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安安在他面前像模特似地走了一个来回,侧着身子摆了个pose,问:“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当然不会好看,因为根本没东西,但是特别招人眼。李天冬忽然想到,姜安安的身材并不算特别好,这小东西穿她身上都能如此招眼,如果换成是舒小傅,她那样丰腆的身材应该更有味道。

  姜安安一眼看到他那正向不断向自己敬礼的物件,抿嘴笑说:“它似乎比你还高兴。”

  李天冬低头看了看,笑说:“你似乎比它还高兴。”

  “哈,那倒也是,还真没见过么大的。”事到如今,姜安安也放开了,她正想走过来,突然想到什么,蹲下身来打开地上的一个箱子,快速地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随即又盖上,但李天冬已经看到,那里面全是首饰盒。

  姜安安拿出的是一个仿真的,上面青筋毕现,甚是狰狞。她将这东西跟李天冬摆在一起,对比了一下,笑说:

  “差不多大小嘛。”

  “就算它比我大,也是个不会动的玩意。”李天冬暗自用力,那物就向她点起头来。

  姜安安咏味笑了起来,便将手中的玩意扔在一边,一手抓住他的那物,上下搓动一番,又翻眼看了看他的反应,随后又一口吞了下去。

  这女人玩性甚强,将那物直直地伸进咽喉,到受到阻挡时,又极力吞咽着,直至无法深入,这才拨出来喘气,如此三番五次,待到咽喉适应之后,又像啄食一般连连上下。片刻又一手神着,脸凑到下方去舔食。

  李天冬肿胀难耐,猛然起身,抱着她的头要助她一臂之力。嘴巴到底不是那片软肉,哪里承受得起如此激烈动作,很快,姜安安便上气不接下气,唾沫横飞了,半晌她拼力抽开身子到一边俯地喘气。

  李天冬走到她身后,抱起了她,分开那“猴皮筋”便杀了进去。

  这回他算是遇到对手了,他那物虽然大,但姜安安也是习惯了用替代品,竟不觉得吃力,反倒配合地向后靠着,显得异样饥渴。

  李天冬又将她翻过身子,换了个姿势前进。姜安安也是越战越勇,努力迎合着。如此过了不久,她起了身子,并让李天冬也同时起来,两人肉与肉相连着走到沙发边,她将李天冬推坐下来,自己也跨坐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起伏。

  二人算是棋逢对手了,一个如狼似虎,一个体力超人,一番盘肠大战后,最终还是姜安安略逊一筹,败下阵来。

  她喘匀了气,回头看到他仍是坚挺的物件,不由得感慨地说:“小李呀,你可能不知道,仅凭了你这宝贝,便能大杀四方。”

  如果说一开始姜安安还是带着些无奈,此时却已经完全被征服了,她手捧那物,又舔又吸,似乎想让李天冬出来。但李天冬下午才出了,又有心保护身体,用上了锁精术。

  大凡古代传下来的各种法门都有个貌似玄秘的名字,其实说白了,锁精术也就是在将要出来时,通过按压来人为抑制,久而久之,可变得坚硬持久。现代医学对此法甚为唾弃,不过这确实是个治疗早、泄的好方法。

  李天冬之所以如此能征善战,除了这一点外,其实跟他平时锻炼那一片的肌群也有很大关系。锻炼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也可以随时随地做,只稍下方用力,一收一缩,便是一个来回。但小方治大病,长久坚持,你会发现自己有很大的改变了。

  姜安安手酸嘴麻,却又不舍得放下,正纠结时,李天冬看看时间,提醒道:“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再不下楼弄点吃的,只怕店都会关门了。”

  姜安安这才想到他们还没吃,笑道:“吃什么呀,我早就吃饱了。”话虽如此,她还是松开手,去卧室里拿了两身衣服出来,给了李天冬一套男式的,“我突然想起来了,衣服是带过来的。”

  李天冬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不过也没说穿。于是套上何左的衣服,小了不少,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这种高档小区边上大多都有夜里经营的服饰店,姜安安带他进去挑了身衣服,抢在他之前付了钱。随后两人又去了边上的KFC。李天冬对这种洋快餐没什么兴趣,但因为激烈运动后实在需要补充能量,勉强吃了些。

  吃过之后,姜安安跟他分了手,其实以她的意思是想让李天冬去她住的,但又不放心那些箱子,只好忍痛作罢。当然,就算她说了,李天冬当然也不会答应,这种事兴趣来了互相开心一下就好,但如果被她误认为自己只是她的附属品就没意思了。

  出了门,李天冬打车回酒店,但这一带位置偏,而且又是高档住宅区,出租车竟然很少,打了一会儿没打到车,只得步行准备出了路口再打。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