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见她们一脸职业性的微笑,想捉弄她们一下,说:“如果我非要这两位美女呢?”

  “李先生,等到您进去之后,如果还觉得我们好,我们一定从命。”

  话里话外,对她们从业人员的质量是相当的自信,李天冬也不禁好奇,到底这楼上有些什么呢?

  从电梯出来,两位服务员又像护送军政要员一般,一左一右引路,不多时,便来到一间房门前,轻轻地敲了几声后,柔声道:“冯先生,何先生来了。”

  服务员轻轻地将门推开,李天冬顿时感到一股茶的清香扑鼻而来。他随着何左走了进去,见里面正前方有个台子,一位着旗袍的女子正在表演茶道,下方是七八张桌子,三个衣冠楚楚的人席地而坐。看着就像影视里面古代学堂的摆设,当然,档次是不可相比的。

  一位中年人向何左举手打了个招呼,又看到李天冬,虽然他是不速之客,但中年人显然见多识广,冲他微微一笑,随后示意他们坐下。整个过程他都没说一句话,显然是不想惊动表演。

  李天冬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才有时间打量左右。整个房间古色古香,所能见到的一切都充满了古风,就像一道门之隔,这就穿越到了古代。就连他面前的桌子,竟也是紫檀的。坐着四五个人,个个脸上都带着成功者的自信,而前面那个表演的女人更是让他叫绝。

  李天冬一直觉得,旗袍这种服饰只合适身材好的女子穿,太瘦不行,撑不起圆润感,太肥也不行,那样就满腰的肥肉了,而且,自身的气质要好,需要有古代美的,一个青春活泼的女人穿着旗袍肯定显得不相称。

  在他认识的女人中,舒小傅是最合适穿旗袍的,但现在,他发现这个正在表演茶道的女子也是极合适穿旗袍的。

  这件旗袍显然是改良过的,没有袖子,只在齐肩处便断开,衬着一圈羊毛,露着圆润的两只白嫩胳膊,下摆也只到了大腿根处,跪在那里表演时,起起伏伏的,正当中那黝暗处若隐若显,叫人浮想。

  再看她的脸,她目不斜视地表演着,脸上透露着一股自信,动作如微风吹拂荷叶,轻轻盈盈,却又恰到好处。

  舒小傅穿旗袍的模样带着些颓废,充满了老电影里上海那些阔太太的味道,而这位女子着旗袍的模样就完全是端庄优雅的模样,就像一位家世良好、受过严格家训的良家姑娘。

  等到茶入杯后,边上一位侍女模样的女子端过来,敬给了在座的各位。

  李天冬手拿那牛眼小杯,见汤色清澄,闻之清香扑鼻,一派田园之风溢在心头,忍不住浅啜了一口,满口生津,当即叫了声好。

  话音刚落,那位跟何左打招呼的中年人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欣赏的目光,说:“这位朋友好眼光,不知道怎么称呼?”

  何左上前说:“冯总,这是李天冬,世代中医,国学新秀。”

  李天冬一愣,不知他怎么给自己安上了国学新秀这头衔,于是谦虚地说:“何局长过奖了,我只是小时跟随爷爷学过一些皮毛而已,谈不上国学新秀。”

  “真正有本事的人才懂得谦虚,回头我跟你讨教一番。”冯总欣赏地说。

  “小李呀,冯总可是省城来的,手眼通天的人物,你跟他切磋一下,肯定能成为好朋友的。”

  李天冬笑说:“那我就随时恭候了。”

  “哈哈”冯总大笑,说:“小李是个痛快人。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将李天冬拉到那位旗袍美女前,说:“小音,认识一下,这位是李天冬。小李,这位美女是茶道高手,也是家传的,你们二位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可以切磋一下。”

  小音婉然一笑,冲李天冬点点头,说:“李先生好。”声音也是异常好听,清脆干净,不过显得有些傲,只客套地跟李天冬说了这句话,就低头去整理桌上的茶具了。她将茶具似乎看得比在场的人都重,春葱般细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轻捏轻放,处处体现着一种优雅。

  “小音,一会儿过去坐坐好吗?”冯总这样大有来头的人在她面前也是轻轻地说着话,看出来,他对小音很有好感,一个男人也只有在自己在意的女人面前这般轻柔地说话。

  “我身子有些不舒服,就不陪你们了。”小音抬起头,用纯净的目光看着他。

  “这……”冯总似乎有些不痛快,但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转瞬便笑了起来,说:“也好,身子不舒服就早就休息吧。要不要我跟经理打个招呼?”

  “不用了,我也该下班了。”

  “那这样,我让司机送你回去。这个你就别再拒绝我了。”

  “好吧,谢谢你。”

  冯总随即打了个电话,通知司机在楼下等小音,随后跟大家告了个罪,亲自送小音出门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