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雅静默默地看着他,也没有阻拦,或许她是想阻拦的,但碍于阿芝,可以肯定,阿芝在她心中的地位远比李天冬重要。

  第二天,李天冬去区公安局找到程度,领了一份户口准迁证。这份东西很多人都求之不得,但程度早就给他预备好了。随后他坐车回了老家。到了家后才知道,爷爷李然已经出门一个星期了,估计是应他的请求去给郑爱英治病了。爷爷从来没有带手机的习惯,但如果到了,郑光荣应该打电话通知他的呀。

  他给郑光荣打了个电话,郑光荣接到他的电话,顿时长松了口气,也不等他发问,就说:“李医生,你爷爷在我这。”

  李天冬不由得长松一口气,问:“他是什么时候到的呀,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哎呀李医生,你可别提了,老爷子是一个星期前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找的,就找到了我这。我一看他那打扮,肯定是你爷爷了,于是就问他。他承认了,然后去给小英号脉,完了告诉我,如果我要打电话给你,他立马就拍屁股走人。你说我这……还好,你打电话来了,可不算我打的。”

  李天冬是知道爷爷的性格的,如果知道了他到了,肯定会去看他的,但估计郑爱英这病让他为难了,在没有好转之前他不想见自己,老爷子历来都是做了才说的脾气。这样也好,自己去又帮不上什么忙,还会打扰他。“郑大哥,我爷爷脾气有点怪,你多担着些。”

  “咳,说什么呢,非亲非故的这么帮忙,他就是要骑我头上拉屎我也乐意啊。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好的,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哈哈,你就别夸我了。对了,小英的病怎么样了?”

  “还没什么好转,老爷子又不大跟我说这事,有时来了兴趣跟我说了,我也听不懂呀。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服了他开的方子后,小英的精神好多了。”

  “我知道了,爷爷这是在给小英进补,增强体质,等她调养好了再行治疗。”

  “对对对,他说过这话。我说,你啥时候过来看看老爷子?”

  “我暂时还是不去了。我爷爷那人拧得很,保不齐我一去他真就拍屁股走人了。这样好了,你帮我多照顾照顾他,毕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咳,这就你放心吧,我是当儿子一样伺候着他。不过话说回来,就他这身体,还真不用别人照顾。你是不知道,他一早起来就要吼两嗓子,这一吼,整个村子的狗都被吓闹开了。哈哈,那中气,跟泥头车的大喇叭一样。”

  李天冬也哈哈笑,又聊了些话,然后挂了机。随后他拿着户口本找村里、乡里、县公安局,这一套程序原是无比繁琐,但李天冬此时已不同过去,深知交际的手段,几顿饭之后,也就办得差不多了。不过这毕竟是需要时间的,等到他拿着手续回到东山市后,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办理落户手续前,李天冬给程度打了个电话,询问他去省军区医院找大校的情况。程度颇为兴奋地说:“小李呀,你知道冯若的父亲是军分区什么首长吗?副司令,主管军事的。好家伙,这个小冯瞒得也恁深了,我都不知道这事。”

  李天冬暗笑,说如果冯若愿意让他知道,她也不会来当警察了,“那程局长,他有没有答应你帮你说说话?”

  “这倒没有,不过我提出让冯若回刑警队,他是很高兴的。我想一开始没必要谈这个条件,免得让他误会这是交换。”

  “对,应该这样。”

  又说了些别的,李天冬提起迁户口的事,程度说他已经吩咐下去了,让他直接去办理就是了。果然,李天冬去了户籍科后,里面的人很热情,告诉他程局长已经吩咐了,立即就办。

  随后,李天冬整天埋首于图书馆里,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因为谢娜的男友方高这段时间来大学看她了,李天冬也没再去联系她。这天傍晚他从图书馆出来,忽然被人叫住了,回头一看,乐了,原来是钱东。

  多时没见,钱东已然又是一副打扮,梳着大背头,夹着小皮包,腆着大肚子,一派事业有成的模样。“天冬,好久没见,没想到在这遇到了,走走走,哥请你吃饭。”

  李天冬也没跟他客气,跟着他走,说:“钱大哥,你怎么也来了,难道是上次那个药还没谈妥?”

  “妥了,早妥了。”

  “难怪你一脸春风的样子。”李天冬停下来,故意看了看他的脸色,点头说:“嗯,印堂发亮,肯定生意还好。”

  钱东哈哈笑,搂着他说:“还行吧,走走,上车跟你说。”

  进了车里,钱东告诉他,他听从了职业经理人的意见,单手建新厂需要处理的事太多了,而且药厂的建造规格又相当高,与其新建,不如收购一家国营老药厂。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