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王书才拎着一塑料袋耗子药急匆匆坐车往回赶,回到莲花村儿已经夜幕将至了。一到莲花村儿,王书才便往村长家赶。

  此时村长赵铁应在自家院子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王书才都已经去了两天了,咋还没回来呢,也不知道耗子药寻着没。”赵铁应忐忑道。

  “村长,耗子药找着了。”院子外面有人喊道。

  赵铁应一抬头,看见王书才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站在门口。

  “书才啊,你可回来了,我都快急死了。”赵铁应激动道。

  “村长,给,这里面就是耗子药,一共一百零一袋儿,咱村儿一家一袋儿。”王书才边说边把黑色塑料递给村长。

  “咱村儿总共一百户,这咋还多出一袋儿来?”赵铁应问道。

  “多出来那一袋儿是翠翠姐白送的。”王书才道。

  赵铁应从黑色塑料袋子里拿出了一袋儿。

  “咋就这么一小包,跟个方便面佐料包似的,这一点儿就能把咱村儿的耗子给毒死喽?”赵铁应疑惑道。

  “翠翠姐说这药猛得狠,可别小看这一小包,绝对能让这帮耗子全升天!”王书才道。

  “这一小包东西吃了要是能升天,还他娘的发明火箭干啥?”赵铁应道。

  “村长,你可真逗!”王书才笑道。

  “这总共花了多少钱?”赵铁应问道。

  “翠翠姐给我打了折,一共五百块。”王书才道。

  “咋恁贵呢,就这一小包都要五块钱,都顶半袋儿白面钱了!”赵铁应叹道。

  “村长,浓缩的都是精华,绝对货真价实,你就信我一次。”王书才道。

  “行,你来回跑也够辛苦的了,你等着,我回屋给你拿钱。”赵铁应道。

  不一会儿,赵铁应拿着钱走过来。

  “给,你赶快回去休息吧,过一会儿,我就去给村民们挨家挨户送去。”赵铁应道。

  “啥?你还亲自送?”王书才惊讶道。

  “这玩意儿毒性大,我得给他们交代清楚喽,省得让家里的小孩子误食,再闹出人命来可就麻烦了。”赵铁应道。

  “村长,你想得真周到,连我都被感动了。”王书才道。

  王书才走后,赵铁应便挨家挨户送药了。

  正好先路过赵秀芬家。

  “我先给秀芬婶儿家送去。”赵铁应念道。

  “秀芬婶儿,刚吃完晚饭啊。”赵铁应看到赵秀芬正忙着收拾桌子上的碗筷。

  “呦,村长来了。”赵秀芬道。

  “家里来客人了,瞧这孩子的俊俏模样,让人看着都喜欢。”赵铁应道。

  “这孩子叫小可,十二了,刚从城里来。”赵秀芬道。

  “村长好。”小可叫道。

  “你好,小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赵铁应边说边轻轻地抚摸着小可的头。

  “要我说呀,还是这城里的孩子讨人喜欢,尊敬长辈,懂礼貌,不像咱们村儿的娃,一个个跟活土匪似的。”赵铁应道。

  “可不咋的。村长来有啥事儿啊?”赵秀芬道。

  “哦,我给你们送耗子药来了。”赵铁应边说边将一包耗子药递给赵秀芬。

  “咋就这么一小包呢?”赵秀芬疑惑道。

  “你可别小瞧这小小一包,浓缩的都是精华,这药猛得狠哩,老虎豹子吃了都能升天!当心可别让孩子误食!”赵铁应道。

  “行,俺记着了。咱村儿这耗灾闹得这孩子整夜都睡不着觉呢。”赵秀芬道。

  “小可,赵叔叔向你保证,三天之后肯定让你睡个安稳觉!”赵铁应坚定地说。

  “琳琳去她大伯家还没回来呢?”赵铁应问道。

  “还得等一阵子呢。”赵秀芬答道。

  “呦,秋月来了。”赵铁应看到秋月走进屋。

  秋月身穿一件浅绿色荷叶花边无袖连衣裙。但见她肤如凝脂,玉臂纤腰,眸如秋水,眉若新月,香肩墨发,前凸后翘的,真真正正如出水芙蓉一般,美得如此无瑕,让人无不动容。

  赵铁应不由地呆住了。

  “村长在这儿呢,我去给你倒杯水。”秋月道。

  “村长,给。”秋月将杯子递给赵铁应。

  赵铁应这才恍过神儿来,接过杯子。

  “我常跟人儿前说,咱们秋月呀又温柔又漂亮。不像春蕊,那张小嘴儿跟刀子似的,要是春蕊能有你一分温柔呀,恐怕现在早就嫁出去了。”赵铁应说完方才想起了春蕊。

  “我怎么把春蕊给忘了,明儿个一早,我就把耗子药给她送去。”赵铁应边喝水心里边念道。

  “哦,对了。你男人王贵儿还没回来呢?”赵铁应问道。

  “还没呢,这段时间他接了不少活,忙着呢。”秋月道。

  “忙点儿好,忙了才有钱赚嘛。”赵铁应道。

  “村长,你家婆娘叫你赶快回去!”此时院子里有人喊道。

  “都老夫老妻了,还看得那么紧,她恨不得把我拴在裤腰带儿上,生怕我被别人拐跑喽。”赵铁应忙起身道。

  赵铁应一说完就匆匆离去。

  秋月和赵秀芬站在那儿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