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群愣了愣,又抽了根烟,闷头抽了几口,这才抬头说:“小李,我感觉你像是借着这事在提醒我什么?能不能再多提示一些?”

  “命相这种东西只是个含糊的概念,如果你觉得有所指,说明我中你正在怀疑的东西上了,你可以再仔细想

  想。”李天冬看看时间,“对不起,我还要上门去给一个病人做按摩,就不陪你了。谢谢你的酒,希望以后你到区里去,我还能陪你喝。”

  说着,他扔下低头苦想的胡海群出了门。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胡海群如果是聪明人,会认真回想刚才他们说过的话,最后会想到那批药上面来。最终会怎么处理,这不关他李天冬的事,因为他什么也没说过,只是一时兴起帮胡海群算了个命而已。

  回到招待所,值班的小芳无聊地玩着手机游戏,见到他,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来,说:“是借自行车吗?”随即她拿出了车钥匙

  “谢谢你了,回头买泡椒凤爪谢你。”

  小芳想起昨晚的事,噗嗤一声笑起来,又说:“哎,爱英她怎么样了?”

  “咦,你认识她?也知道我是去她那?”

  “嗯,我们初中时是同学,不过那时我们都只顾着玩,只有她一门心思地学习,老师都说她是整个学校最大的希望,没想到……我是在你房间看到她病历,才知道你晚上借车是去她那。她还有救吗?”

  “不好说”李天冬拿上钥匙,“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哎,”小芳叫住他,“你、你晚上还要吗?”

  “今天不了,忙了一天。哦,对了,如果方便的话,帮我烧两瓶水,我这手指都快抽筋了。”

  “嗯。”

  李天冬跑到郑爱英家。此时父女俩己经完全被他感动,听他说今晚只喝了点酒没吃饭,郑光明赶紧去煮了点面条,李天冬也没客套,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跟他们聊着。

  郑爱英的知识面己经远远超过了她这个年龄段别的女孩,经常让李天冬说着说着就卡了壳,但她又很善解人意,在李天冬接不下去时又换个话题。

  李天冬很不明白一个卧病三年的人怎么会这么厉害,直到无意中看到她的床下塞满了书时,这才感叹道:“你小小年纪懂得这么多,可见书中确实是有黄金屋的。”

  郑爱英不高兴了,说:“你才比我大几岁,还说我小小年纪。”

  “小英,怎么对李医生说话呢?”郑光明唬着脸喝道,不过眼角却满是笑意,似乎也为女儿能得到别人的称赞而满意。

  “不管大多少,总之是比你大了。”李天冬笑呵呵地说,“小英,你放心好了,等我爷爷过来,肯定会治好你的。到时你就去报考医学院,我敢肯定,十年后你一定是个名医。郑大哥呀,到时,你可别太得意啊。”李天冬虽然没学过心理学,但也知道让病人保持一个好心情对病有很大好处。

  果然,郑光明和郑爱英都笑了起来,好像不久的未来就真会如此一般。李天冬的出现,无疑是给了经年在黯淡生活中的他们带来了一线光明。“李医生,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把第一个月的工资全部拿来请你吃饭。”

  “那咱可就说好了。”李天冬放下碗筷,看看时间,“得,不早了,咱们开始吧。”

  一个多小时后,李天冬回家了。手累得几乎已经扶不稳车把了,好在四野空无一人,任他骑得歪来扭去也不会撞到别人。

  回到房间,两瓶热水己经摆在了桌子上,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注意身体。他笑了起来。

  第三天照旧是个忙碌的日子,不过这一天李天冬却似乎集中不起精神来,他以为是因为自己手指累的原因,但又感觉不大像。于是他仔细分析可能会引起自己分心的事,忽然意识到是因为冯若的原因。从前天晚上分手到现在,他一直没看到冯若了。

  想到那天晚上她询问自己的事,李天冬心里莫名地一跳,难道,她最终还是没听自己的话去了,他并不是完全相信命运的人,但是,玄学这种东西对干天地万物,宇宙生灵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可以辩证地来看待。

  信也好,不信也好,在凶兆出现时,避一避并不是坏事。这就像第六感一样,有时很灵,有时一点也不灵,但出现时,谁也不知道到底灵不灵,所以暂时还是信它的好。而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这一点使人避开凶险或是得到福。

  他越想越觉得不妥,于是跟病人说了声,然后去找胡一可。胡一可正在门口发药,李天冬注意到,那假感冒药也在其中,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胡队长,这两天你见过冯若了吗,”

  “哦,她呀,昨天一早就跟我请假,说去县城玩几天,我想这也没什么地方需要她,就同意了。怎么,找她有事,”

  “哦,没事。谢谢呀,对了,要不要我帮你发药,”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