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冯总笑说:“这里实行会员制,一年会费二十万,来消费时另算。当然,有钱也不一定就能加入,这里走的是高端客户,入会时要进行资质评估,财产多少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其他诸如企业规模、在行业内的影响都在其中。当然,严格的入会条件是有相应的回报的,比如今晚,就我们这几个客人,但所有部门都在正常运行。”

  李天冬暗自乍舌,但又一想,觉得其实也是可以理解这些客户的心理,谁都做过当皇上的梦,而这里,就是最接近梦想的地方。

  “哈,调皮!”冯总忽然笑了起来,坐在他身前那位技师也抿着嘴笑,“你摸了我,也得让我摸摸。”冯总大手按在她的胸前,一搓一揉,圆润的*房一下子就从小布片里跳了出来。

  技师捂住它,娇笑说:“先生别乱动好吗,我不能正常工作了。”

  “你的工作就是将我撩拨大吗?”

  听着身边这些话,李天冬这边的两位技师手脚也不老实了,在身后的那位环抱着他,将胸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又用手去揉着他的*头,而前面那位则按到了大腿根处,一寸寸地向当中合拢。

  李天冬早已是坚硬如铁,但毕竟有别的男人在这,实在不习惯,也就一直克制着。那边的冯总笑说:“小李,放松点嘛,不是说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这关系才叫铁。”

  他手掌下的那技师红着脸说:“先生,我们不是娼。”

  “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好吧?”此时的冯总也没了刚见面时的矜持,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从水下站了起来,光秃秃地站在前面那技师面前。他显然对自己的那玩意还是比较有自信的。技师没犹豫,一口就吞了下去。

  而身后那位,则像蛇一般地缠着他,做着钢管舞女那妖魅柔蔓的动作。冯总抱起身上技师的头,前后耸动起来。

  李天冬前面的那个技师的手已经成功合围,握住了他的那物。“呀”她似乎惊讶于它的粗大,两手上下握着,套弄了一番。身后那位也探来了手,也是呀了一声,轻轻地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它好大好粗呀。”

  李天冬被四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揉捏着,已是苦不堪言,恨不得抓住一位就像冯总那般,但毕竟不习惯。

  两位技师吃吃地笑着,忽然,前面那位深吸一口气,便钻进水中,在水中一口含住了它。李天冬身子一震,这种感觉自然与有所平常不同,有水的柔性,也有口腔的温暖。他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随着本能走了,双手一前一后,抄住了两人的胸。

  那小布片在水中就像没有一样,李天冬将她们的两个*房释放出来,果然是精选出来的,虽然不甚大,但器型饱满圆润,就像水珠一样挂在胸前,而那尖头也是粉红色的,显示阅人不多的色泽。

  李天冬把玩起来,这时,前面那技师出水换气,后面那位握着他的那物往上提,示意他站起来,李天冬也不想呛到技师,于是站了起来。水花四溅,当中巨物昂然现身,冯总侧目看了一眼,不无羡慕地说:“小李,好家伙。我看可以跟职业男技师有得一比了。”

  他身前那技师吐掉嘴里之物,笑说:“我们这里男技师也没这么大呢。”

  除了上公共卫生间撒尿时,李天冬还从来没被男人看过,一时间有些难堪,好在前面的技师很快就将他含在嘴里,而后面那位则轻轻推动着他的身子,技师的嘴巴与他那物之间发出一串咕咕的声音。

  男人在那物件上有种天生的不舒输精神,小时候会跟小伙伴比撒尿,到了这种情况下,自然又是比性能力了。就算冯总位高权重,在这一点上跟普通男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见李天冬那物已然比他大,天赋不如人怪爹妈,后天的持久性却更是重要,当下从技师嘴巴里取出自己那物,将她转过来,臀部高耸,后面的技师会意,扶起那物,拨开同伴的两片厚肉,骨碌一声塞了进去。

  冯总一边突刺,一边斜眼看着李天冬。此时李天冬也转过身子,将后面那位技师扶在浴池边缘,身子稍稍下蹲,便在水中进入了。原本在前,现在在后的那位技师则探手抚摸着他与她交接之处。

  两人都是受过培训的,手法与技术一流,李天冬又知道冯总在那边看着,要暗中与他比试,心中暗笑,想论权势、钱财,自己肯定不如他万一,但论这方面,自己倒还真不怕。便卖弄起来,一时水花四溅,娇喘声声。

  来得兴起时,又让两个技师躺在池子边缘,脚悬于水中,将那粉嫩嫩的仙人洞呈现起来,他则轮流出入。时间一长,边上与他暗中较劲的冯总有些吃不消了,毕竟他所谓的训练也无非是见多识广而已,间或无师自通了一些法门,或听说了某些技法,哪里比得上李天冬是受古学熏陶长大的。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