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笑说:“冯总对生活很有自己的见解呀。”

  冯总笑了起来,忽然说了一句:“对了,你考公务员的事估计问题不大。”

  “这个……你……”李天冬记得很清楚,他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而已,但冯总这么说,似乎已经对他的背景了如指掌了。而且,他也一直没明白,冯总为什么会想要结交自己?冯总是生意人,不可能会对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好。除非自己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但自己除了会算命摸骨,别的一无所有,难道他就因为这个而想结交自己?

  李天冬感觉不大可能,冯总虽然貌似温和,但言谈举止无一不显示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这种人或许会看似认真地听着别的人话,但其实自己心中早就有了主意。所以,自己身上肯定还会有别的东西是他需要的。

  “说实话吧,刚才我已经查过你,十分钟前,我的手机里就有了你的资料。”冯总有些歉意地说,“对不起了,但到了我这份上,其实已经不大想认识新的朋友了,旧有的交际圈子已经足够让我用了。所以何局长将你带来,我是需要去查一下你的,这样才知道你值不值得我去交。”

  李天冬确实吃了一惊,刚才吃饭时,冯总只是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机,这么快竟然就知道了他的底细,这种活动能力实在太惊人了,被人调查的感觉确实是不好受的,就像两人面对面坐着,对方衣冠楚楚,而自己一丝不挂。“哦,那不知道我是否值得冯总去交呢?”

  “值,当然值。”冯总哈哈大笑,顺手把边上的雪茄拿起来,给他递了一根,李天冬拒绝了,于是自己点着抽了,“所谓的朋友其实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帮了我,获得我的价值,我帮了你,获得你的价值。只要双方合作愉快,这种关系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所以,我交朋友向来不看重他的出身与现在,而是看未来。”

  李天冬听得有些不舒服,这种道理显然是社会上大多数朋友的真实情况,但他这么赤裸地说出来,就让自己有种被人当成棋子的感觉,“哦,冯总难道看出我未来有值得你利用的地方?这不大可能吧,我对传统五术略之一二都无法算出自己的未来,难道冯总的造诣比我还深?”

  “哎,不不不,我哪里会什么算命之类的,但是,你们算命无非只能算到命中注定的事,我却能让人一夜之间拥有命中注定没有的东西。”冯总的口气不像是在向他炫耀自己的权势,像只是在跟他说明一个道理一般。“我不相信命,因为我的命够好了。”他侧身过来面对李天冬,“跟你说这些,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可以让你的命变得更好。”

  “哦,是吗?不知道我要付出什么价值呢?”

  “这一点,你很快就知道了。”冯总哈哈大笑,吐出一口香,又说:“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去什么的,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倒霉,朋友做得越长久,才越会得到更多。”

  李天冬思来想去,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值得这位大人物的欣赏,但是他也知道,冯总既然不想说,那肯定就不会开口,至少今天不会。

  这种像被困在谜团中的感觉很不好受,但他又想到,自己其实是一无所有的,就算失去,也没什么可以失去的。而且,到时见招拆招,自己未必会输。“冯总既然这么说,那我也就只当自己有价值,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

  “哈哈哈,应该这样,理应这样。行,聊到这吧,接下来的时间该交给技师了。”冯总拍了拍手,刚才四位美女又鱼贯进来了,像是经过彩排一般,各自脱去原本就不多的衣服,穿着小三点,一个浴池进了两个。

  池里的水一下子就涨了进来,但也没满出池子,只在池子边荡漾着,李天冬身边这两位技师一个轻声说道:“先生请往前挪一点。”

  李天冬不解其意,往前挪了挪,那位技师挤进他与池子边的空间里,叉开腿坐下,然后为他按摩颈部与肩膀,另一位则将他双腿叉开,坐在他面前给他按摩前面。李天冬是按摩高手,立即感到两人的按摩手法是专业的,肯定是经过培训上岗的。

  前后两个散发着肉香的身体在他身上动弹着,这种享受确实不一般。再看冯总,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李天冬也笑说:“冯总,她们很专业。”

  “这家会所是我一朋友开的,所有从业人员,不说这些百里挑一千娇百媚的美女了,就连保安、打扫卫生间的大妈都受过专业的培训。”

  “那这里吃顿饭一定不便宜吧?”话一说完,在他前面的那技师抿起嘴笑了起来,李天冬立即知道自己说错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