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芳顿住了,过了片刻说:“具体不知道,但后院那么神秘,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我想,或许跟高老的妻子王蔷有关。”

  “哦,为什么这么说?”

  “王蔷过去是市里的一个交际花,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路子很广。跟高老结婚后,便很少见到她了,我想,可能是高老担心她红杏出墙,所以要她待在后院不要轻易出来,当然,后院也就成了禁区。这种事管他做什么,人家的私事而已。”

  “哎,我知道了。”看周芳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不过李天冬也没有继续问。她肯定是知道这里面牵涉的东西太多,不愿意去管。

  “来,帮我一下。”

  李天冬上前帮她戴好*罩,周芳顺势在他怀里靠了靠,“小李,你是个聪明人,但让我担心的是,你的好奇心太重了。有时候,好奇会害死猫的。”她转过身子,勾住他的脖子,“如果要想成为官场上的红人,就必须要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哪怕你是确实好奇了,也要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相反,有时候就算一点也不感兴趣,也要装作特别好奇。”

  李天冬笑说:“我好像听到你这话还还有话。”

  “有吗,没有吧。如果有,也只是你的感觉。”周芳狡猾地笑了笑,离开他去穿上了衣服,“走吧。”

  跟周芳分手后,李天冬并没有急着回高家大院,而是拿起手机,在上面找到了方美娟的手机号,拨了个过去。

  方美娟接到他的电话很是意外,说:“天冬,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呢?说好请我吃饭的,让我白白等了。”

  “前段时间有事,不过这事我一直记得呢,这不,给你打电话了,晚上有空吗?”

  “晚上我值班。不过如果是你请吃饭,我就跟人换个班。”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六点在区里……”李天冬抬头,正好看到前面一家酒店的名字,“海龙大酒店等你。”

  “哇,那里可是有名的大酒店,真要请我去那儿?”

  李天冬这才注意到,那确实是家三星级酒店,笑说:“当然,就担心这配不上你呢。”

  方美娟听了吃吃地笑,说:“你可真会说话,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现在知道也不迟嘛。”

  两人继续打趣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等到六点时,李天冬在海龙大酒店门口见到了方美娟。方美娟明显好好地打扮了一番,穿着长裙,化了妆,虽然胖了一些,但因为年轻,充满了青春的肉欲。

  李天冬夸赞道:“美娟,你这样子一路上肯定回头率不少吧。”

  “我的回头率一直是不差的。”方美娟说着,刻意地抖了抖身子,那两个山一样的*房就平地起风波,乱颤一番。

  李天冬做出被晃花眼的样子,笑说:“可以想象。咱们进去吧,边吃边聊。”

  两人在餐厅里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服务员来询问,李天冬让方美娟点菜。方美娟也没客气,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李天冬则点了瓶红酒。服务员退下之后,方美娟说:“天冬,你是不是发了什么财,请我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

  “哪里谈得上什么发财,只能说勉强过日子罢了。不过再没钱,请美女吃饭档次低了也不行呀。”

  方美娟就笑,用眼角看他,抛着媚眼说:“好在小巧不在,这话让她听到了可不得了。”

  李天冬心里微微发痛,苦笑说:“我们早就分手了。”

  “哦,分就分了吧,这种事说实话没什么,想开了就好了。”

  “是啊,多谢你的开导了。对了,你呢,最近有什么变化没有?”

  “我还能有什么变化?唉,天下的好男人都像死光了一样。”方美娟的梦想是钓个金龟婿,但可惜总是不能如愿。她忽然想到什么,说:“对了,天冬,他们都说你会算命,你帮我算一个呗,看看我到底有没有那个命。”

  “要说这个也不难,你把手伸出来。”

  方美娟就把手伸了出来,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李天冬捏了捏她的手,她的手很胖,关节处都是一个个的肉窝,捏在手里,骨质还算好,又问了她的生辰八字,断出她是熊骨。

  摸骨术有云:熊骨生来好福相,摇摇摆摆无忧患,夫妻恩爱撑家门,一代要比一代强。

  由此看来,她至少会有个好家庭。

  李天冬将这话说给了她听,方美娟大感好奇,说:“还有呢?”

  “还有,就要摸你的身上的骨头了。”李天冬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笑。

  “摸了摸有什么呀。”方美娟不以为然,又看了看周围,“不过这里似乎不大方便,回头再说吧。”

  喝了几杯酒之后,方美娟圆乎乎的脸出现了红晕,像是不胜酒力,眼睛也大胆起来,直勾勾地往李天冬身上瞄,说:“天冬,说实话,以前要不是小巧在,我早就追你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