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比他更知道这小子有来路,但此时理智己经被怒火冲刷掉了。

  只怕昨天见到自己时,关秀就己经设计好了这一幕,可她不仅没有透露一点,反而诱骗自己上了床,这是真正的是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该是多么卑鄙的人才能做出的事!

  李天冬自幼学习玄学,这一行要求的就是心静澄明,因为只有静下心来,才能与古人的思想做深入交流,他很少生气,但现在他决定揍这小子一顿,也算告诫关秀,不要欺人太甚了。

  关小齐完全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他脑子里根本没有挨揍的概念,从小到大,他要什么有什么,要揍谁就有人帮他揍,早就骄横惯了,乍见有人敢这样对他,早己是极度气愤,格起袖子就要扑过来。

  李天冬已经从他那飘浮的脚步中看出破绽来了,他完全有把握在一个照面之内就能将他打得爬不起来。

  但是,李天冬没有想到,刘小巧突然像一只愤怒的母老虎一般蹿上前来,挡在他们中间,指着他怒道:“你为什么打人?你凭什么打他?”

  李天冬的万丈怒火顿时被她这句话浇灭了,他不敢置信地说:“是他打我呀,你怎么还帮他说话?”

  “我没看到,我就看到你差点将他推倒了!”刘小巧瞪着眼睛说。

  “可、可我们……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刘小巧气恼地跺着脚,然后转过身子,上前扶住关小齐,柔声说:“小齐,我们走!”

  关小齐面子找回来了,加上身边没人,也不想再闹事,他冲着李天冬冷笑一声,说:“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玩。”说着,他有意炫耀一般,搂着刘小巧的肩膀走了。

  李天冬呆若木鸡,又冲着刘小巧的背影叫道:“小巧,对不起我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很难过。”

  刘小巧猛地转过头来,怒道:“李天冬我告诉你,你这样死乞白赖的只能让我更加讨厌你!”

  仿佛大冬天被浇了一盆冰水,李天冬深身上下凉得透心。关秀给她服了什么迷魂药,竟变得完全不像自认识的那个刘小巧了,又或者是自己根本就是看错了她,她清纯可爱的外表下其实藏着颗嫌贫爱富的心?

  愣怔之中的他没有注意到,五楼上的关秀正阴s地看着他。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有一丝丝惋惜,这个年轻人的持久力以及充满活力的身体确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也曾想过跟他保持下去,但就在刚才那一刻,她决定放弃了,任何不服从她的人留着都是祸害。

  关秀下了楼厂看到周芳也在四楼的R百合正看下面发幼勺事,一‘小周厂你过来=下0”—

  “关厅长,有什么指示?”周芳三步作两步的赶过来。

  “特招李天冬的文件还没正式批下去吧?”

  “是的,我回去后立即就办。”

  “是吗?”关秀冷笑道:“我建议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这个人无组强无纪律,你也看到了,刚才他还差点跟人动手打架呢。招这样一个人进来,以后是要出问题的。”

  周芳一时没反应过来,昨天关厅长还对李天冬交口称赞的,一夜之间怎么全变了?她不敢多说,继续听着。

  “还有最大一点,他不仅没有中医职业医师资格证,连按摩职业技能证都没有,就贸然出来给人按摩,万一出了个问题,你这个主管局长是要倒霉的。”

  周芳大惊失色,她虽然不明白关厅长跟李天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可以肯定,李天冬这回一定将关厅长得罪狠了,否则以她一厅之长的身份何必去跟一个年轻人作对。“关厅长,这个……您能不能再明示一些?”

  关秀指着楼下的病人说:“李天冬几天按摩了一百多人,你就能保证这种无证行医不会出一点问题?你好好想想吧,处理完了向我汇报。”说着,她扔下周芳扬长而去。

  周芳冷汗直冒,在官场混了近二十年,她怎么会听不懂关秀话里话外的意思,关秀不仅要将李天冬赶出卫生系统,而且,还要她诬陷李天冬无证行医致人伤残。

  她不愿意这样对待李天冬,毕竟对他印象甚好,而且他跟自己也没有利害冲突,两人甚至还上过床,但是,关秀却是一省卫生系统的主管,如果不听从她的命令,只怕自己这局长也坐不稳了。

  思来想去,她将胡海群叫来,向他传达了关厅长的指示。她跟胡海群的关系虽然很僵,而且她在接到李天冬的电话时己经在着手打击他了,但是谁也没想到胡海群会突然防守反攻,漂亮地赢得了这一仗,她也就立即停止了动作。

  关秀的到来让她意识到,关厅长是比较欣赏胡海群的,如此,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咸鱼翻身,所以也就有意识地要与他缓和关系。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