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应该的。”李天冬看到那几个旅行箱确实挺大的,别说是姜安安,就是何左那体格也未必能搬动。于是上前提起包,想将原本是卧着包立起来,然后用下面的滑轮拉着走,可没想到一提之下竟然没提动,不由得吃了一惊。

  他是自小就苦练过的,虽然是随意一提,百把斤的物品也该轻松动起来,所以这包的重量应该远远不止一百斤。“姜姐,这包里装的是啥玩意,怎么这么重?”

  “哦,也没啥,没啥。”姜安安的表情看起来不大正常。

  李天冬立即明白,这里面的东西见不得人的,也就没废话,再次用力,成功地把箱子竖了起来,拉着就出去了。下了楼,到了台阶处,姜安安见他像是要把箱子直接从台阶上半提半拉下来,忙说:“小李,别这样,万一把箱子磕破了就不好了。”

  李天冬只得将箱子抱下台阶,这一试,知道份量大概有一百五十斤左右。连着搬了几个箱子后,他心里也明白了,姜安安这次是将贵重物品先搬,估计是不放心工人,但是,从几天前在她卧室里看到有男人的痕迹上可以看出来,她是有情人,怎么没让这人动手,反而要让自己这个并不算熟的人帮忙呢?

  类似的箱子一共有五个,全都搬到车上后,李天冬也累得够呛。随后跟车到了姜安安的新居。

  新居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房子是简装的,不豪华,但卫厨设备都齐全。李天冬将五个大箱子弄进屋后,身上已是冒出了一层臭汗,偏偏晚饭也没吃,临时将就的那两个面包都不知道消化到哪去了。

  姜安安跟前跟后也是累坏了,当即就往地上一坐,直叫:“哎呀,可累死我了,为了整理这些东西,我饭还吃

  呢!对了,小李你吃没?”

  “没。”

  “那出去吃点。”姜安安起身,忽然顿住,“这一身臭汗怎么能出去?小李,你先去洗个澡吧。”

  这正合李天冬之意,可他又为难了,“这不好吧,再说我也没……”

  “换洗衣服是吧,我这有给老何新买的,你凑合着穿吧,等下楼后再买件合身的。”姜安安到处找着,可不知道放哪去了,“你先去洗吧,等找到了再给你

  李天冬见她背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衣服,能清晰地看出贴身的那条带子,说:“姜姐,要不你先洗吧。”

  “不不,你先洗吧。”

  姜安安脸上又现出在老房子里那种惊慌的表情,这让李天冬很是困惑,又见她寸不不离那些箱子,似乎有些明白了,她是不放心这些箱子。不禁笑了笑,进了卫生间。

  今天他这一身是够脏的,先是跟周雅静滚了草地,又去阿强那里学了半天修车,现在又出了这身汗,让他自己都不忍心闻身上的味儿。

  先是冲了一番水,又去找沐浴液,这一找,才发现挂毛巾的地方挂着两件小衣,似乎比之前他在姜安安老房子里看到的那些还要小,他好奇地拿起来张开,这才是真正的“猴皮筋”,只有正当中有掌心那般大的布片。他想象了一下周雅静穿上这玩意站在他面前的.清景,身下那物忍不住地动了动,隐隐有抬头的趋势。

  洗好之后,李天冬这才想到姜安安还没把衣服拿进来,于是将门开了条小缝,正要唤她拿衣服,没想到她竟然就站在门口,顿时一愣,问:“姜姐,你……衣服呢?”

  姜安安有些尴尬,说:“对不起,我没找到,可能是忘拿过来了。”

  “啊?!”李天冬吃了一惊,那自己怎么出去呢?“这、这可怎么办?”

  “我这有条浴巾,你先披着吧,等下再说。”

  有总比没有好,李天冬忙从门缝里伸出手,将浴巾接住,又关上门,往腰间一围。从镜子看到了自己的形象,忽然产生了一个错觉,他就是这个房子的男主人。

  甲正想着时二不姜妥妥丽了声:、“小李丁你痪称了没有9我进来了目阿。”她推门进来,“而=拐灭无男人怎么比女人诱得还慢。”

  李天冬见她眼神直往自己身上瞄,有些窘迫地说:“姜姐,这、这样是不是太唐突了?”

  “这有啥,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她眼睛看到挂着的那套小内,似乎意识到它们的位置有变化了,“那是我新买的,还没穿过,要不要欣赏一下?”

  “啊?哦,好的。”

  李天冬正要出去,却被她叫住,“哎你就在这吧,嗯,顺便帮我搓搓后背。”

  李天冬有些发愣,她这表现得也太露了吧,但一抬眼看到客厅里摆着的那几个箱子,立即明白了,不是她表现得太急躁,而是她担心自己洗时他会翻看箱子,所以决定留他在这。换句话说,她为了那些箱子可以不惜身子。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