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咝”李天冬按到她的腰时,周芳痛得咝咝叫起来,但疼痛之中,又夹着舒服,“这儿上下你多按按。对对,就这儿。”

  李天冬将她的长裤往下推了推,但因为系着皮带,推不下去。周芳会意,双手伸到身下,松开了皮带。李天冬将它推下去,露出了条粉红的小内,很小,两个肉峰都露了一半,中间,深深地夹在了那条沟之间。

  “小李,我一直对你这职业有个好奇事,不知道你愿不愿说?”

  “什么事?你说。”

  “你肯定给不少女人按摩过,按的时候有没有起过反应?”周芳侧过头,一脸坏笑地问。

  “这个……。”李天冬很尴尬,这当然是有的,现在就已经有了,“有时确实会有。”

  周芳看到他撑起帐篷的下面,抿嘴笑说:“到底是年轻好呀!我们家那口子,刚结婚时,一夜都得折腾好几回。现在呢,一两月不做没兴趣。”

  “男人的压力大,当然还缺点养生的知识,就造成这样了。”

  “哦,你连怎么养那儿也懂?”

  “会一点吧。”李天冬已经被她识破,又见她不反感,也就不客气了。李家的按摩手法是以指为主,现在,他是以掌为主,胡乱地摸着掐着。

  “哎,你坐我身上吧,这样舒服点。”

  李天冬翻身坐在了她大腿上,两只手顺着背下滑,触摸到了那两个鼓鼓的肉球边缘,因为是趴着的缘故,肉球被挤得向两边扩散,他这一抓,几乎抓了个正着。周芳又是“唯”了一声,却将身子稍稍抬起,以方便他抓满两个球。

  李天冬手指捻动着肉球正中的硬核,身子也禁不住地往前顶。因为他是坐在大腿上的,这一顶,就正好顶在周芳的那条深沟里,小内也被磨蹭得完全陷了进去。

  周芳可能是感到不舒服,反手一摸,摸到李天冬饱胀的下面,说:“小李,你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快就硬了。”

  “这…小鸟。”

  “可它不仅不小,还很大呀。”周芳手指勾动,将拉链拉了下来,伸出肥厚的手掌抓住了它。

  李天冬也不客气了,顺手将她的裤子往下褪到膝盖,往那深深的毛丛中摸了一把,手指就像被水浸泡了一般,“是大是小,试试就知道了。”

  周芳吃吃直笑,说:“你这小鬼头,都怀疑你按摩的时候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法,挑了我的性子。”她抽手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套来,“戴上吧。”

  李天冬有点吃惊,这玩意她竟然随身带着!不过现在也不是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忙脱了裤子给小鸟穿上雨衣,又骑在了她身上。

  周芳趴在那没动,只抓着他那根东西往自己身上引,待找着了门路时,在门口蹭了蹭,“让你的小鸟归林吧。”

  李天冬身子一挺,因为那里早已是泛滥成灾了,非常顺利地进去了。每挺一下,那丰满的呻肉就将将力量反弹回来,而且因为与正常体姿不同,能触及到平时难以触及的地方,让他倍觉舒适。

  “你手别停,继续按摩着。”

  李天冬一心二用,一边攻击着,一边按摩着,幸好昨晚才与马艳大战过,倒也不是很心急,不急不慢的,胜似闲庭信步。周芳似乎也不大急,趴在那悠悠地享受着。

  这样过了片刻,周芳忽然转了个身子,正面朝着他,李天冬这才发现,她已是满脸澎红,胸口急剧起伏了,正中那两个灯泡似的褪色钮扣早已是勃得坚挺无比了。原来刚才她只是做着样子,其实早已是按捺不住了。果然,她三两下蹬掉在膝盖的裤子,两眼迷离地催促说:“快,用力!”

  李天冬当然是遵命,架起她的两只腿,一挺腰,长驱直入。

  论身体,周芳当然不能跟马艳比,但是,李天冬心里的感觉要胜上一筹,想到刚才一路走来,那么多人都尊敬地叫着她局长,而她也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只怕那些人打死也不会想到,这才多大工夫,他们的局长就在自己身上呼唤自己用力点。这种心理上的满足无疑能令他倍增动力。

  周芳被冲击得两眼上翻,几乎颠狂,双手都不知道放哪了,一会儿高举,一会儿抓着自己的胸口,又像担心自己会叫出来,忙捂着嘴。猛地,她拖长了声音嗯了一声,身子僵直了片刻,随后瘫了下去。

  李天冬没有离开,重新坐在了她的腿上,慢条斯理地抽动着。周芳睁开眼睛,虚弱得就像一个重病患者,有些难堪地说:“小李,我是不是太那个了?”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