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不不。”小圆像做错了一般,这种表情更符合不经事的姑娘,她看看同伴,轻声说,“既然领导发话

  了,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就对了嘛。来,服务员,把桌上的东西撤了,重新摆上一桌新鲜干净的。”

  四位领导久经沙场,酒宴上一般都会留一手,不可能喝得太离谱,不过四大美女来了,又重新激起昂扬斗志,一杯接一杯地跟她们喝。或许是想将她们灌醉了有机可趁,可哪里想得到这四位美女可不是普通人,虽然喝得两腮红润,眼角飞媚,心里却十分清醒的,又含羞带怯地反敬他们。

  不大会儿,四位领导彻底意乱情迷了。原来这领导失了态比普通人还要丑陋,普通人失了态最多也就露出本来面目,领导失了态,眼睛瞅着向往的地方不放,手中也是东摸西摸的,可嘴上还是说着官话。“小娇呀,你们有没有兴趣到本市工作?”

  “可我什么也不会干啊。”

  “哎呀,有我们在呢,我们说你能干你就能干,干不了有我们呢。”马万特意把“千”字说得特别重。

  “就是嘛。”谢长龙也接口说,“只要你们好好干,总有一天会干出成绩,干出精彩来的。”

  小圆小娇她们就捂着嘴直笑,一副不好意思听,但又想听的样子。

  凭心而论,这四位领导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征服过的女人或许没他们说的那么多,但肯定不少,之所以做出如此丑态,一个李天冬导演的好,一个是小圆她们的演技好,当然,跟酒精催性也有关系。

  时他李天冬见时机差不多了,向小娇使了个眼色,小娇会意地推开搁在她腿上的王主任的大手,红着脸起身说: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小圆她们三个也都起了身。

  这一来四位急了,王主任忙说:“再坐坐嘛,一会我们送你们回去。哎,小李呀,你也劝劝你的同学们嘛。

  向李天冬使着眼色,随后又起身将李天冬拉到门口,“小李,你问问她们,干一次要多少钱。”

  “这不好吧?”李天冬心想这人的脸皮一落下,下作得也就没下限了。可这事本来就是自己一手导演的,要论下作,自己也不比他们差。“我跟她们是同学,这……”

  “小李啊,你知道我一向看重你的,你不要让我失望了哦。”王主任回头看了一眼小娇,“至于钱,这不是问题,多少我都给。”

  “那这样……我就去试试吧。”李天冬进了包间,将小娇她们四人叫了出来,轻声说,“你们什么意思,要不答应的话我立马就送你们走。”

  “冬哥,没事,反正在哪都是卖。”

  李天冬点点头,又吩咐她们一会儿可千万不能露了馅,他是担心做这一行的表面工夫就算能瞒住别人,可上了床,一颠一动起来就难控制了。“还有,完事后别主动要钱,他要给就拿着,不给,回头我给你们。”

  “行,我们记得了。”

  于是四个美女就羞答答地向包间里看了一眼,走了。那四人以为谈崩了,正沮丧着,不想李天冬却进来说跟美女们谈妥了,又说:“你们稍等,我先去开房。”四人喜出望外,直说他会办事。

  李天冬下楼开了五间房,将房卡分给四位姑娘,告诉她们自己就在旁边的706室等她们。随后又回包间告诉了王主任他们。四人听了,急不可耐地逃也似地蹿走了。

  随后李天冬去买单,这顿饭虽说是王主任请他的,但自己刚因为他赚了二十多万,这事马艳肯定会告诉他的,所以还是主动一点好。

  一共花了五千块,这在他老家几乎是一个壮劳力一年的收入了,一时间很是肉痛。结完账后,他进了706号房等她们。躺着的时候,一想今晚的举动,自己都很鄙视自己,但心里却又很清楚这么做的必要性。

  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门响了,李天冬一嚼,打开门一看,是小娇。小娇看出他的疑惑,笑着说:“冬哥,你过于担心了,我还想着要怎么演戏呢,没想到他老人家上来后,没动几下就完事了,然后不到半分钟就打鼾了。

  李天冬苦笑不得,说:“不知道小圆她们怎么样,”

  “估计也快了。”小娇说着话,往卫生间走去,一路走着一路脱,衣服甩了一地,等到卫生间时,就己经光了,“我先洗个澡。”她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要不要一起,”

  李天冬忙摇头,虽然确实也想洗个,但想到刚才王主任就在她身体里窜动,这心理上多少有些障碍。

  卫生间时响起“啡啡啪啪”的水流打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小娇的哼歌声。看得出来,她对这一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既不用憋在洗头房里等客人,也不用花费大大力气,而且,她知道李天冬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