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高老那洪亮的声音响起:“天冬呀,你不是在送医下乡吗,找我有什么事?”

  “高爷爷,是这样的,我遇到个疑难症。”他一五一十地把郑爱英的症状说了出来,“要不我带她去大院,您给亲自看看?”

  高老沉默片刻,说:“你说的这个病人我见过的。大概是一年前,她爸爸带她找到我,但一来是太忙,没有时间去治,二来也是很少遇到这种病症,没有把握,因此介绍他们去了省城的医院。怎么,她到现在也没好吗?”

  “没有,病人自述更加严重了,这样,我手机里拍了她的照片,马上传给你看看吧?”

  “天冬,现在我身边一大堆事,哪里还有时间去看病?患者的病.清既然连各大医院也查不出,你一个按摩推拿的实习生就不要去管闲事了。”

  “可是,这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死啊!”

  “我们做医生的,哪天不是面对生死?”高老显然认为他不懂事,有些不耐烦了,“我知道你会说我太冷漠了可是医生并不是神仙。好了好了,我挂电话了。”

  李天冬放下电话,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高老不愿意给郑爱英治病,是因为他没有把握,确实,以他今时今日的声望,完全没必要去冒着毁掉名声的危险去帮一个不相干的病人的。但李天冬又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治得 好治不好是一回事,可是遇到难题碰都不敢去碰,这就是医德的问题了。高老在他心中的形象一下子矮了不少。

  他思来想去,给爷爷高会打了电话,这是唯一一个可能帮助他的人。家里没装电话,高会也没手机,李天 冬的电话是打到邻居家的。对方一听到是他,忙问起他在城里混得怎么样。李天冬含糊地说还好,然后请他去叫爷爷来接电话。

  片刻后,李然来了,他中气还是那么足,哈哈笑道:“小子,出去这么久也没个消息,我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爷爷,我哪敢呢?不是你让我没事别打电话烦你的吗?”

  “哼哼,你小子,真话假话听不出来啊!”李然说完这话,突然明白过来,孙子这是在逗他玩呢,“臭小子,你敢耍我,我大巴掌扇你!”

  爷俩说着说着都哈哈大笑起来。完了李天冬把自己的近况说了,又说到郑爱英的症状。李然仔细询问,然后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跟我年轻时遇到过一个病例相同。”

  “是吗,那个病人后来怎么了?”

  “死。”

  啊?

  “你别啊啊的,那时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哪知道怎么治?”

  “那后来呢,你想到了没有?”

  “没有。这种病例很少见,也就没怎么去花心思,再说我忙得很,哪有那空闲?”李然确实很忙,他是十里八乡的土郎中,又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师。

  “现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不如你亲自过来看看吧。我要没看到没就算了条命啊。”

  现在看到了再不管说不过去。好歹也

  “那不行,我多忙呀,哪有那闲心。”李然一口否决。

  “你可是一直希望我出人头地的,这次就是我扬名立万的机会,你要不帮我,到时别说我没用。”李天冬 知道老爷子一辈子颇有些怀才不遇的痛苦,无比希望他这个孙子能代替他成名。

  果然,李然立即改口说:“行行行,我这就过来一趟吧。”

  挂了电话,李天冬悠然地喝起茶来,心想这七天要是都这么过,简直就是来度假了。可没想到一口茶还含在嘴里,门口就来了个人,看看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愣了愣,又退回来看了看那刚写的招牌,确认没错,这才问 :“医生这里按摩不要钱吧?”

  “不要。你哪不舒服?”

  “腰这块,老伤了,一赶上变天就痛得厉害。”

  里生半小时后,这人神清气爽地走了,片刻后又带了个人进来。

  李天冬没想到,自己的度假美梦就此破灭了。这一按就停不住了手了,一直到夜里八点多钟这才能坐下喘口气。

  李家的按摩手法全靠手指的力量,过去李然为了练他指力,那也是在铁砂中插过的,尽管这样,这一天下来他这十指也是直哆嗦了,吃饭时,筷子总是凑不到嘴上来。

  吃过晚饭,李天冬回到招待所,一进去,就看到前台几个女人在窃窃私语,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他一过去,女人们立即住了嘴,只是看着他,一脸想笑又拼命憋着的表恬。

  李天冬一眼看到昨晚那个草鸡也在其中,似乎有点明白她们刚才在谈什么了,有些尴尬,向她们点点头,回房拿了些东西。下楼后,女人们已经散开了,只有那个长小酒窝的服务员在那。李天冬说:“对不起,请问有自行车吗?”

  酒窝服务员吃吃笑着,拿出一把钥匙,却不马上递过来,说:“昨晚还睡得好吧?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