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自中午信誓旦旦答应村长赵铁应四天内解决耗灾后,夜里王书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可咋办呐,白天在村长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要是这帮可恶的耗子们不死,恐怕去阎王爷那儿报到的就是我王书才了。都他妈怪我这张嘴,咋恁欠呢。”王书才后悔道。

  此时突然想到县城里有个叫张翠翠的中年妇女。这个张翠翠是半年前王书才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之后还到她家跟她亲热了一回,那天她家还刚好停电,屋子里黑乎乎的。亲热完后两人还躺在床上闲聊了一会儿。只记得她说她跟县里的几位领导都挺熟的,是专门搞药的,以后有需要找她。

  “她路子广,认识的人又多,不妨到县城找她问问。”王书才心里念道。

  第二天一早,王书才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匆匆坐车赶到县城。到了县城已经夜幕将至了。

  “现在自己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他娘的灭耗子呢,耗子没灭死,自己倒先饿死了。说啥我也不能当这饿死鬼,要当咱就当风流鬼!”王书才心里念道。

  王书才进了一家小面馆,坐下来一口气吃了两碗面,又吃了z烧饼才把肚子填饱。刚起身要走便听到邻桌有两个人议论着什么。

  “咱们县里有三件宝。”一个穿白色上衣的道。

  “哦?哪三件?”一个穿黑色上衣的道。

  “改会,中谭和建好。”白色上衣答道。

  “这不是咱们县里的”黑色上衣的道。

  “别看县城地方小,舞厅洗浴可不少。别看领导年纪大,身边美女年龄小。别看县城衙门小,官员架子可不小。别看县城百姓贫,领导别墅二百平。”白色上衣的道。

  “县城真奇妙,谁来谁知道!”黑色上衣笑道。

  说完两人便匆匆离去。

  “我也该去办正事儿了。”王书才起身道。

  王书才来到一栋五层居民楼前,进去上到了三楼,在一红色防盗门前站住了。

  “可到了。”王书才心里念道。

  “翠翠姐在家吗?”王书才边敲门边叫道。

  “来了。”不一会儿,里面的木门打开了。

  “呦,原来是你呀,你可是个大忙人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张翠翠道。

  “淫风呗。”王书才坏笑道。

  张翠翠听了噗嗤一笑。

  “快进来吧。”张翠翠边说边打开了防盗门。

  但见张翠翠身穿一件红色印花蕾丝吊带睡裙,细细的脖颈上挂着一件海蓝色水晶心形吊坠,耳朵上戴着一对儿石榴红蝶形耳环,手腕上戴着一件紫色水晶手链。弯弯的眉毛柔媚诱人,妩媚的双目秋水荡漾,一张樱桃小嘴更是红艳欲滴,让人心迷意乱,两段酥臂如藕一般,胸前的两团美肉呼之欲出,白嫩无比,夺人心目,一双腿洁白如玉,无比诱惑,好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没想到这县城里的老娘们儿真会保养,四十岁了还跟个小姑娘似的,完全猜不出年龄来。上次自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全然不知道是啥味儿,今天一定要再亲口尝尝究竟是个啥滋味儿!”王书才心里念道。

  王书才一进屋便闻到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让人心醉神迷。梳妆台上摆满了五颜六色造型各异的瓶瓶罐罐儿,看得人眼花缭乱,都是些高档化妆品。床上铺着水牛皮凉席,上面摆着一个红色真丝绣花枕。

  “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水去。”张翠翠道。

  王书才坐在沙发上,张翠翠正好背对着他。王书才盯着张翠翠曼妙的身姿。那纤纤细腰,摇曳生姿,臀部丰满滚圆,翘得高高的,看着都他娘的想摸上一把。

  “你今儿个怎么有空大老远跑我这儿来?”张翠翠问道。

  “我这不是想你了么。”王书才道。

  “呸!自从上次你喝醉沾了老娘的身子以后,半年多都没再来过,你个没良心的,你”

  还没等张翠翠说完,王书才便走到她身后,用下面紧紧地抵住张翠翠那诱人的屁股。

  “我这不是带着我那件宝贝来看你了么,看它把你想得,都快要爆炸了!”王书才边说边向前用力地抵了两下。

  王书才轻轻地亲吻着张翠翠的脖颈和耳后根儿。“今晚我好好伺候你。”王书才耳语道。

  张翠翠被王书才撩得春心已动。

  此时王书才拉开裤子拉链儿,将自己的那件宝贝慢慢地掏了出来。“你快用手摸摸它,看看我有没有骗你。”王书才道。

  张翠翠用她那纤纤玉手碰了一下,感觉硬邦邦的,热乎乎的,跟根儿加热棒似的。接着便一手紧紧地握住了王书才身子底下那件宝贝,前后慢慢地来回搓弄着,感觉到握着的这件东西在不停地胀大,而且越来越硬,越来越热,还挺烫手的。

  张翠翠转身一看,不由地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

  “你的这件东西咋恁大啊!跟根儿捣衣服棍儿似的,吓死人了。”张翠翠惊讶道。

  接着张翠翠便蹲下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件东西。

  “原来上次把我弄得嗷嗷直叫的就是你呀。”张翠翠笑道。

  只见这件宝贝上下不停地点着头。

  “呦,你还能听懂人话呢。”张翠翠边说边将它握住。

  “翠翠姐,这件东西它谁的话也不听,它只乖乖地听你的话,你让它干啥它就干啥,就是累死它也不说一句埋怨话。”王书才道。

  张翠翠听了噗嗤一笑。接着张翠翠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还磨叽什么呀,下面都快饿死了呢。”张翠翠娇嗔道。

  此时王书才下面早已挺立威威,坚硬如铁,像飞蛾扑火一般扑向张翠翠。王书才不停地揉搓着张翠翠胸前的美肉,趴在上面亲个没够。

  “今儿个我这身子就是你的,你呀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就是把我给弄死我也不后悔。”张翠翠娇声喘喘地说。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王书才坏笑道。

  “我可不想做那风流鬼,我只盼着天天快活似神仙呢。”张翠

  翠道。

  “我现在就让你做神仙!”王书才坏笑道。

  “哎呦,轻一点儿,我这身子可禁不起你这样弄。”张翠翠道。

  随后王书才便乒乒乓乓地弄起来。只见张翠翠腰肢乱扭,身子乱颠乱耸,娇啼婉转,胸前的两团美肉荡来摆去,像骑着一匹野马驰骋在辽阔的大草原上一样。两人是情意缠绵,雨意云情,一直弄到凌晨二点。

  “我这身子咋样啊,还够味儿吧。”张翠翠趴在王书才胸口上笑道。

  “够,够得狠呢。”王书才笑道。

  “你这东西咋恁大呢?”张翠翠问道。

  “不大不大,区区第二。俺们村实大壮的那才叫大呢,跟根儿金箍棒似的,举世无双,天下无敌!”王书才笑道。

  “啥时候你把他领到我这儿来也让我见识见识。”张翠翠道。

  “行,没问题。”王书才道。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张翠翠问道。

  “想买点儿药。”王书才道。

  “你要多少?”张翠翠问道。

  “一百袋儿。”王书才道。

  “行,明儿个一早我就给你。”张翠翠道。

  “翠翠姐,你真好!”王书才边说边揉着张翠翠胸前的美肉。

  “快睡吧,刚才我都快被给你弄死了。”张翠翠道。

  不一会儿两人便进入梦乡。

  一早起来,张翠翠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

  “这里面正好有一百袋儿,再多要也没了,你给我五百块钱就行了。”张翠翠道。

  “咋恁贵呢?”王书才问道。

  “我都已经给你打了折了,这药连县领导都想要,绝对货真价实。”张翠翠道。

  “翠翠姐,你说啥我都信,给,这正好是五百块钱。”王书才边说边将钱搁在桌子上。

  王书才打开黑色塑料袋。

  “翠翠姐,就这一小包能管用么?”王书才疑惑道。

  “你可别小瞧这一小包,这药猛得狠呢,浓缩的都是精华,绝对能升天。一次用一包绝对足够了!”张翠翠道。

  “哦,对了,这儿还有一袋儿,算我送你的。”张翠翠从枕头底下又拿出一袋儿来。

  “翠翠姐,我还有事儿,那我先走了。”王书才道。

  “以后常来我这儿坐坐。”张翠翠道。

  “耗子药也拿到了,娘们儿也睡了,这才叫生活。”王书才边下楼边想。

  走在这县城的马路上,心中豁然开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书才叔。”一个声音叫道。

  “呦,是琳琳和蔡叔啊。你俩怎么也到这县城了?”王书才扭头道。

  “我们来我大伯家玩呢。你来这儿干啥?”琳琳问。

  “我这不是来找耗子药么,刚找着,现在正要回莲花村儿呢。”王书才道。

  “啥?咱村儿又闹耗灾了?”蔡叔惊讶道。

  “没事儿,有了这耗子药咱就不怕了。那啥,你们逛吧,我得走了,村长还等着我呢。”王书才道。

  琳琳闻到王书才身上有股女人的香水味儿。

  “骗谁呀,还找耗子药呢,亏他也能想得出来,肯定来这儿找女人了。”琳琳心里念道。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