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赵铁应刚到家门口,林玉娇便从身后一把揪住他的耳朵。

  “哎呦!疼死了。”赵铁应叫道。

  “还知道疼啊,我的这颗心呐现在也疼着呢,可又有谁知道啊。”林玉娇慢声慢语道。

  “刚才又是和谁家小媳妇儿约会了?”林玉娇严厉道。

  “我这不是去给赵秀芬送耗子药了么。你一叫我,我就赶紧回来了。”赵铁应道。

  “你是不是看她老爷们儿不在家,又想动手摸人家身子了?”林玉娇道。

  “你这个人不可理喻!”赵铁应道。

  “呦,还他娘的整上成语了,看把你给能的!”林玉娇狠狠地用力揪住赵铁应的耳朵。

  “哎呦!手下留情啊,耳朵快被揪掉了!”赵铁应苦苦哀求道。

  “你不听话还要耳朵干啥呀?”林玉娇道。

  “以后我一定乖乖地听话。好歹我也是堂堂的一村之长,你能不能给我留点儿脸面,咱回屋说,别让人家看了笑话。”赵铁应道。

  林玉娇揪着赵铁应的耳朵,两人来到了院子里。

  “呸,你还知道要脸呐,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别他娘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外面女人干得那点儿破事儿!”林玉娇生气道。

  “你别血口喷人!你有啥证据?”赵铁应反驳道。

  “呦,煮熟的鸭子,还他娘的嘴硬!等我有了证据,看我不把你胳膊给撅折!”林玉娇又用力揪住道。

  “哎呦!咱俩回屋说。别让咱女儿婷婷看见,孩子正处在身体和心理发育期,将来会给孩子心理留下阴影。”赵铁应道。

  “呦,你还懂女孩子的身体发育呢,你对我们女人倒是挺有研究啊,让你当村长太屈才了,你应该去当婷婷她们学校的生物老师,好好跟那些女孩儿们讲讲青春期身体发育的事儿。”林玉娇讥讽道。

  林玉娇一说完便把赵铁应揪进屋里。只听见门咚地一声关住了。

  “啊!出人命了!”屋里的赵铁应喊叫道。

  不一会儿赵铁应狼狈地逃了出来。

  “我个娘啊,幸好我躲得及,要不然命都没了!真是伴妻如伴虎啊!”赵铁应道。

  “你说啥?”屋里的林玉娇道。

  赵铁应赶紧窜进了小北屋。这个小北屋就是赵铁应的避难所。

  “呦,婷婷在这儿看书呢。一会儿啊你呀回你屋看,我今晚在这儿睡。”赵铁应道。

  “妈这脾气咋跟火山似的,说爆发就爆发呢。妈总是这么折磨你,连我都看不下去了。爸,以后你也应该好好治治她!”婷婷道。

  “婷婷啊,大人的事你还不懂。不是冤家不聚头!打是亲,骂是爱啊!这才叫夫妻!这说明她在乎我,稀罕我,还把我放在心上,只是她表达的方式太过激罢了。你还不了解你妈,你妈当时生你的时候大出血,差点儿连命都没了!以后啊可得孝顺你妈。你又漂亮又懂事,你妈能有你这样的女儿她心里骄傲着呢。”赵铁应道。

  “爸,你这水平比我们校长可强多了,你要是到我们学校当校长,肯定特招女孩子喜欢。”婷婷骄傲道。

  赵铁应一直以为自己在女儿眼里就是个窝囊废,今儿个他才知道他在女儿心中是怎样的位置。听了女儿的这番褒奖,赵铁应早把以前受过的皮肉之苦抛到东海里去了。

  “让暴风雨再来得猛烈些吧。”赵铁应心里念道。

  “琳琳去她大伯家还没回来么?”婷婷问道。

  “还有段日子呢。”赵铁应答道。

  “听说秀芬婶儿家来了个男孩儿?”婷婷问道。

  “叫小可,比你小三岁,刚从城里来的。这孩子模样没得挑,挺讨人喜欢的。”赵铁应道。

  “过几天我一定过去看看!”婷婷道。

  “好了,不早了,你也回你屋睡吧。”赵铁应道。

  婷婷走后,赵铁应便躺在了床上。

  “明儿个一早,还得给春蕊送耗子药呢。”一想到春蕊,赵铁应不一会儿就甜蜜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一亮,赵铁应就起来了。赵铁应刷完牙,吃了两口馍,喝了口水便急匆匆往春蕊家赶。

  这一路上,赵铁应心里跟小鹿乱撞似的,感觉自己是去和春蕊赴约,也不知道刚起床的春蕊是啥样子,穿着啥衣服,想到这儿,赵铁应恨不得一脚就到春蕊家。

  “可到了,春蕊在家么?肯定还没起来呢。”赵铁应兴奋道。

  “春蕊在”赵铁应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呦,是村长啊,这么早你怎么来了。”春蕊道。

  春蕊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吊带衫,下着纯白色素面灯笼裤。但见她四肢如藕芽儿一般,白嫩嫩,滑腻腻。胸前的一对儿美肉如雪一般,娇嫩柔润,高高的耸立着。那条乳沟更是清晰可见,深深凹陷,魅惑诱人。

  真真正正如雨后花蕊一般,娇艳欲滴,妩媚动人!真是婀娜柳腰勾人胆,燕语莺声锁魂惊!

  此时赵铁应看得是如痴如醉,迷恋不已。

  “你瞄什么呢?”春蕊轻轻地拍了一下赵铁应的肩膀。

  赵铁应这才恍过神儿来。

  “哦,我差点儿忘了,这两包耗子药你拿着。”赵铁应边说边递到春蕊手中。

  “我听说一家只给一包么?”春蕊疑惑道。

  “我这不是怕那帮耗子精把你给抬走么,给你两包我才放心!”赵铁应道。

  春蕊听了噗嗤一笑。

  此时赵铁应看得心都快融化了。

  “那啥,春蕊,我走了。”赵铁应依依不舍道。

  “村长,你辛苦了,别把自己给累着了,多注意身体。”春蕊道。

  赵铁应当了村长这么多年,任劳任怨,还从没听谁说过这样体贴的话。春蕊的这句话让赵铁应感动得差点儿哭出来,觉得心里如春天般温暖。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