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李天冬却注意到她两眼似乎含着一汪水一般,生这种眼睛的女人,要么极为单纯,要么极为放浪。而从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里,李天冬断定她是后者。

  几杯红酒过后,袁圆对李天冬说:“小李,今天咱们凑一起也是有缘,能不能给我算一个?”

  “一般人可以不算,但艳姐的朋友不能不给面子。”李天冬顺势抬了一下马艳,马艳当然知道,不露痕迹地抛了个媚眼。“不知道袁姐要算什么?”

  袁圆看了看大家,似乎有所顾忌一般,但还是开口了,“就算算我今年的运势吧。”

  这显然是临时想出的一个问题,真心想问的没好意思说出来,李天冬问了她的年龄,是35岁,又仔细看了看她的脸,随后笑说:“35岁命在太阳处,你太阳饱满,光洁有度,山根挺立,笔直通透,天生是个旺夫命。有道紫气起于33岁命的繁霞,终于36岁的太阴。如果我算得没错的话,你家男人应该是33时开始转运的。”

  袁圆瞪大了眼睛,连连点头说:“对对对,没错,他正是我33岁时被任命为副区长的,当时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是贵人相助。”李天冬说。这其实就是算命的套路了,既然连周大鹏会当副区长,那当然是有人提拨了他。但这种明显的破绽一般人根本不会去想。

  “对对对,就是有贵人相助。”袁圆看起来已经完全入套,露出崇拜的神情,“那你说我脸上这道紫气到36岁为止,难道他还会继续升官?”

  “应该是可以再进一步的。”如果沈区长如李天冬所料会倒台,那么几个副区长中,一个资格老,但年纪也老,另一个没什么后台,还有周芳,她资历尚浅,那么只剩下周大鹏了。

  “真的?”袁圆露出欣喜的表情,忽然她意识到什么,“那我那道紫气到36岁就没了,以后怎么办呢?”

  李天冬笑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顺其自然吧。”

  袁圆一想也对,男人现在是副区长,再进一步,那就是区长了,这在以前哪敢去想,所以该知足了。她看着李天冬欲言又止,似乎还想问点什么,但就是开不了口。李天冬会意地说:“袁姐,一会我们留个电话吧。”

  这边刚算完,那边彭喜就迫不及待地问:“小李,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旺夫命呗。”

  李天冬问清她的年龄,再对照她脸上去看,暗自摇头,她看起来虽然丰满,但鼻塌眼斜,耳小唇薄,且眼神中露出一股凶悍,这种面相分明是克夫命。

  再看她发枯肤淡,面色腊黄,只怕早已没有夫妻生活了,之前听她说与镇长是原配,那镇长估计年纪也不会很大,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显然是已经腻了她,只怕她不久就将成弃妇了。

  当然,李天冬没说实话,只说:“所谓旺夫旺妻其实就是看双方的和谐,家庭好了,事业自然就好了。所以建议你仔细经营一下家庭。”

  他虽然没说明,但其实大家都听懂了,尤其是彭喜,露出黯然的神色,似乎想到了什么。此后一直到酒宴散了,她也没怎么说话了。

  李天冬看了看蔡娟,见她仍是不动声色的样子,心里很奇怪,因为按理说来,像她这样身份还没确定下来的人其实是最看重命的,没想到她却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李天冬有些失望,随后与众人互换了电话。

  马艳忽然说:“哎蔡娟,你怎么不让他给你算算呢?你看他算得多准啊!”

  蔡娟淡淡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不大相信这种东西。”

  “人在社会,不信命可不行。多少人费尽心思去求高僧大师来指点迷津,遇到的却大多是欺世盗名的骗子。我跟你说,今天也就是我的面子,否则小李还真不会这么轻易帮你们算的。”马艳在她们面前将李天冬吹得越厉害,她的面子也就越大,因此接下来话连李天冬听了都有些脸红了,“知道小李算个命一般要多少钱吗?”

  “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马艳其实是编不下去了,顿了顿又继续编,“因为他从来不提钱,但是我亲眼见过有人提着一皮箱钱去找他算命。”

  其他三个女人都瞪大了眼睛。

  李天冬困窘不已,他确实是遇到过有人拿一皮箱钱给自己,但那是钱东拿给马艳的报酬,里面只有一小部分是自己的。眼见着马艳借着酒意越编越没谱了,他赶紧打住,含糊地说:“其实都是朋友给面子而已。”

  说着话,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孙全的,就告了个罪出门接。孙全问:“你那边怎么样?”

  “还没,一会儿我就过去。”

  回到包间,马艳还在继续吹嘘着他的算命史,李天冬赶紧说:“艳姐,几位美女姐姐,我那边来了朋友,得去一趟,你们继续。这桌算我的。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