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有些发愣,因为他的钱基本已经用光了,卡上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他想到该找谁借一下,但是找谁借呢?钱东虽然有钱,但之前已经拿过他的好处费了,再借也不好意思了。孙全正是用钱时,而且自己才入股,这时候借钱肯定不合适。阿强那也不合适,是不是该找马艳借一点?

  正思忖时,周芳笑着问:“是不是没钱了?”

  李天冬也笑了起来,说:“大姐,还真被你猜中了,不过我会想办法的。”

  周芳从身上拿出一张工商卡来,塞到他手里,说:“密码六个6,出门就有自动取款机,快去吧。”

  李天冬有些发愣,捏着卡半天才说:“这、这不合适吧,已经麻烦你这么多了,怎么还能借你的钱?”

  “跟我还客气什么,快去吧。对了,我在招待所有间办公室,C幢336室,饭局结束来找我。”

  李天冬出门去提了钱,用两张旧报纸包着塞进包里,回到招待所。沈区长和周大鹏谁也没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又吃吃喝喝了一会儿,沈区长说下午还有事,就结束了吧。

  李天冬起身说:“今天能跟三位领导吃饭,是我的荣幸,我送送大家。”

  像是潜规则一般,沈区长先出去。李天冬将他送到门口,顺手把钱塞到他手里,他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笑笑,顺手就将钱塞进了包里,然后拍拍李天冬的肩膀,说:“小李,你的事我有数,放心吧。”

  送走沈区长后,周大鹏也出来了,不过他怎么也不肯收钱,说:“小李,我那事还没感谢你呢,这个就不用了。再说了,以后说不定还要麻烦你的,拿了你的钱我就不好开口了。”

  “哎,周区长,一码归一码,日后,如果我有幸成了你的手下,你有事我还敢不答应吗?”

  “你这个小李呀!”周大鹏无奈地摇摇头,接了钱放进包里,“那行,你的事我有数的。”

  送走他们,周芳也出来了,她向李天冬笑笑,随后也走了。李天冬去结了账,然后去了C幢336室,一敲门,周芳就把门打开了,让他进来后,又关上门,说:“事情到现在,前期工作才差不多完成了,我也能松口气了。”

  “大姐,感谢的话我也不说了,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周芳笑着摆摆手,说:“你我二人属于互利互惠的关系,用不着这样。如果真心想要报答我,”她贴上前来,抱住了他的腰,“就卖点力气吧!”

  周芳的后台其实就是王主任,现在因为李天冬的撮合,加上了沈区长,但李天冬说过沈区长面相不善,只怕随时有倒台的危险。而且,周芳进入区政府以来,确实发现这个人过于贪婪了。

  以她的理解,官场上不贪是不行的,那样会被当成另类,但是过贪也不行。当民愤达到极点时,上面就需要有个人来平民愤,这个人往往就是沈区长这一类的。

  所以她的靠山只剩下一个王主任,但王主任跟她的关系并不牢靠,甚至还不如跟李天冬关系牢,所以她的位置并不稳定,这一点从她还不是常务副区长上就能看出来。

  如果帮了李天冬,一个算是向王主任示好,二个是相信李天冬的人脉会给她带来好运气。至于要他卖力,无非是一个捎带的条件而已。

  李天冬也搂起她,吻了上去。她的嘴里带着酒气,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周芳回以热烈的举动,将整个舌头都伸进他的嘴里,灵活地搅动着。

  李天冬掀开她的衣服,手掌与*体的温度接触,让他原本有些酒意的身体有了反应,等穿过*罩,在罩杯里握住那绵软的一团肉时,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周芳哼哼着,头向后仰,将整个胸部都挺在他面前,李天冬会意地低下头,一口吸住了那紫红的葡萄,用舌头撩拨了一下,便用力吸住。周芳身子猛一颤,抱住了他的头,口中喃喃地说道:“用力点,再用力点!”

  李天冬双手抱着她的臀,让她不至于因为后靠而摔倒,但随着他的吸得越来越猛,她靠得也越来越后,终于支撑不住,两人一起倒在了后面的床上。那床垫弹性极强,将二人颠得起起伏伏的。

  周芳噗嗤地笑了起来,说:“听说有种水床,里面灌了水后,特别有弹性,人睡在上面特别舒服。”

  李天冬也笑,说:“那以后等我发了财,我就去买个送你。然后跟你在上面做,试试那感觉。”

  “那可说好了呀。”周芳双手放在他的背后,下滑探进他的裤腰,抚摸在他肌肉结实的臀,从喉咙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摸到你这年轻强壮的屁股,我心里就一阵麻酥酥的。我是不是太色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