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第32节好女不提当年紧

  十五分钟后,县长一行人来到了天香楼。一下车,一座古色古香的亭式建筑便映入眼帘。

  此时王书才看到有两个模样娇俏的小尼姑匆匆地从天香楼门口走出来。王书才心里念道:“小尼姑?这倒有点儿意思。”

  接着王书才抬头看见一个黑色牌匾,上面写着三个鎏金大字:天香楼。王书才便念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好名字。”

  一旁的县长笑道:“书才,此言差矣。应该是燕子月中飞,天香云外飘。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着便走进了天香楼。一进天香楼,一道孔雀屏风便映入眼帘。王书才见那屏风大约长八米,高五米,上面布得满是孔雀羽毛,真是五彩缤纷,华贵万千,耀人眼目,如百只孔雀同时开屏,绚丽多姿,让人惊叹不已。

  王书才惊叹道:“真是天下第一屏啊!”县长笑道:“这叫百雀屏,是一个叫王雀之送的,他有一个孔雀养殖基地,大着呢。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们到那儿参观参观。”

  接着王书才绕过百雀屏,还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博物馆,古字画,宝鼎,玉石,无所不有。王书才瞥了一眼挂着的字画,突然看见了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兰亭序》和元朝画家黄公望的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

  王书才惊讶道:“这可都是顶级国宝啊!”王书才走上前,瞪大了眼睛,但见《兰亭序》行云流水,潇洒飘逸,骨格清秀,点画遒美,疏密相间,布白巧妙,无论横、竖、点、撇、钩、折、捺,真可说极尽用笔使锋之妙。每一字都姿态殊异,圆转自如,真是美仑美奂,出神入化,不愧称为书圣。

  接着迫不及待地又去看那幅《富春山居图》。全图高一尺余,长约二丈,富春江两岸峰峦坡石,似秋初景色,树木苍苍,疏密有致地生于山间江畔,村落、平坡、亭台、渔舟、小桥等散落其间,给人咫尺千里之感。画上秀润淡雅的风貌,气度不凡,不愧为传世名画!

  惊叹之余,王书才心里暗忖道:“这些东西个个都价值连城,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摆在这儿呢?”

  县长看到王书才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笑道:“书才啊,这《红楼梦》里有句话写得特别好: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既然这活着的世人无一个见过真迹,那我这些自然就是真的喽。书才啊,实不相瞒,这些字画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王书才好奇道:“哦?那此人也必定非同一般呐,仿得竟让人真假难辨呐。”

  县长笑道:“此言不虚。古往今来的所有画家加在一起也比不过他,他就是我们大观县的第一奇人,名叫张真易,这天香楼里的传世名画,名字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以后有机会我也带着你们见见他。”

  诗诗笑道:“这个张真易还亲自给我画过自画像呢,画得跟我本人呀可是一模一样呢。”

  王书才往左边瞥了一下,偶然看到一把金色剑鞘,墨玉剑柄的宝剑横放在白玉质地的剑架上。恰好这时一位身穿古典风情蓝色短袖丝质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过来。此时王书才闻到一股甜香袭来。但见她柳眉清秀,皮肤白皙,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手腕上还戴着一支羊脂白玉手镯,说不尽的温柔可人,道不完的和蔼可亲。

  那个女人微笑道:“县长,你们来了。”

  县长道:“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天下第一楼,天香楼的老板娘陈燕,江湖人称销魂燕。”

  张翠翠心里冷笑道:“什么销魂燕,夺命燕还差不多。”

  陈燕笑道:“县长可真会拿人家说笑,什么销魂燕呐,那都是老早以前的事了,现在人家可是人老珠黄,败柳残花喽。”

  县长笑道:“老板娘这是好女不提当年紧呐。”

  陈燕笑道:“你们有所不知呢,咱们县长可是江湖人称燕窝呢,绝对是女人养颜滋补上品呢。我这只燕子要是没有他照应呀,这天香楼非关门不可。”

  王书才道:“老板娘您太谦虚了,我看您依旧是国色天香,风韵迷人呐。”

  陈燕打量着王书才,笑道:“瞧这张嘴甜的,这位是……?”

  县长刚要开口,王书才便急忙上前自我介绍道:“俺是莲花村儿的村支书,俺叫王书才。”

  陈燕微笑道:“我看你跟个白面书生似的,倒和你这名字还挺配的呢。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以后啊,你就叫我燕姐吧。”

  王书才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张翠翠看见王书才那个样,心里冷笑道:“瞧他那头点的跟个磕头虫似的,早晚得磕出血来。”

  陈燕微笑道:“我听说你们莲花村儿有个金箍棒,也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

  王书才忙让道:“哦,金箍棒就是俺身后的大壮兄弟。”

  陈燕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见他浓眉大眼,国字脸一字口,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发亮,裤裆下面还多出一条腿儿来,微笑道:“早就听说你了,今儿个我总算是见着了。”

  县长笑道:“你这天香楼是天下第一楼,大壮兄弟是天下第一棒,对了,差点儿给忘了,还有旁边这天下第一剑呐,今天真可谓是三阳开泰啊!”

  王书才忙问道:“这宝剑可真霸气呀,是啥剑呐?”

  陈燕笑道:“这宝剑长约三尺,重约两斤四两,名曰寒月,要不你试试?”

  王书才迫不及待地从剑架上将剑取下,但见那剑鞘上金龙盘绕,龙眼是由红宝石镶嵌,龙嘴里还含着颗黄豆般大小的绿宝石。

  王书才道:“这是谁用过的剑呐。”

  陈燕笑道:“是个女人用的呢。”

  王书才惊讶道:“呦,还是个娘们儿用的呢。她叫啥呀?”

  陈燕笑道:“这个娘们儿叫武则天。”

  王书才一听吓得往后退了几步。陈燕笑道:“此剑可是我妹妹永芹法师她们寺里的镇寺之宝之一呢。”

  王书才忙道:“难怪刚才我看见有两个模样娇俏的小尼姑从这里走出来,她俩肯定是你妹妹她们寺院里的吧。”

  陈燕笑道:“没错,她俩都是薄虚寺的,个高的那个名叫富空,另外一个叫名散。她俩每两个月都会来天香楼一次,是我妹妹永芹法师让她俩来询问是否有人将剑从剑鞘里拔出。她可是都快等了十年了呢,也不知那个有缘人究竟是谁,连我都好奇了呢。”

  王书才道:“这有啥难的,我来试试。”

  王书才边拔边说道:“呦,还挺紧的。”王书才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拔不动。

  张翠翠笑道:“瞧你那点儿出息,让大壮

  兄弟试试。”

  王书才将宝剑递给实大壮。实大壮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脸也憋得通红,还是拔不出来。

  张翠翠纳闷儿道:“这么紧呢,大壮兄弟可是神力啊,连鲁智深都比不过他,怎么连他也拔不出来呢。”

  陈燕笑道:“看来我妹妹呀有的等了。”

  县长心里嘀咕道:“都快成老姑娘了,还那么孤傲清高,可惜倾国倾城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诗诗撒娇道:“燕姐,县长,你们一会儿再聊吧,人家现在都快饿死了呢。”

  县长盯着诗诗一上一下的胸脯,笑道:“我看你身上蛮鼓的嘛,瞧把这衣服撑得,要是再吃呀非爆炸了不可。”

  诗诗娇嗔道:“县长,人家说的是肚子,又不是……”

  县长见她的话突然止住了,坏笑道:“又不是什么呀,怎么不说了?”

  诗诗娇声道:“县长,你坏死了。”

  陈燕笑道:“县长,饭都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上去吧。”

  县长道:“行。"县长一行人便上了二楼。

  县长边上楼边说道:“书才啊,这天香楼就是给咱们自己人开的,从来不对外开放,外人根本进不来,下次你们村长和春蕊要是来喽哇,我在这儿好好款待他们。”

  王书才道:“县长,我回去一定把你的话转告给他们。”——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