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掐了你怎么还叫好?”

  “这才是我认识的冯女侠,能打会掐,说明这病是彻底好了。”

  冯若又是一瞪眼睛,李天冬主动将手放在她手里,说:“掐吧,送你掐。”

  冯若却不掐了,握着他的手摩挚着,说:“我醒过来后,我爸说你来看过我,谢谢你了。”

  李天冬很是怜爱地将另一只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说:“唉,完了,这还没好透,又说胡话了。”

  “去!没正经的。”冯若笑起来,“对了,打我的人抓到了没有?”

  “你还在恢复身体,等好了再说这事好吗?”

  “我闲着无聊,正好可以多想想这案子,你就说给我听吧。”冯若有些撒娇似的说。

  “这……好吧。”李天冬就将胡强辉近期发生的事说给了她听,冯若边听边点头,说:“胡队曾是我爸手下最好的侦察连长,他不会轻易放弃的。唉,真想早点好,就能跟他一起去抓坏人了。”

  “那你就好好养病,早点好不就得了。”

  “可是好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得到治安队上班去。唉。”

  李天冬拍拍她的手,说:“别多想了,我刚搭了你的脉,还很虚弱,至少还要养一个月才能起身。”

  坐了十几分钟,李天冬担心她身子吃不消,就起身告辞了。冯若忽然说:“对了,能不能吻吻我?”

  李天冬一愣,看向她。冯若幽幽地说:“当时被敲过之后,脑子里还是有几秒钟的思维的,突然就想到了爸爸,还有你和那句小虫子找妈妈的话……”

  李天冬心里哆嗦了一下,在她心里,自己和她爸爸的位置是一样的,可是自己呢?他的心被刘小巧占去了大半,又被马艳、舒小傅、周芳、周雅静占去了太多,冯若只占了很小的一个比例。他有些惭愧,转头看看门外,说:“那只亲一个呀,要不你老爸闯进来……”

  冯若眨了眨眼睛,又闭上眼睛,嘟起了嘴唇。李天冬俯下身,蜻蜓点水似地亲了她一口。“不够,再来。”她仍是闭着眼睛说。

  “那就再来一下,不许耍赖皮了啊!”李天冬又俯下身亲了一口,这才转身,忽然看到大校的背景一闪而过。心里咯瞪一声,暗道不好。

  忐忑不安地走出来,果然,大校在门口很是苦恼的样子,见他出来,一把将他拽到边上,低声吼道:“小子,早就觉得你不对劲,敢情,竟然敢打我女儿的主意!”

  “首长,轻点,万一她听见,会生气的,这对她的病情不好。”

  “哦,也是。”大校推着他来到楼道口,这才松开,继续吼道:“说,你们、你们什么情况了?”

  “也没啥,就普通朋友……”

  “废话,普通朋友就、就那样了?再不说实话,我派人拉你到军营当大头兵去,我练死你!”大校明显急眼了。

  “首长,其实吧,我是挺喜欢冯若的,她似乎也有点喜欢我……你明白吧?

  “明白,她说梦话时都叫到你名字了,所以我这才着急啊!”大校一瞪眼,

  “若若都25了,连男朋友也没谈过,

  好容易对你有点兴趣了,我可警告你,你亲都亲了,要敢玩花样,我就敢拿枪毙了你!”

  李天冬这才明白过来,大校原来是担心女儿嫁不出去,听他的意思是,冯若好容易喜欢上了你,你就得对他负责,否则就毙了你。这是哪门子道理?冯若那脾气还真是像他。“这个,首长呀,我们以后会怎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呀,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还有,她现在的心思只怕也不在感情上,而是急着想要破了那少女失踪案。”

  “也对啊,若若这性格像我。”大校似乎还挺满意冯若的性格的,“那这样好了,先不说这事,等案子破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行行行,您是首长,您说了算。”李天冬只想尽快摆脱现在的麻烦。

  大校就这样放过了他。李天冬出了医院后,四处逛了逛,转眼到了天黑,胡乱地吃了点后,就去酒店休息了。刚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来一听,是周雅静的。

  “哎,事情办得怎么样?”

  “可以了,明天就回去。怎么,是想我了吗?”

  “想你个大棒糙!”

  “啊,今早才喂的你,怎么现在又想了?我明白了,你是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了吧?”

  “你……满口胡扯。哎我说,住下了没,要没有我在省城认识不少地方,给你介绍一个。”

  “我已经在京南酒店住下了。”

  “哦,那好。”然后周雅静就挂了电话。

  李天冬放下手机,继续睡觉。半个小时后,门被敲响了,他一愣,省城酒店的陪睡都不是先打电话,而是主动去敲门的吗?他隔着门说:“我不需要服务。”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