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你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不算奇怪。”李天冬微笑,他知道周芳是担心自己会以为她太淫、荡了,随随便便就跟年轻人上床,为了避免她尴尬,他有意答非所问。

  周芳也就顺水推舟地说:“哎,也就是你理解我。你不知道,像我这样在官场上混的女人,见识也不算少了,但多是让别人满足了,自己却很少有满足的时候。”

  “这个可以理解。”以周芳今日的地位,需要她献身的无非都是像王主任这样比她官大的人,年纪也大,而且多是外面彩旗飘扬的,都忙不过来,找女人与其说是为了满足生理要求,昏不如说是满足心理要求。在猎艳心理上,十八岁和八十岁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周芳动了动腰,感到他还像根木桩一般钉在自己的体内,说:“你还没出来吗?我用嘴帮你吧?”

  “不了,这样就挺好。”李天冬慢慢地抽动着。

  “也好,我也不想它离开,现在塞得满满的很充实,一拨掉,整个人就觉得空了。”周芳用力夹了夹,但因为刚泄掉身子,肌肉已经松弛了,李天冬并没什么感觉。

  “对了,小李,有个事你还要帮我一下。”周芳捻着他的乳、头说。

  “什么事?”

  “这次送医下乡,我准备把你派到水井乡去,医疗组会在水井乡医院暂住,到时,你帮我打听一下那个院长有没有犯规的事,然后告诉我。”

  “啊?”李天冬吃了一惊,都已经把人贬到乡下去了,难道还不想放过他?

  “你不要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我相信,如果他是我,也会这么做的。你不知道,他放出风声要叫我吃不了兜着走,放过他,就等于跟自己过不去。”周芳捧起李天冬的脸,郑重地说,“小李,任何时候都要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犯罪。要么不动,要动就要把他彻底打倒。”

  李天冬点点头,他到底还是不适应这种她嘴里所说的残酷的斗争,但也没当面反驳,想着自己无非就是去一周时间,能打听出什么来呢,就算什么都不去做,她也不知道。

  周芳看了看时间,说:“差不多了,放你的小鸟出林吧。”

  李天冬又狠狠地顶了几下,这才拔出来。周芳唉了一声,说:“这一拔出来,身子就像空了一大截,真想找个时间,让你整天地装在里面,累了就睡,醒了就做。”

  “只要你有时间,我随时奉陪。”

  周芳笑着抓住小鸟,把嘴凑过来,含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两人进了卫生间冲了个澡,衣冠楚楚地出来。

  周芳的手机响了,她接来一听,是催她去吃饭的电话。挂掉电话后,她颇为惋惜地说:“看来,今天又学不了那套拳了,也不知道哪天才能学全了。”

  “以后专门找个时间切磋吧。”

  周芳会意地抿起嘴笑了起来。门一打开,她立即换了副正儿八经的表情,好像刚才在跟李天冬谈工作一般。

  正好有个与会女代表路过,见他们从一个房间里出来,有些奇怪,但也没表现在脸上,叫道:“周局长好。”

  “胡院长呀,你好。哦,这位是小李,是高家大院的实习按摩师,这次也会随工作队下去。”周芳又对李天冬介绍:“小李呀,这是区医院的副院长胡一可,也是这次送医下乡工作队的队长,你归她领导。你们好好聊聊吧。”周芳疾走了两步,又转头说:“对了,小李,刚才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回去后我就跟高老说明一下,完了后再跟你汇报。”

  “嗯。”周芳满意地点点头,先走了。

  胡一可见周芳对李天冬这么重视,便也跟他聊了起来。李天冬当然对她也表示了适度的尊重,两人一路聊着就到了宾馆的饭厅。

  三桌客人,其中医生只有一桌,另两桌都是领导。首先是周大鹏代表区委区政府献辞,然后又按照官的大小依次说话。一轮下来,李天冬饿得不行了,好容易结束,也不管别人在互相敬酒了,挑上菜就吃起来。

  胡一可在他吃菜的间隙问:“小李,你跟周局长很熟吗?”

  “嗯,还行。”李天冬含糊地回着。

  “你谦虚了,你是本区卫生系统第一位特招人才,肯定是跟周局长很熟了,要不然这种好事也落不到你身上呀。”

  李天冬微微有些诧异,因为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像是断定自己无甚才干,而是靠关系上位的。嗯到这,他笑着说:“我只是高家大院一个实习按摩师,得到周局长还有周区长的关照,确实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这样也好,我祖传的按摩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