出去了,站慕年快步的走到了电话跟前,提起电话给岗哨上打了过去:“以后但凡是陆家人谁都不许放进来!”

****

战承欢出了门抹着眼泪往大院的门口去了,她现在没脸回去。

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她无法收场了。

现在也只是强撑着一股气往外走。

一想到刚才白扬哥看她的冷漠鄙夷的眼神,她的心里就如同被刀割了一样。

好不容易在丁迎春面前建立起来的哪一点好感,全部都丧失掉了。

“战承欢!你等等!”身后传来了楚灿的声音,战承欢停下脚步转身,见她正一路小跑着朝她来了。

想起方才在屋里的时候,楚灿对自己的态度,战承欢转身就走。

楚灿紧跑两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气喘吁吁的说到:“你别走,跟我回去!”

“滚开!”战承欢咬牙骂道,“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谁同情你啊?”楚灿心说她讨厌还讨厌不过来呢,若不是看在年阿姨的面子上,她巴不得她离开大院呢,“你赶紧跟我回去,跟云歌道歉,给战叔叔和年阿姨承认个错误去。”

“我没错!”战承欢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想强迫我认错,没门!”

楚灿气的鼻子都歪了:“你这个人真是不懂事!你错没错先不说,你这么做伤不伤年阿姨的心?”

“我懂不懂事跟你屁的关系!松开我!”反正她现在就是死也不能够回去,她绝对不低这个头。

战家是她的,决不允许陆云歌再出现。

这个屋檐下,有她战承欢,就绝对不能够出现陆云歌!

章节目录

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头号军婚:重生辣媳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