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娜伸手拍打了它一下,慎道:“让你炫耀,让你炫耀!”

  李天冬故做疼痛的样子,缩起身子,说:“轻点,这可是我的宝贝。”

  “不对,这是我的宝贝。”谢娜将它在自己的脸上滚动着,像是按摩棒一般,随后一张小嘴,吞了下去。

  看起来她像是想学爱情动作片,将那物直直地探进去,但毕竟没有女明星的功力,只到了一半就受不了,只得放专心享用起前半部分了。

  这时,李天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时间两人吓了一大跳,待回过神来,谢娜有些恼怒地说:“谁呀,别理

  弃他李天冬拿起手机看了看,见是钱东打来了,还是接了。

  “天冬,成市长跟你说了什么?”钱东笑呵呵地说。

  李天冬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好在钱东又说:“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也别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在

  内。”

  “钱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天冬确实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成市长单独约你谈,这是对你的信任,你不是说在准备考公务员吗,相信你很快就要梦想成真

  了。,,

  钱东绕来绕去,还是没说到重点,李天冬低头看着在身下工作的谢娜,有些不耐烦了,说:“钱大哥,我知道你不是闲得蛋疼的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呢?

  “哈哈,天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政治觉悟还是那么低。”钱东打了个哈哈,又说:“虽然我不知道成市长约你谈的具体话,但大致意思我还是能猜得到的。是不是关于蒋书记的事?”

  李天冬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真的猜到了。

  “我猜,他肯定是因为你在高家大院住过,所以问你蒋书记和大院的关系。高家大院里面肯定是有秘密的,这你我都知道,但是,什么样的秘密会让蒋书记深夜去那呢?成市长对这个很感兴趣。”

  李天冬立即明白,只怕钱东也想起了那晚见到蒋书记进高家大院的后门的事,“你知道,如果高家大院有秘密,那肯定就藏在后院里,但是我进去过一次,什么也没发现。”

  “如果这么轻易就被发现,那成市长还需要约你谈吗?天冬呀,这是你的一次好机会。你不是说你在准备考公务员吗,不管考不考得上,只要成市长对你有印象了,你都会鱼跃龙门的。”钱东苦笑说,“其实我给你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让你抓住这次机会,但是没想到你对官场这一套根本不懂,所以说,你要想进入官场, 还得多学习学习呀以只能仔细地讲解。”

  李天冬点点头,他其实也意识到得到成文的约见是自己的一次机会,但确实没想到这么深,钱东不愧是老油条,仅凭猜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钱大哥,我心里有数,谢谢你了。”

  “不谢。有一点想请你记住了,我老钱可以对不住任何人,但不会对不住你。行了,你休息吧。”

  李天冬心里明白,钱东肯定是看出自己对他用手段将那位老教授逼退休的事不满,想解释一下。他心里不免有些感动,无论如何,朋友能做到钱东这份上己经很难得了。

  身下,谢娜见他久不理自己,有些不耐烦了,见他放下电话,问:“我听到你们在聊高家大院了,怎么了?”

  李天冬没直接回她,问:“我记得你离开大院时曾跟我说过,高家大院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简单,当时不理解,现在发现你的话很有道理。你是不是曾经发现过什么?”

  好容易点起的兴趣被打断,谢娜索性也不调情了,就直起身子,引着李天冬那物进了自己的身子,像骑马一样骑在他身上,说:“怎么说呢,我也只是一个感觉。”

  “但感觉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引发的吧,没道理无缘无故的就有了。”

  谢娜一边缓缓地动着,一边回忆着,说:“一个可能是后院的神秘了,我想不通大院留着这么个禁地是为了什

  么?”

  “不是说炼制秘药吗?”

  “高老虽说是国内知名的中医,但是没听说有什么独家秘药呀,他开的方子我大多研究过,虽然奇妙,但所开之药都是可以在中药店买到的。还有,我经常发现有陌生人从后门进入院子,时间大多是深夜。高老经常不在家,按理说,后院是他夫人住的地方,怎么会轻易让外人在深夜出入呢?”

  “是啊,我也是觉得奇怪。不瞒你说,我还曾怀疑是高老的夫人王蔷偷青。”

  “说到那个王蔷,也是很奇怪,很少能见到她,但每次见到她,我心里都会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职业来。”

  “什么职业?,,

  “妈妈桑。”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