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兵们全副武装,一个个看起来牛逼哄哄的,拦住了一辆辆车。李天冬的车也被他们拦下来,其中一个当兵的啪一声敬了个礼,说:“同志,这里正在进行军事演习,请退回去。”

  李天冬一乐,心说还是当兵的牛呀,去往高家大院只有两条路,估计这两条路的头尾都被挡住了,他说:“可是我要去前面的高家大院,能不能通融一下?”

  “人可以去,车留下。”当兵的指着身后一块空地示意他把车子停到那。李天冬一看,吃了一惊,记得那地方原来是个土坡的,可一夜之间已经平成停车场了。他把车开到那停下,走回来时,见当兵的又拦住了一辆警车。

  警车上跳下三个人来,其中一个责问当兵的:“谁同意你们在这里演习的?嗯?”

  “同志,请配合一下。”

  “配合你妈B呀!我们要过去,而且要开车过去,执行公务你懂不懂?耽误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

  李天冬长叹一声,估计这位也是个不大懂事的人,你跟当兵的谈执行公务,人家可是在执行军令。

  那当兵的渐渐失去耐心,但嘴上还在说:“同志,我也是在执行任何,请不要为难我。”

  见他这样,那警察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伸出手指去戳他的胸口,一字一顿地说:“我命令你,赶紧给我退下!”

  当兵的转过头去寻找什么,看到一位中尉,目光中露出询问的表情,那中尉却转过身子,不去看他。当兵的立即会意过来,一手抓住警察的手指,怒道:“你敢抢我的枪!”跟着“啪”一下就将他撩倒,将枪口对准了他,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其他在边上看热闹的当兵的立即围了过去,以小组战术动作举枪围住了他们。虽然枪里未必有子弹,但乍然被这么多枪口指着,几个警察还是下意识地举起了手来。其中一位一直没说话的人说:“我要见你们首长!”

  “谁找我?”一个冷漠得像是花岗岩般的声音从大家身后传来,李天冬一看,是冯大校。

  “你的人打了我们,你要给个交代!否则,我去军区告状去!”

  冯大校看看他的兵,问:“嗯,怎么回事?”

  “报告首长,他们不配合,还要抢我的枪!”那兵肯定是个老兵油子了,很委屈地说。

  “收起枪。”冯大校瞪了他们一眼,又亲自过去将被打倒的那位警察拉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没当过兵吧,知不知道当兵的丢了枪就是丢了生命?你要抢人家的枪,也幸好枪里没子弹,否则……”

  “这是误会,我没想要抢他的枪!”

  “这个没必要现在争论,看到边上那辆车了吗?”冯大校指着停在边上的一辆厢式车,“它已经将刚才的事忠实地记录了下来,等演习结束,我们会派人邀请地上进行审议的。”

  三个警察面面相觑,还是那位说告状的人说:“这事就先撇开不谈了。我们需要到前面去执行公务,还请首长通融一下。”

  “可以啊,人走车留。”冯大校口气里毫无商量的余地。

  “这不是胡闹吗?请问,你们这是在演习什么科目?”

  “当战争爆发后,部队负责警戒工作。至于再多的,涉及军事机密,不便跟你说。如果你确实想知道,还请你们通过相关手续申请。”

  “这不是胡闹吗,太平盛世,哪里来战争,你们这样做,给老百姓带来多大的麻烦啊!”

  冯大校冷笑起来,说:“我们当兵的,如果不积极备战,一旦战争暴发,拿什么保家卫国?按说我该派个尉级军官跟你们谈的,但出于尊重,我亲自跟你沟通了,如果你还不理解,那只能表示遗憾了。”说着,他不再理会众人,转身就走。一眼看到李天冬,微微点头打了招呼。

  “喂喂,你别走,这事还没解决呢!”警察要去追他,但面前立即出现了几位特战队员像山一样挡住他们。

  “走,回去跟领导汇报!”

  李天冬走在去高家大院的路上,孙全打来电话,说方光的人来了,他带了上百号人正在跟部队对峙。李天冬心里一动,明白对方已经迅速做出了布置,方光的人显然不是想来跟部队打架的,而是闹事的,只怕警察已经同时出去了,只等双方一闹,立即出动。这样就会给不知情的人一个印象,是部队在地方上与老百姓和警察闹事。

  孙哥,他们的人中,你认识多少人?”

  “差不多都认识,都一起混过的,拷,有的还经常在一起喝酒的,没想到全跑他那去了。”

  “这样,除了方光的骨干之外,你分别打电话给你认识的人,如果你不认识,就找认识他们的,让他们撤走。如果方光给了他们出场费,你加倍给,不要考虑钱的事,务必要让他们撤走。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办好。”

  “行,我马上办。”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