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女人都不是缺钱的人,但有人请客,还是很高兴的,一下子就感觉跟李天冬亲近很多了,分手时都说要常联系。他看了看蔡娟,她还是那般漠然,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马艳将他送上门,笑着轻声说:“好久不见了,难道都没想跟我好好聊聊?”

  “当然想了,可是我一想,你肯定很忙,就不敢打扰你了。”

  “忙倒真是挺忙的,上次咱们合伙干的那一票算是把我的思路打开了。哎不对,这分明是你的借口。我不管,今天晚上你归我,一会我给你打电话,洗白白等你哦。”说着,她冲他媚笑一声,扭身回去了。

  李天冬笑笑,回到自己的包间,见胡强辉竟然也在里面。一聊起来才知道,胡强辉是来赴个约的,正好见到阿强在里面,因为阿强曾向他提供野店边上那家修车场师傅的消息,所以两人认识。

  见到李天冬,胡强辉说:“小李,你们仨都不是外人,我跟你们说说审卫天青的情况。”胡强辉说卫天青这家伙嘴硬,咬死了只说自己去高家大院附近只是闲着无聊,至于录相,则是好玩拍的。这显然是有人指点他的。

  “卫天青只是个啰喽,估计不会知道太多秘密,不过如果能从他身上得知他们在高家大院设哨的原因,就是一个突破了。”李天冬沉吟道,“对了,胡队,从那修车的师傅身上发现了什么?”

  “我正准备说呢。那师傅叫侯可,知道他老板可能是因为那辆车被害的后,很是害怕,不用我强调就一五一十地说了。那辆被蹭刮的无牌奥迪进修车场后,正是他接手修的。因此,他是看到了车主的。我们通过画像,画出了车主的模样。”胡强辉从包里拿出一张画像递给李天冬。

  三人立即凑在一起看了,画像上的人三十来岁,一脸凶狠的模样,孙全叫道:“拷,这不是杰少吗!”

  李天冬顿时想起那天卫天青和另一个年轻人调戏冯若的事,从卫天青的话里听到那人似乎就是叫杰少。再仔细一看,画像果然与记忆中的那张脸相符。胡强辉一听,忙问:“什么,他叫什么?”

  “杰少。真名叫刘子杰,过去老头子是市地税局局长,杰少就是从那时叫起来的。不过老头子死了七八年,他虽然还是一副少爷气派,其实就是跟着方光打打杂而已。”

  “又是方光。”胡强辉跟李天冬对了个眼神,“这个人背景很复杂,做过不少坏事,但一直都没什么事。”

  “你们警察也就只能抓抓小角色,遇到大家伙就熊了。”孙全冷哼一声。

  胡强辉生气了,说:“你们这些混混呢,还不是照平民百姓欺负,遇以比你们更狠更厉害的,敢动吗?”

  孙全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李天冬和阿强赶紧一人一个劝住,他说:“行行行,都消消火,还没破案呢,自己人倒先动起手来了。”

  两人也是明白人,想了想,倒是自己先笑了,跟对方说了句对不起,气氛又融合了。李天冬说:“这个案子背景太复杂,光靠你们警察我看也不大行,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另外,我就是担心程局长能不能撑得住压力,万一他要撑不住,那我们做什么也白搭。”

  “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成市长在这方面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这个案子不破,他压力更重,所以已经准备将程局长提到市局当主管刑侦的副局长。”

  “哦,这可是越级提拔了,官场之上似乎少见,没人有意见吗?”李天冬好奇地问。

  胡强辉笑了笑,说:“这件案子闹得太大了,程局长现在的官小了,顶罪还有些份量不够,官越大,就越能顶罪,所以领导也是赞成的。”

  孙全和阿强直摇头,说这什么官场,请他们去当官都不愿意。李天冬却更觉得,官场上的规则运用好了,也是能办成好事的。

  又说了些话,胡强辉就告辞了。这时马艳打来电话,让李天冬去上面的客房。孙全和阿强也说吃好了,于是各自分手。

  李天冬去了马艳的房间,马艳果真已是洗得香喷喷在等他了。两人自然又是一番缠绵,完了后说起这些日子各自的经历。

  原来马艳受到前次钱东贷款的提示,果真胆子大了起来,一开始王主任还有些担心,但她从李天冬身上学会了用中间人来联系,这样虽然利益会被瓜分一些,但安全长久,王主任也就放了心,后来索性顺手可办的事都要拖着,来求他办事的人当然要打听他的习惯,于是找到了中间人。

  李天冬见她一脸兴奋的模样,心中苦笑,过去在老家时,他也是那么痛恨收钱才办事的官儿,可不知何时,自己竟然也与他们同流合污了。就是这样,要么你改变社会,要么社会改变你。当然,没人可以改变社会,所以也就只能让社会改变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