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试探的方式李天冬已经遇过好几次了,他知道问话的人的用意,如果他连别人是干什么的都算不到,那接下来当然就什么也都是假的了。却不知道这种测试方式如果是一见面就用倒还真可能难得住相师,但坐下喝了这么久酒,又聊了这么多天,对于从小就跟爷爷四处跑的李天冬来说实在不是难事。

  李天冬仔细地看了看冯总的脸,这张脸很是平常,但很平静,带着捉摸不定的微笑,这种笑无疑是一种阶层对另一种阶层的态度,就像你平常看到乞丐施舍的表情,也像开豪车看到挤公交的人一样,带着些怜悯、傲然。

  其实从冯总的名称来说就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但李天冬觉得,他的身份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把一切信息都给了别人,再让别人猜测自己的身份,那简直是开玩笑了。而冯总给他的印象是个认真的人,这从他对小音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来。

  李天冬又想,如果他是一个民企老总,那佟秘书和方部长或许不会这么给他面子,那显然就是国企领导了。通常来说,国企领导是有一定政治级别的,而从他的表现和佟秘书以及方部长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冯总显然是可以与他们并驾齐驱甚至高他们一等的级别。

  “国企老总,行业老大。”李天冬说。

  冯总原本带着些看笑话的微笑忽然就顿在了那里,佟秘书和方部长也面面相觑,李天冬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进一步说:“级别至少在厅级以上。”

  冯总愕然的脸上缓缓地绽开了笑容,指着他对在座的人说:“高人,这就是高人。察颜观色原本不稀奇,在社会上混两年的人都有自己的经验,但造诣如此之深,难得。来,小李,我敬你一杯。”

  “冯总,我敬你。”

  两人喝了酒之后,冯总又对愣在那边的何左说:“何局长,今天请你来其实是有事相商的。”

  何左之前也不知道冯总的身份,他只是吃请习惯了,曾在一次酒席上与冯总认识了,然后今天听说冯总请他到这来吃饭,于是自然以为是有什么企业老总想求到他,但到现在才发现,这里的三位论级别,哪一位都远超他。他只是一个科级干部而已,从来没敢去想还会有厅级干部请他吃饭。

  他抹了一把汗,连声说:“冯总,不敢不敢。对了,不知是什么事需要我效劳的?”

  “明天我会派人去你办公室谈的,今天嘛,咱们不谈正事,只谈风月。”

  “是是。”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大家先去休息,”冯总用餐巾优雅地抹了抹嘴唇,转头对佟秘书和方部长,“你们看呢?”

  “行,你说了算。”

  “那就这样吧。”冯总把餐巾扔在桌上,摁了一下桌上的呼叫器,两个一直在门口守着的服务员立即进来,躬身问:“请问先生有什么吩咐?”

  “麻烦你们带我朋友去轻松一下。”冯总转头对李天冬说:“小李,不知道你愿不愿陪我聊聊?”

  “当然。”

  冯总笑笑,然后会佟秘书和方部长他们点头示意,两人便随着服务员出了门,何左跟冯总道了别,也跟了出去。等他们都走后,冯总又按了一下呼叫器,两个服务员像变魔术一般地出现在门口。冯总吩咐道:“麻烦带我们去浴室吧。”他对李天冬说:“大家坦诚相见嘛。”

  浴室当然是小型的,但空间其实也不少,经营者非常懂得经营之道,将偌大一间房子布置得就像总统套房一般,只不过正当中是两个独立的浴池,有的人喜欢在泡澡时谈生意,因为泡澡总会让人放松警惕。

  浴池里撒满了玫瑰花瓣,像一池燃烧的火焰一般。中医上认为,玫瑰浴舒缓神经,保湿,活血的功能。四个身材长相都不亚于前厅接待员的技师躬身上来为他们脱衣服。如果是平常,李天冬肯定会自己动手了,但现在觉得不能在冯总面前显得自己没什么见识,于是也就任由她们动手了。

  技师显然也是经过培训的,一人拉下他的*裤,另一人立即将块浴巾围在他腰间,衔接得恰到好处。随后又引着他们下水,这才柔声问:“请问先生,需不需要陪浴?”

  冯总摆摆手,说:“你们先出去吧。”

  “是。”四个技师鱼贯而出。

  “小李呀,怎么样,这里感觉还好吧?”

  李天冬虽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泡澡总是令人愉快舒服的一件事,况且,这里的氛围能让人有种消费者就是上帝的感觉,他说:“好是好,但第一次来,有点刺激太大,一时消化不了的感觉。”

  “哈哈,没关系,以后你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冯总手架在池边,头向后仰着,感慨地说:“人呀,就是个享受的动物。所谓温饱思淫欲,吃饱了后,就会生出诸多想法。”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