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若和胡强辉连道大快人心,不顾局里的禁酒令干了一杯啤酒。也是,这个案子拖得太久了,两人心中都似压了一层重物,时时喘不上气来。为了这个案子,他们都曾险些命丧黄泉。其实这个案子本身并不是很复杂,但包上高官的参与就复杂起来了。所以,此时听李天冬说起来,心里头的压抑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冯若问:“天冬,你需要我干什么?”

  “简单的来说,是需要你爸爸。”

  “我爸?”冯若一愣,“他能起什么用?他虽然手下有兵,可也不能私自拉出来跟人干架啊!”

  “当然不是干架,又不是小流氓,干什么架啊!”李天冬解释说,“高家大院的附近有座山,山边上呢,有一大片丛林,部队不是经常要拉练吗,我看……”

  “我明白了。”不等他说完,冯若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我看这事没问题,他们有个特种大队,经常拉练的。哎呀我说李天冬呀李天冬,以前咋没看出来你有这么聪明呢,要说这还是当官锻炼人啊!胡队,啥时候咱们也去找找后门,也去锻炼锻炼?”

  胡强辉原先也一直担心此案就算破了也不知道如何收场,眼下这局面可以说完全打消了他的顾虑,心情大快,也难得地开起了玩笑,说:“就咱们这两号,就是真当了官也是锻炼不起来的,不是那块材料嘛!”

  “那倒也是,我们还是干老本行得了,时不时地蹭他一顿饭也好。”

  李天冬苦笑说:“你们就别笑话我了,各有各的境遇,我还羡慕你们呢。冯若,这个事你要马上落实一下,有人在等我回话。”

  冯若起身说:“事不宜迟,我这就回家一趟。”

  胡强辉也起身说:“我也该走了,需要跟程局长说说,他现在刚提到市局去,提他是因为文市长认为他可以破这个案子。所以只有破了这个案子,他的位子才能稳。”

  李天冬等他们走后,胡乱地吃了一点,随后结账出门。他开车去了孙全那里。此时酒吧已经基本装修好了,就等选个良辰吉日开张,而这个日子孙全已经跟他打过招呼,让他来选。不过孙全看到他后,没有提起此事,而是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似乎想要询问什么。

  李天冬明白他想问什么,微笑着向他点点头,孙全立即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兴奋地说:“兄弟,谢谢你。”

  “我也要谢谢你。我知道你如果不是信任我,早就带人去高家大院找人了,而到那时,打草惊蛇,什么都别谈了。”

  孙全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啥也别说了,你这兄弟,我交一辈子。”

  李天冬将局势也跟他说了一遍,又说:“到时候你也要撒开人手,密切注意从里面进出的人。哦,对了,你还要去跟胡强辉联系一下,他是警察,有些事上不得台面的事不好干。”

  “我知道,我经常跟他联系的。”

  李天冬看了看装修好的酒吧,果然是奔着一流层次去的,可以想象,一旦开张,会给市里的娱乐行业带来多大的震动,他说:“孙哥,跟你提个建议,这个酒吧咱先不开张,一个是因为现在形势很微妙,需要大家全力以赴,而酒吧一开,一下子肯定会面临很多需要处理的问题。二个是我想到时请一些人来捧捧场。这种场合一开出来,肯定会有不少人来找麻烦的,你需要洗白,不能遇到问题就想到打打杀杀。所以找些官场或是公安来,可以震摄他们。”

  孙全现在已经完全信服他了,说:“天冬,且不说你入了股,就算没入股,我也全部听你的。我看就按你说的办,到时咱妹妹回来了,双喜临门,再热热闹闹开门大吉。”

  李天冬点点头,说:“那行,就先这样吧,我那还有些事要布置一下,就先走了。”

  “等等。”孙全叫住他,“我又召了一些姑娘来,加上之前的小圆等人,有二十来个了,现在还没开业,我请了人来教她们,你不去看看吗?”

  孙全这话提醒了李天冬,他问:“以蔓姐的识人能力,招的人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只是不知道请的是什么人来教?”

  “是朋友介绍的,据说是东莞一家夜总会出来的,见过世面。不过我看了几次,总觉得有些悬,不像她吹的那么牛,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人代替,这才想让你过去看看。”

  “东莞?拷,我的孙哥呀,咱们这是开酒吧,不是开妓院!”李天冬哭笑不得地说,“你是老江湖了,你觉得不行那肯定就是不行了。这样,我找个朋友看能不能帮个忙。”

  说着,他给冯难打了个电话,说有个朋友开酒吧,想问问帝都楼有没有人可以培训小姐。冯难笑骂道:“你小子,这屁大点事也找我。等着。”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