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摩托车车主呢?”胡强辉没耐心听他唠叨。

  “跑了。撞上后我停下车来查看,没想到他们一声不坑就跑了。我拦了,没拦住。”

  李天冬坐在车里没下去,移到副驾驶座,说:“开车吧。”

  周雅静耸耸肩,发动了车子,“没想到你还是个配合警方办案的好市民。”

  “谈不上。这种事正常人都会有同情心的吧,况且涉及的人中有几个是朋友。”

  “那个叫冯若的也是?”看来她虽然专心在开车,也听到了胡强辉的话。

  李天冬点点头,心里想到了那个性格刚强、固执得要命的姑娘,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是个女孩吧?”

  李天冬笑了起来,说:“没错。跟你倒有点像,不过又不像,你男子气十足,她虽然莽撞冲动,但骨子里还是女人。”

  周雅静不屑地笑笑,抛开这话题,问:“你现在去哪?”

  “你那里有面条之类的吧?

  “什么?”周雅静一愣,回过神来,“哦,有,方便面和煮面都有,康师傅还是统一?鸡蛋面还是龙须面?”

  “随便,最好再卧两个鸡蛋。”

  “拷,拉下脸来讨吃还这么多讲究。”周雅静骂道,但眼角却是弯的,显然在笑。

  周雅静住的地方不大,两厅室的,里面布置得倒是温馨,像是两人世界一般,墙上挂着她与另一个女孩的相片,李天冬认出来了,那正是在练车场见过的那女孩。

  “坐吧,那有吃的,先填下肚子,我洗个澡再煮面。”

  胸前几近于无,只有两个尖突出来,但也别有一番味道。

  周雅静脱掉外面,露出里面的工字汗衫,紧崩崩的,虽然

  “我这也一身臭汗的,要不要我跟你一起洗?”李天冬在姜安安那刚洗的澡因为这一跑又白费了。

  “滚!”周雅静在进卫生间的同时,头也不回地竖起了中指。

  李天冬笑了起来,打开电视,顺手拿起茶几上的薯片嚼了起来。换了几个台后,正好本省新闻上播出了一条新闻,说省里一家医药生产商捐助给灾区的药品被证实为过期的,幸好发现得及时,才没有造成严重事件。目前省纪委正在查这件事。

  李天冬暗骂一声,这种事只怕也只有丧尽天良的人才能做得出来,如果自己哪天当了大官,一定不容许这种事发生。

  这样一想,他忽然想到,自己不该这么闲晃荡下去了,虽说他目前不缺钱,而且按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他再不济也能开个相命店混口饭吃0但是,如果这就是他以后的命运,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算命的人往往算不准自己的命,不过爷爷李然给他算过命,说他一生之中贵人无数,小人也无数,正所谓命运多并,最是难测,结果如何,只能看他怎么去走。一辈子走江湖的李然对孙子当然不会用上跑江湖的那套把戏,实际上这也正是相命这行当的软肋。

  命由天定,但三分靠注定,七分靠打拼。很多先天命不好的人经过努力也取得了成功,而命好的人却也会万劫不卫生间的门开了,周雅静从里面走出来,她下面只穿了件热裤,露出长长的瘦腿,上身却男人的大汗衫,松垮垮的一直拖到了大腿。她走到李天冬面前,坐在他身边,抢过薯片咯吱咯吱地咬起来。“看啥呢?”

  “新闻。”

  “新闻有啥好看的。”她换了个台,里面是拳击,两个高大的黑人选手被对方打得鼻青脸肿的仍在顽强对打。

  “面条。”李天冬提醒她。

  “行了行了,知道了。”她不耐烦地说,“你也去洗个澡吧。”

  李天冬就进了卫生间,随便冲了个澡。完了后发现又有问题了,没衣服换,他叫道:“喂,有没有衣服借件穿穿。”

  “穿毛啊,光着。”周雅静像在厨房煮面,筷子敲着锅发出啪啪的响声。

  李天冬只得用老办法,把浴巾往腰上一围,出去了。周雅静刚好敲了散着热气的面条回客厅,见他这模样,笑了起来,说:“拷,还真光着呀。”

  “这不有东西挡着吗。”李天冬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就吃。这一夹,一愣,原来里面真卧了两个鸡蛋。

  “吃两个鸡蛋,补你那两个鹅蛋。”周雅静捞起自己碗里的面条,吸溜着。

  “哎,听说你以前很牛的,是地下飘车手,咋来当驾校当教练了?”

  “为了她。”周雅静看向墙上挂着那张合影,“她当时还是个大学生,毕业前去实习时被那老板欺负了,正站在江边沉思,我以为她要跳江,就拦住了她,就这么认识了。”

  “后来呢?”

  “后来我带人把那老板揍了一顿,然后她就跟了我。她劝我不要再飘车了,说太危险,我就听了她的话,不玩了,正好朋友找到我说精诚驾校招人,我就去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