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院长眉头一皱,似乎没想到他竟然会一桌酒席请两队人马,正要说什么,周芳笑着说:“小李呀,是不是你那些美女同学?”李天冬点头称是,她又对陈院长他们说:“我是见过她们的,一个个乖巧得不行,人家可是冲着各位都是大学的领导才答应来的。你们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们哦。”

  这话一说,陈院长立即松开了眉头,笑说:“小李的同学一定不会差到哪去的,我们一定要见识见识ow o”他看向冯主任和秦教授,二者会意地点头。

  冯主任说:“我看行,周区长说她们是冲着咱们来的,那咱们一定不能让她们失望了。”

  秦教授呵呵地抹着没剩几根头发的脑门,说:“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再坐坐吧。”

  只有程度一脸沉闷地坐在那,从一开始他就没怎么说话。

  不多时,小圆和小娇带着另两个姑娘来了,酒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四位客人一人身边坐了一位,各种劝酒撒娇,叫李天冬听得都直起鸡皮肉。不过除了程度外,三位领导似乎很喜欢这种调调。

  周芳也听不下去了,起身说:“几位,我下午还得回区里去,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吃好喝好。”

  陈院长和冯主任、秦教授客套地跟她握手告别。李天冬起身说:“周区长,我送送你。”

  出了门,周芳指了指里面,说:“小李呀,可真有你的,哪来的这几位女同学?”

  “这个……”李天冬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诉她小圆她们的来历。

  周芳摆摆手说:“算了,还是别说吧。对了,报考地方的公务员需要本地户口,我把程局长也带来了,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大姐,什么事你都帮我想到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又来了。其实说白了吧,这么帮你我也是有私心的,一个,咱们投缘,二个,我看得出来,你不是甘于现状的人,今天我给你一个台阶,明天,说不定你就会站在更高处助我一臂之力。”

  “说到底,咱们都不是甘于现状的人。”李天冬一路送她出了门口,“对了大姐,还有个事没跟你说,我看沈区长的面相,如果不出意外,半年之内就会倒下。”

  周芳猛然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半晌才问:“有救吗?”

  “至少我没有。”李天冬斩钉截铁地说。

  周芳低头沉思着,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上前,叫道:“周区长,区里打电话来让您回去了。”

  李天冬一看,乐了,这不是舒小傅那小区的小保安吗,周芳还真把他叫来当司机了。“哎,还记得我吗?”

  小保安一看他,露出洁白的门牙,笑说:“怎么不认识呢,大哥好。我叫严小全,是周区长的新司机,以后叫我小严就行了。”

  “行,小严,我叫李天冬,今天就算正式认识了呀。”

  周芳抬起头,对李天冬说:“这事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小严,那咱们回去吧。”

  李天冬目送车子走远,又往酒店里走去。他说沈区长半年之内会倒台的话倒不是空穴来风,一来,沈区长的骨运实在太差,二来他面色透黑,也就是常言说的印堂发黑,平常人沾了一样,就有噩运临头。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人的面相是受环境、心境等改变的。

  而且,李天冬也不想让周芳跟着沈区长一条道走到黑。虽然周芳肯定不是清官,但总的来说还算他认识的官员里面比较好的。

  至于到时沈区长不倒台,他也是留着后手的,因为他说的是他没有办法,而不是说别人也没办法。

  到了前台,他开了四间客房,随后去了包间。将房卡分给陈院长他们,让他们去休息一下,大家都是明白人,心照不宣地拥美出了门。程度却没去,苦笑着说李天冬说:“小李,还是让我们安静地谈一谈吧。”

  李天冬点头,对他边上的那位姑娘说:“这样,你先回去吧,我送送你。”那姑娘倒也没哆唆,起身跟程度告辞了。出了门,李天冬塞了五百块钱给她,她推辞了一番,也就收下了。

  两人去了多下来的那间客房里。一坐下来,程度就迫不及待地把事情说了,原来王主任确实跟他说了上面要找替罪羊的事,而且,他本人也从一些渠道听说了这事,“小李,我一向不大信命,因为我是从基层做起,一直到现在这个位置,相信的是什么都得靠自己这道理。但现在我还真有些信了,他们将我提上来,就是为了顶这个罪的。”

  “程局长,这个事那天跟王主任和市局谢大队吃饭听说了一些,确实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你说,这个少女失踪案就这么难查吗?”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