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但见门口走进一位娇俏小少妇,只见她左手弩着把白竹骨粉红面儿的扇子,身穿粉红色圆领拼蕾丝中袖连衣裙,眉蹙春山,眼颦秋水,皮肤白皙,身姿袅娜,风骚妩媚.

  “难怪一个个精神头这么足,原来床边儿坐着个美少年呐。我真担心婶子们看了以后晚上睡不着觉呢。”边说边走到小可旁边坐下。此时小可闻到一股香气沁人心脾,让人心神荡漾。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春蕊柔声细语道。

  “小可,十二了。”小可答道。

  “呦,可出声儿了,我还以为他是只木鱼,不敲不响呢。”一旁的冬梅冷言道。

  “他若是只木鱼,那世上剩下的男人不都成死鱼烂虾了。”秋月忙道。

  “今儿个我可开眼了,真没想到这么个小人儿还有这么多人护着呢。”冬梅道。

  “嗳呦,瞧你们两个人,当着远道而来客人的面儿竟互相掐起来了。”夏莲边说边向她俩使眼色。

  “我倒挺喜欢这孩子的,不像咱们这儿的孩子莽莽撞撞的。”春蕊慢声慢语道。

  “真没想到这莲花村里还有这般模样的人,连我看了都被迷住了呢。”王芳惊叹道。

  “可不是么,真人见了也破戒,罗汉见了也动情。”荷花儿婶子道。

  榴婶儿见春蕊和小可低头耳语,道:“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

  “这孩子说一路上连个莲花儿的影子都没瞧见,还叫莲花村呢。我们儿这儿不光有莲花,我们这儿的莲花还会喷水呢。”春蕊捂嘴笑道。

  “莲花会喷水?”小可疑惑道。

  “是啊,你秀朵儿婶儿跟她家男人干那事儿的时候可不就是活脱脱一坐莲么。”夏莲笑道。

  “谁上火,找秀朵儿。”大家异口同声道。一屋子人全都笑了起来。

  “要说这秀朵儿婶儿可算是捞着了,他男人实大壮人又老实又勤快,能干得很,身体呀特别好。”荷花婶儿笑道。

  “好个屁。”榴婶儿道。“啥?大壮兄弟身体还不好?他身子下面那东西跟根儿丝瓜似得,吓死个人。”荷花婶儿忙道。

  “那东西就是根儿金箍棒,把天戳出个窟窿来,生不出娃儿来不照样儿没用。”榴婶儿大声道。

  “说不定是秀朵儿婶儿身子有毛病。”荷花婶儿道。

  “大壮兄弟有毛病。”榴婶儿争辩道。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争了。我有个表姐在县城的医院里当大夫,还挺有名的,专治这方面的。过几天我给她打个招呼,到时候让他们夫妻其中一个到那儿一查不就知道结果了。”春蕊道。

  “就为生娃儿这事儿,他们夫妻z四处求医,连咱们村儿算命的王铁嘴儿都找了,可花了不少冤枉钱。要是能让秀朵儿婶儿怀上孩子,他们夫妻z会把你春蕊当观世音娘娘供奉着,天天念着你的好。”榴婶儿激动地说。

  “都是乡里相乡亲的,我可不是什么娘娘。”春蕊笑道。

  “你们娘儿z这次好不容易来一趟,可得在这儿多住些日子。”赵秀芬道。

  “我明儿个一早就走。”王芳道。

  “咋恁急呢。”赵秀芬忙道。

  “公司里还有大一堆合同等着我签呢。这次来主要是想让小可认认人儿,长长见识。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王芳道。

  “我们莲花村儿一定让他开眼界,长见识。姐姐你放心,我们这些做婶子的,自然不会让这孩子在这儿受半点儿委屈。”夏莲边说边抚摸着小可的头。

  “要说他们两口子呀,一个有权,一个有钱,这世上的人没几个能比得。早就该给自己放放假,好好休息休息才是,偏偏现在要把自己弄得跟个劳命鬼儿似的。”赵秀芬道。

  “他姨娘说得极是。等这孩子长大了,我就把公司交给他管。等到了那时候,我呀就赖在这儿不走了,天天陪着你们这些个婶子唠家常。”王芳道。

  “我呀做梦可都盼着这一天呢。”赵秀芬笑道。

  “要说这老天爷呀可真公平,给了你这,不给你那,等到你到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啊,它便翻脸不认账了,将之前给你的一笔勾销,摇身一变变成了阎王爷,最后就连你那条小命儿也捎带了进去。”一个穿枣红色上衣的道。

  “这枣婶儿说话也太吓人了,一句话把阎王爷都给整出来了。”荷花婶儿道。

  “好了,咱们也别闲扯了,他们娘儿z坐了一天的火车,估计现在也累得够呛,咱们都走吧,让他们休息一会儿,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叫你们。”赵秀芬道。

  众人皆去。夜幕将至,只见春蕊,夏莲,秋月,冬梅四个小婶子一个个将饭菜端到桌上,赵秀芬端着菜最后一个走进来。

  “好了,菜都齐了,大家伙儿都吃吧。”赵秀芬边说边坐下。

  “哎,别急,我先报一下菜名。”夏莲道。

  “都是家常菜,有啥可报的。”赵秀芬道。

  “让我听听吧,不瞒你们说,我还不会做饭呢,家里的饭都是小保姆做的,小可常抱怨她做的菜不好吃。”王芳道。

  “这次你们可有口福了,一来就能吃到春蕊亲自做的菜呢,她做的菜就连我们都还没吃过呢。这盘儿肉糜拌茄泥是我做的,旁边这盘儿西葫芦炒肉片是秋月做的,冬梅做的是虾肉酿青椒,小可跟前儿这盘儿清炒苦瓜自然就是春蕊做的喽。”夏莲道。

  “我还以为她能做出个什么花儿来呢,忙了半天才弄出盘儿苦瓜。”冬梅不屑道。

  “哦,对了,还有秀芬婶子的宫保鸡丁。这只鸡可是她的女儿琳琳好不容易喂大的,她去大伯家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我们,让我们好生看着,可别让谁给杀了。要是她回来知道这只鸡让咱们给吃了,还不知闹成哪样呢。”夏莲补充道。

  “甭担心,我自有办法儿。别说是只鸡了,小可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都能给他摘下来。”赵秀芬道。

  “真没想到秀芬婶子这么偏心呐。”冬梅道。

  “小可平时最不喜欢吃的菜就是苦瓜了。”王芳道。

  “这盘儿清炒苦瓜可跟平常的不一样,春蕊为了做这道菜呀差点儿把自个儿手上的肉给切进去。”夏莲道。

  “让我看看,还疼么?”小可关切地问。

  >

  “没事儿,只是划了个口子,大家快吃吧。”春蕊道。话音刚落,大家都迫不及待得吃起来。

  “还是秀芬的宫保鸡丁做得好吃,特别入味儿。”王芳称赞道。

  “冬梅做的虾肉酿青椒也挺好吃的,味道鲜极了。”秋月赞道。

  “西葫芦炒肉片不错,我挺喜欢。”冬梅道。

  “夏莲的肉糜拌茄泥入口即化,香极了。”赵秀芬赞道。

  当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小可正埋头吃着跟前儿的苦瓜,一言不发。

  “呦,今儿个你跟苦瓜有仇怎么着,吃起来还没个够了。”冬梅道。

  “你不是最讨厌吃苦瓜么,怎么今天我看你吃得还挺香的。”王芳边说边尝了口苦瓜,尝完后又说:“也谈不上有多好吃,跟我们家小保姆平时做得差不多。”

  “这就对了,吃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看谁做。咱们就是给他做山珍海味,他吃起来也味同嚼蜡。而他春蕊婶子扔给他个咸菜疙瘩,他也吧唧吧唧吃得愣香。这才真正叫高山流水遇知音呢。”夏莲笑道。

  “呦,既然是这样,干脆就让春蕊到你们家做小保姆得了。”冬梅冷言道。

  “他心里可巴不得呢。”夏莲笑道。

  “行了,吃个饭还堵不住你们这张嘴,真该给你们各自寻个男人好好管教管教。”赵秀芬道。

  “你们三个都盯着我干什么,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秋月看春蕊,夏莲,冬梅三个人不怀好意。

  “你看咱们秋月自从找了那个装修工王贵儿以后,现在整个人水灵灵儿的,变得柔情似水起来,想不到那个老实巴交的王贵儿还挺有一手的。”夏莲打趣道。

  “可不是么,弄得咱们秋月呀要死要活的。”春蕊道。众人皆笑。

  “秀芬婶儿,你也不管管她们,任由她们欺负我。”秋月脸红道。

  “这孩子,做都做了还怕个啥,最后谁笑话谁还不知道呢,可着劲儿地让她们说,等她们那张嘴说痛快了,说累了,等到了那时候恐怕连她们自个儿都去寻男人去了。我平日里常说,这男人若是鱼,咱女人就是那水,鱼离不开水,水里也不能没有鱼。鱼若离开水,必死无疑。倘若这水里要是没有一条鱼,那就是一滩死水,过一阵子就会变成臭水。”赵秀芬道。

  “秀芬说得极是。”王芳笑道。

  “今儿个总算是解馋了,这回我们呀是沾了你们母子z的光。好了不说了,我和冬梅收拾碗筷,秋月和春蕊洗碗。”夏莲起身道。

  “我和秋月婶子洗碗,春蕊婶子的手划破了,万一沾了水发炎怎么办?”小可忙道。

  “呦,划个口子还真划出个知音来。没想到咱们的春蕊呀总算有人疼了。”冬梅道。

  “平时我们小可在家都是吃完饭就抬屁股走人,今儿个我算是开眼了,又是吃苦瓜又是洗碗的。”王芳道。

  “这就又对了,这叫伤在你手,疼在我心。”夏莲笑道。

  “赶明儿啊我也划它一下子,看看有没有人疼我。”冬梅道。

  “别理她们,走,小可,咱俩刷碗去。”秋月携了小可的手起身道。

  “仔细别打碎你姨娘家的碗。”王芳道。“打碎了才好呢,岁岁平安嘛。”赵秀芬笑道。

  “走,咱俩到琳琳屋去,让她们这些个小婶子留在这儿。”赵秀芬接着说。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秋月拉着小可的手一起走进屋。

  “我们两个在那儿埋头苦干,你们三个却在这儿有说有笑,小可的手都洗得脱皮了,真是世态炎凉啊。”秋月叹道。

  “呦,让我瞧瞧,可不是么,也不知道你春蕊婶子这时候心疼不疼。”冬梅道。

  “你春蕊婶子呀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怎会不心疼呢。”夏莲道。

  四位小婶子都坐在床边打量着小可。

  “方才你春蕊婶子给我们讲了个笑话,笑得我们呀前仰后合的,现在你也给我们讲一个,我倒要看看你们z是真知音还是假知音。”冬梅道。

  “好吧。”小可挠了挠头道。

  只听小可一本正经讲道:“你们有所不知呢,现在有一群蚊子正在商讨晚餐事宜。只见台上的一只老蚊子问道:‘诸位今晚我们吃什么,在哪儿吃啊?’底下有一只大蚊子道:‘回禀大王,莲花村里有四位娇俏小少妇,她们刚吃完饭,一会儿就回去睡觉了。据我这几夜蹲点儿观察,她们晚上睡觉时从来不点蚊香,不如咱么就去尝尝她们的血,肯定美味可口。’话音刚落,一只小蚊子连忙道:‘去不得,去不得。老蚊子道:‘为何去不得?’小蚊子道:‘咱们若去肯定会白白送命。别说区区咱们这几百只蚊子,就连那堂堂七尺男儿都能迷死一大片呢。’

  “呦,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冬梅道。

  “人家夸你呢,你还一万个不乐意。”秋月道。

  “年纪挺小,心眼儿倒不少。”夏莲笑道。

  “我也乏了明儿再聊吧。”春蕊说着起身要走。

  “我们也该回去了。”夏莲和冬梅一起道。“你们都要走么?”小可连忙问道。

  “今儿你还想让我们四个都给你当丫鬟伏侍你不成?”冬梅道。

  “才不是呢,有你秋月婶子留下来照顾你,你秋月婶子可会照顾人呢。”夏莲笑道。

  说完三人像云朵似的飘走了。

  “冬梅婶子是不是不喜欢我?”小可问道。

  “你冬梅婶子是个外冷里热的人,她为了给你做那道虾肉酿青椒可费了不少心思呢。”秋月道。

  说完之后秋月开始忙着整理小可带来的衣服和其它生活用品,而小可没精打采地坐在床边,顿时感觉整个屋子比先前冷清了不少。

  “穿的都已经给你叠好放在柜子里了,平时用的都摆在桌子上了,哦,对了,这个夜壶是晚上小便用的,省的大半夜你再往厕所里跑了。你去刷个牙,回来以后早点儿睡吧,我就在里间睡,有什么事儿叫我。”秋月说完便进了里屋。

  小可刷完牙回来便上了床,扭脸往窗户边一瞅,看到对面屋子的灯还亮着,也不知妈和赵姨娘在说什么呢。边想边躺了下来。此时,王芳和赵秀芬正在琳琳屋里聊

  着。

  “呦,琳琳都这么大了。”王芳拿起书桌上的相框道。

  “比小可小一岁,小可是几月几号出生的?”赵秀芬问道。

  “农历六月二十二。”王芳答道。

  “呦,整好还有一个月就是这孩子的生日了。”赵秀芬道。

  “什么生日不生日的,我们两口子平时忙得要死,根本顾不上他,都是小保姆陪着他。”王芳道。

  “你们两口子没心没肺的,哪肯管这些。”赵秀芬道。

  “琳琳去她大伯家什么时候回来?”王芳问道。

  “她大伯家在县城,这不暑假了,她爸想带她到那儿转转,回来且有一段日子呢。”赵秀芬道。

  “本来我还以为一到这儿就能见到她呢。”王芳失望道。

  “以后见她的日子多了去了,琳琳这孩子被老太太给惯坏了,老太太生前是极疼爱她这个孙女儿的。”赵秀芬道。

  “老太太去世的事儿我没敢告诉小可爸爸,他爸爸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来之前他爸爸还让我替他问老太太好呢。”王芳道。

  接着王芳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沓钱,又说:“这五万块钱你务必收下。你们家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当年小可爸爸做知青那会儿在莲花村插队,在山里被毒蛇咬了,要不是你们家老太太救他一命,他哪会有今天。”王芳落泪道。

  “行,我不让你为难,这钱我收下。”赵秀芬紧紧握着王芳的手道。

  “如今两个孩子已经大了,也不知他俩有没有缘分。”王芳道。

  “顺其自然得好。”赵秀芬道。

  “若是他俩有缘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若是没有缘分,那我就把琳琳当成亲闺女对待。”王芳道。

  “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聊了,你赶紧休息吧。”赵秀芬道。

  赵秀芬走后,王芳便关灯睡去。第二天一早,王芳便回去了。

  “秀芬婶儿,早饭做好了。”秋月看见赵秀芬正在洗脸。

  “小可还没起来吧,让他睡吧,咱俩先吃。”赵秀芬道。

  吃完饭后,赵秀芬让秋月忙完去她屋里一趟。

  “秀芬婶儿,啥事儿啊?”秋月进屋问道。

  “这三千块钱你拿着,你照顾小可也不容易。”赵秀芬边说边将钱递到秋月手里。

  “那我收下了。”秋月道。秋月拿着钱便出去了。

  话说小可被嘎吱嘎吱的声音吵得一晚上都没睡着,一起来便把昨晚听到的声音告诉了赵秀芬。

  “恐怕这莲花村儿又要闹耗灾了。”赵秀芬神色凝重地说道。

  “耗灾?”小可满脸疑惑道。

  全本言情小说

  

章节目录

迷色的莲花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冬冰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冰励玉并收藏迷色的莲花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