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这耗灾就跟块儿石头似的压在村长赵铁应心上,一天不搬走它赵铁应心里就一天不痛快。

  “这帮耗子吃了这耗子药咋还不死呢?这场耗灾闹到啥时候才是个头啊!他娘的王书才,该不会拿方便面佐料包糊弄人吧,可别到最后耗灾不仅没镇住,还引起民愤来!不行,我得去王铁嘴儿那儿让他帮我算一卦。”赵铁应心里暗忖道。

  一到王铁嘴儿家门口,赵铁应就看到院子里摆放着几个大缸,王铁嘴儿在大缸周围转来转去,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这个王铁嘴儿,难道还有求雨的本领不成?”赵铁应疑惑道。

  “呦,我的好村长,您怎么来了?”王铁嘴儿抬头道。

  “铁嘴儿啊,你接那么多雨水干啥?”赵铁应问道。

  “村长,这可是我的保胎水配方辅料之一。”王铁嘴儿道。

  “啥?这玩意儿喝了还能他娘的保胎?可别让人家喝了闹肚子。”赵铁应惊讶道。

  “我的好村长,瞧您这话说的,我能亲手砸自个儿的这块金子招牌不成?”王铁嘴儿道。

  “哦,对了,村长,上次桃花运走得咋样啊,我算得还准不?”王铁嘴儿笑道。

  “准,真他娘的准,走得我眼花缭乱的。”赵铁应忙道。

  “村长,您这次肯定是为咱村儿耗灾的事儿来的,想让我帮你算算这耗灾啥时候结束。”王铁嘴儿信誓旦旦道。

  “看来以后我可真得刮目相看啊!”赵铁应道。

  “村长,我早就替你算好了。明儿个一早咱村儿这耗灾就彻底结束了,您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王铁嘴儿信誓旦旦道。

  “真的?”赵铁应疑惑道。

  “千真万确。我王铁嘴儿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要是这回我算错了,那我以后也甭吃算命这口饭了。”王铁嘴儿道。

  “铁嘴儿,你咋恁肯定啊?”赵铁应疑惑道。

  “村长,您听我慢慢给你分析。您这药根本不是耗子药。”王铁嘴儿道。

  “啥?不是耗子药?他娘的王书才还真敢拿方便面佐料包糊弄我!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赵铁应气愤道。

  “哪儿啊,那是催情药,就是春药。”王铁嘴儿道。

  “春药?”赵铁应疑惑道。

  “可不么,这帮耗子吃了一个个都发情得要命。我仔细观察了几天,咱村儿的耗子公多母少,而且性别比例严重失调,您想啊,这母的一少,剩下那些发情的公耗咋办,急得乱窜呗。况且这母耗哪能应付过来这么多公耗,一个个下面被公耗弄得血淋淋的,不被活活干死才怪!要是这母耗一旦全死了,剩下那些发情的公耗还不得急疯喽,一个个欲火焚身,**没处发泄,互相撕咬呗,你咬我,我咬你,到最后公耗一个个被对方咬得是皮开肉绽,穿肠破肚,那场面惨不忍睹!到这时,咱村儿的这场耗灾就彻底结束了!”王铁嘴儿道。

  “我个娘啊,铁嘴儿,你可真是料事如神,诸葛亮在世啊!”赵铁应感叹道。

  “村长,您太抬举我王铁嘴儿了。”王铁嘴儿自谦道。

  “那啥,我先走了。”赵铁应道。

  “村长,您以后可要常来啊。”王铁嘴儿笑道。

  第二天一早,赵铁应便早早起床。到院子里一瞧,果真如王铁嘴儿昨个儿说得一模一样!那母耗一个个阴门红肿,鲜血淋淋,公耗个个是皮开肉绽,穿肠破肚,场面惨不忍睹,看得赵铁应直想吐!

  “真没想到这物种性别比例如此重要!今儿个可算是长见识了!”赵铁应感慨道。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