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鹏又转头对许金定说:“老许,不是我批评你,你的官本位思想太严重,你老丈人为什么就不可以抓?别说一个曾经的村主任,他就是省部级的,犯了法就得抓!”

  周大鹏各打五十大板,许金定虽然不高兴,但毕竟自己算是他的人,也就服了软,诚恳地说:“周区长教训得是。沈区长,对不起了,我是个粗人,一着急说话就没有分寸了,这样,我自罚三杯。”

  说着,他咣咣咣喝了三杯,沈区长还没开口,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许金定正有气没地方撒,开口就要骂进来的人没礼貌,一看傻了眼,竟然是几个戴着大盖帽的人。

  沈区长一看来人,也是吃了一惊,上前问:“曾处,你怎么来了?”

  曾处没跟他寒暄,拿了张纸宣布他被双规了。沈区长愕然,随后叫嚷道:“曾处,你是不是搞错了?”

  “错没错,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曾处冷着脸,随一招手,身后的人立即将面如死灰的沈区长推出了门,转眼就消失了。

  大家顿时面面相觑。周芳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天冬。李天冬回以目光,示意她不要慌张。许金定突然笑了起来,说:“好嘛,还说我,这会儿自己进去了。”他有些讨好地看向周大鹏,似乎在用眼光告诉他,沈区长进去后,无论资历还是能力,都是你来接任了。

  周大鹏似乎此时才从惊异中回过神来,完全没有理会许金定递来的目光,只闷头抽了根烟,然后起身说:“小周,我们回去吧。”

  周芳点头,跟在他身后出了门。许金定和李天冬将他们送上了车。等他们走远之后,许金定狂笑起来:“拷,跟我过不去,老天都要劈死你!”

  虽然沈区长有这结局在李天冬的预料之中,但这么突然倒真是没想到,以他理所当然的想法,就算纪委要查沈区长,也该是在处理征地之事后才查,否则一事烦二主,只怕又会平添不少麻烦。

  看周大鹏和周芳的表情,似乎之前也不知道这事,连他们都没听说过风声,那么纪委的这次行动是很突然的。而他们匆匆离开,应该就算想到沈区长之后由谁当区长的事,但也在想怎么去处理沈区长留下的这一摊子事,其中,肯定就征地的事。

  李天冬突然想到了冯难,这会不会是他做的?但看起来似乎不大可能,沈区长确实是想解决征地事件的,倒是许金定在从中捣乱,而周大鹏做为他的后台,只怕也是有一定责任的,冯难没道理去搞要帮自己的人,留下跟自己作对的啊。

  但以李天冬对冯难的理解,这个人不按理出牌,常迂回行动,为达目的可以牺牲一切,如果真是他做的,却也不奇怪,而且必然有他的理由。

  回到住处后,李天冬给冯难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沈区长被双规的事。冯难毫不掩饰地说:“小李,这件事是我做的。”

  李天冬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吃了一惊,问:“冯总,沈区长可是一心想解决征地的事的,你怎么……”

  “虽然他确实是想帮我,但胃口太大了,我养不起,也不想再养了。”冯难似乎不想就这事继续深入下去,又说:“你帮我分析分析,他一进去,谁最有希望当区长?”

  “周大鹏。”

  “没错。我可以告诉你,就是他。”

  冯难虽然如此明确地点出周大鹏将当区长,李天冬却也不觉得吃惊了,说:“但他跟许金定的关系……我担心会从中作梗呀!”

  “小李呀,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政治斗争。”冯难笑了起来,“姓沈的出了事,周大鹏一方面高兴于他的机会来了,但肯定也危机感,他会去调查是谁举报了姓沈的。当然,他是查不出我的,所以只能从表面的现象中去分析,这一分析,就会发现许金定才是最可疑的。”

  李天冬似乎有些明白,但又有些糊涂,他问:“你是想用离间计?但为什么这么肯定周大鹏会按照你的调查去做?他只需要去问一下许金定不就清楚了吗?”

  “他不会去问的,就算问了,他也不会相信许金定的。因为许金定是官场上的人,而他也是,所以不会相信。因此,周大鹏只能依据自己想象去判断,姓沈的想解决征地,而许金定因为切身利益不同意,这就是矛盾。而矛盾是会激发大事件的。”

  “我真很难想象,周大鹏会像你说的这样去判断这件事。许金定可是他的人呀!再说,就算他判断是许金定干的,那也是为他搬走了沈区长这块拦路石呀,他会去怪罪许金定吗?”

  “所以我说周大鹏一方面会很高兴,一方面又会很担心,因为他会以为许金定今天弄倒了沈区长,明天会不会就弄倒他周区长呢?毕竟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交易的,所以,他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许金定不可重用。”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