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后,李天冬长松了口气,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从外围往里突破的方案是成功的。胡强辉如果问到那辆曾撞伤冯若的无牌奥迪,再从卫天青那里问出在大院后门放哨的原因,那目标就相当明确了。

  在大院里待了几天后,李天冬仍是无法去后院一探究竟,正好这时姜安安打来电话,让他回驾校考证。李天冬随后就去跟高老和张妈还有方美娟等告辞。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不可能久住于此,分别也就并不显得意外。高老勉励了他一番,张妈也同样如此,只有方美娟显得有些不舍得,让他早点回来。李天冬并没有带走自己的私人物品,一来现在居无定所,二来,也隐隐有感觉,自己还会回来的。

  到了市里,李天冬来到驾校,先去车场看了看,却没发现周雅静,问了问别的教练,说她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李天冬很是好奇,给她打了电话,但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很是困惑。

  来到姜安安的办公室。里面有个三十多岁,留着小胡子的瘦弱男人,两人在办公桌后,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会意的微笑。

  李天冬敲了敲门,两人这才惊醒过来,竟都有些不自然,李天冬一眼就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他突然想起在姜安安卧室里见到的了个男式*裤,会不会就是眼前这男人的呢?

  “小张,你先出去吧。”

  瘦弱男人点点头,向李天冬笑笑,出门了。

  “小李,坐吧。”姜安安起身给他倒水,“虽然周雅静说你已经出师了,不过你这阵子都没来,要不要先派个车让你练练手感?”

  “也行,反正闲着也闲着。哦对了,我刚去车场怎么没见到周师傅呢?”

  “咳,这事提起我就生气,好端端的就不来上班了,不仅不打电话,而且打电话过去也不接,真当这里是游乐场了!要不是看她开得一手好车,早就开除她了。”姜安安显得很生气,又摆摆手说,“算了算了,没她这驾校也不会倒闭,我给你另外安排一位老师傅。”

  “好的,谢谢。”李天冬看她的样子像是要送客了,自觉地起身告辞,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姜经理,你该让刚才那人补补身子了。”

  姜安安一愣,脸刷一下红了,刚要解释什么,李天冬已经出了门。

  在新任教练的带领下,李天冬开了会儿车,教练一看他的架势,直接跳过教车了,而改教他考证通关的细节。李天冬没敢怠慢,认认真真地记下了。完了后,教练去休息了,李天冬开了会儿,觉得也没什么新鲜感了,于是就走告辞了。

  第二天到交警队体检,紧跟着是各种麻烦,但不管怎么说,终于搞定了。完了后李天冬给周雅静打电话,想告诉她这事,但电话通着,却还是没人接。他拨了一次又一次,最终失望了。

  几天后的傍晚,李天冬正在跟几个官员喝酒,忽然接到周雅静的电话,他忙走到外面去接,但对方却不开口,李天冬急了,问:“什么事呀,开口说话啊!”

  周雅静的声音很干涩,说:“没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行了,我挂了。”

  周雅静说了这句话后,真的挂了电话,李天冬有些莫名其妙的,正要回到包间喝酒,心里却突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忙又回拨过去,说:“你到底怎么了,老是不接电话,现在打给我又说这奇怪的话。”

  “我没事。对不起天冬,我没听你的话,我爱上不该爱的人!”

  “啊,难道她又……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李天冬有些着急了,周雅静外表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心里却很是细腻敏感,上次失恋已经让她很受伤了,如果那个女人再次辜负了她,只怕她会做出傻事来。

  突然,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火车的鸣笛声。火车站!

  “我那么爱她,甚至在她放弃我之后,又接受了她,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她竟然又……”周雅静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

  随后,李天冬耳边传来一阵巨响,等再打过去时,已经是无法接通了。她把手机丢了!要出事了!李天冬赶紧回包间,跟几位领导告罪,说有要事必须紧急离开。说着,也不等他们开口,就不顾是否有礼貌地冲出了门。

  一路下楼,一路给阿强打电话,请他马上开车去火车站附近找周雅静的车,“阿强,拜托,她可能要出事!”

  “啊,行行,我马上去。”

  李天冬又给孙全打电话,让他通知弟兄去找。孙全也是没二话,立马答应了下来。两个电话打完,李天冬也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子很快就到了火车站,李天冬让司机找一条可以通往人少一些的地方的路。

  路上,阿强给李天冬打来电话,说没找到,不过他还在找。跟着孙全的电话也来了,与阿强的大同小异。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