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的手从她汗衫的下方一路上摸,爬到了向往己久的山峰上,另一只伸到背后,用灵巧的手指解开搭钩。冯若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嘴里喃喃地叫着:“不要,别……。”

  但是她虚弱的拒绝简直是在催促他动作快一些似的,李天冬将山峰整把握住,果然如他猜测的那般,挺立而弹性十足。他手指在那葡萄上轻轻一捻,冯若便禁不住地双腿直打颤,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在了边上的一棵大树。

  李天冬抓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下,她犹豫着,但最后还是勇敢地抓住了它。他又拉下拉链,将她的手塞了进去。

  冯若刚一触及那昂首挺胸的根子,就像被蝎子蛰了一下,猛地甩开。但李天冬又在她身上活动,半晌她又控制不住地握住了它,喉咙里一声叹息般的喘气,说:“你、你不会想在这天空地下要吧?”

  “清风明月相伴,虫鸣鸟语助兴,有何不可?”李天冬在她耳朵边轻声说着。其实他是担心去找房的过程中,她过了这兴头,恢复理智,自己就白白错失良机了。

  “唉,你这么痞,还这么坏,又是个江湖骗子,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说了这话,冯若也就不再拒绝,把它握在手里前后推动着。

  她是经常打沙包的人,手掌并不细腻,甚至有种粗糙的感觉,但力度却是刚好。李天冬也不再客气了,抽开她的皮带,将她里外的裤子拉到膝盖。

  冯若会意,略弯又膝,将手里的东西引入巢穴。一声闷哼,齐根而入。冯若的经验估计不多,很紧凑,身子也撑不住,老往下面缩。李天冬手伸在她腋下,扶住了树,支撑着她。

  不远处,就是卫生院的大院,里面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但即便有人从窗外看下来,也不会看到这片黑暗的地方有人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冯若毕竟不能长久,最终还是缩在了地上。好在地上就是草坪,软软的就像是天然的大床垫一般。李天冬担心她反感,没有用花式,只用传统的姿势,但就是这种普通的动作,也让冯若娇喘连连,又或许是担心有人看到,使命地摩擦着,不到片刻,随着一声叹息,人也瘫了下来。

  李天冬也有泄意,但毕竟不敢胡乱出来,于是在紧要关头猛地拔出,倾侄在草坪上。

  冯若微微一叹,说:“你完了,回头虫子吃了它们,怀出成千上万个小李天冬出来找你认亲。”

  “那我就告诉它们,你是它们的妈妈。”

  两人窃笑,稍做喘息,便各自整理衣冠,又互相打量了一番,自觉没有问题,这才装作散步偶遇一般,一起光明正大地去了前院,又到了门口才分开。

  李天冬有些无所事事,四处转悠着。迎面走来一个满脸愁苦的中年人,手扶着腰不时摇头叹息着。李天冬见他走路时腰部明显不方便,估计是长久劳作腰肌劳损了。”哎,请等等。”他叫住那人。

  那中年人困惑停下脚步,又看到他挂在脖子上的牌子,知道这也是个医生,问:“医生,什么事?”

  “你是来看病的吗?腰不舒服?”

  “腰是有点不舒服,不过不是我来看病,是给我女儿看病。”中年人又忍不住地叹了口气,“听说专家要来,我兴奋得几宿都没睡着,好容易等你们来了,可是刚问了个遍,都建议我带女儿到大医院去看。”

  “这么严重,你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呀?”

  “就是不知道呀。”中年人似乎是好不容易遇到个这么和善的医生,再加上心情烦闷,就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他叫郑光明,是十里外的郑村人,女儿叫郑爱英,今年二十岁。原本她也是聪明活泼的一个大姑娘,可没想到三年前,也就是她十七岁时,也不知道怎么了,两只腿就不能走路了,整天瘫在那。郑光明为了给她治病,花光的所有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跑遍了北京上海,可别说治,就是得了什么病也没查出来。

  他听说市里的专家要来送医下乡,就抱着万一能成的心态过来求诊,可没想到专家一看到病例都傻眼了,劝他还得继续跑北京上海的大医院。

  “也不瞒你说,家里已经一穷二白了,这回我算是真正死心了。”郑光明摆摆手,苦笑说,“唉,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走了。”

  “哎,你家也不远,要不我过去看看吧。”李天冬又叫住他,看他露出诧异的表情,解释说,“哦,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李天冬,是个推拿按摩实习医生。”

  “你这么年轻,去看了又怎么样?”郑光明明显不信任他,“那么多老中医老西医都看不了。”

  “我也不知道看了会怎么样,不过反正你也是没法子了,我呢也闲着,就当是朋友去你家走走呗。”

  “那、那好吧。”郑光明答应得非常勉强。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