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个奇怪的场面,包间里的人酒照喝,天照聊,包间外的人既不敢进来,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只是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十分钟后,卫天青接到了个电话,完了后脸色一变,手指虚点包间里的人,一跺脚,恨恨地说:“算你们狠!”又转身一挥手,说:“走了!”一干人便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地跟着他走了。

  他们一走,包间里的人都松了口气。陆俊放下手中的酒瓶,用餐巾纸擦了擦手,细声细气地说:“刚才真吓死人家了,手心里全是汗。”

  阿哥呵呵一笑,说:“算了吧,我又不是没见过你打架,真打起来,我看吓坏的是他们。”

  “讨厌。”陆俊给他抛了个娇慎的媚眼,继续擦着手。

  李全也笑了起来,毕竟,他已经不是刚出道时的一无所有,打架这种事能避免当然是最好,“天冬,行啊,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

  钱东一副嫌他少见多怪的样子,不屑地PA了一声,说:“他一句话就给我贷到两千万,搞定这种小事算个

  啥。”

  “也没啥,就是朋友给面子。哦,我得给他打个电话感谢一下。”李天冬又给王主任打了电话,对他说了谢谢。

  王主任不以为然地说:“我只是跟公安局一个处长打了个电话而已。多大个事儿,要不是你我还真不会管这种小事。这样吧,明天晚上一起吃个饭,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以后遇到这种事跟他说下就行了。”

  “哎,行,那谢谢了啊。明天见。”

  李天冬挂掉电话,耳边听着大家的话,心里也是莫名地觉得一阵阵惬意。他并不害怕打架,过去在老家上高中时,社会上的一些痞子想整他,结果被他打得提到他名字都要哆嗦一下。可进了城之后就发现这个社会己经不是光靠拳脚就能吃得开的了,你打架之前就要先想到医疗费,或被抓判刑什么的,很多人一冲动结果就把自己一辈子毁了。

  真正的聪明人很少用自己的拳头,而是会动用自己的人脉,兵不刃血解决问题。这是个人脉横行的社会,处处充满特权,既然你改变不了,所以还是要努力让自己成为比别人更有特权的人。这还是李天冬第一次动用人脉处理问题,事实证明,这远比拳头好使。

  楼下的警察已经撤了,孙全把下面的人都叫了上来,又开了两桌。然后介绍李天冬给大家认识,说这就是他兄弟,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众人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这顿酒大家心情愉快,都有些过量了。旁人渐渐散去,包间里又只剩下他们四个了。陆俊喝得多了,支着下巴,两眼迷离痴痴地看着李天冬。钱东取笑他说:“陆姑娘,别看了,你口水都掉一桌了。”陆俊竟真的下意识地擦了擦嘴角。

  李天冬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这大男人犯起花痴来,竟比翠姐更甚。虽然此时他对陆俊己经不那么反感了,但终归是没办法克制心理障碍,只得装糊涂去找别人说话。

  本来钱东还说要去唱K的,但大家都拒绝了,说困得厉害。于是大家分了手。钱东没敢开车,打了两个出租先将阿强和陆俊送上车,又打开自己的车后箱,从里面提出一口重重的皮箱子,跟着打了一辆出租,跟李天冬一起把孙全送回去。

  才到洗头房门口,就见蔓姐正在店里翘首盼望着,钱东担心遭她数落,让孙全自己下了车。

  车子继续开了起来。钱东说大晚了,要给李天冬找个宾馆住下。李天冬谢过了他,今天他确实有点喝多了,四肢麻得简直不像自己的一样。钱东让出租车将他们带到一个宾馆,随后帮他开了个房,又陪他一起进去了。

  “今天玩得痛快,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时间了。”钱东说着,把箱子抬到桌前,打开,顿时,一片红彤彤的颜色晃花了李天冬的眼睛。

  “兄弟,这是我承诺过给你朋友的。这个,”钱东又从箱子里拿出五沓钱,“是我给你私人的。”

  李天冬的酒一下子醒了,忙说:“钱大哥,箱子我收下了,别的我不能要。”

  “别,朋友归朋友,但朋友也不能无偿帮忙,这样的朋友都长不了。”

  “钱大哥,我也不瞒你,那朋友己经答应了,那笔钱会分我一些。”

  “我的傻弟弟啊,你以为我没猜出来对方会分你的吗,这是规矩啊。可是今天你这么坦诚地说出来,叫我更信服你了。”钱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但那个是别人分你的,这个,是我给你的,意义完全不同。钱不多,就是个意思,收着吧,以后说不定要你帮忙的事还有很多。”

  李天冬推辞不掉,只得收下了,说:“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