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鹏吩咐周芳招呼李天冬,自己则先走了。

  周芳看看时间,才早上十点多,说:“现在离吃饭还早,先到宾馆去坐坐吧。我正好要向你请教那路拳呢。”她就指着政府门口的一间宾馆。

  “行呀,你说了算。”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周芳说:“小李,我看周区长相当看重你呀。我也曾想过特招你到局里来,但这事一时还操作不了,周区长就不同了,一句顶我一百句。”

  “周区长太抬爱我了,这都让我感到惭愧了。”李天冬看了看她的脸色,觉得她眉心松弛,一脸的春风得意,估计是有什么喜事,“大姐,你升职的事解决了?”

  “还没有。不过我现在也想通了,宁当鸡首,不当凤尾,我现在在局里是一把手,直要到了区里,就算当今副区长,也没有这里自在。”

  李天冬略一想,就明白了,说:“我知道了,是原来跟你作对的副手经霉了吧?”

  周芳有些惊讶地看了看他,赞叹说:“你太厉害了,这都算到了。”她说局里有个副局长仗着在区里有些关系,又是学医出身,而且做了多年副局长,在局里人脉很广,不仅自己给她使绊,还支使别人跟她作对,让她处处受制,以至想一走了之。

  “还好,王主任及时点拨了我,如果我连一个局的内部关系都处理不好,那做了副区长后怎么去处理更复杂的关系。只有先在局里积累了斗争经验,才有能力去接受更大的挑战。”

  “说得挺可怕的,都自己人还说斗争,我一听这词,就想起我爷爷遭过的那些罪0”

  “政治从来就是斗争的过程。”

  “那位副局长现在只怕很倒霉了吧?”

  “他去了水井乡当卫生院院长了,那是本市最贫困的一个乡。”周芳得意一笑,又说:“对了,这个事要跟你说说。你刚才到会场可能也看到了我们这个会是送医下乡宣誓会,因为昨天才决定特聘你的,没来得及叫你来开会。现在我跟你说说情况。”

  说着话,就到了宾馆。估计这是与会代表的下榻处,一路都有人在跟周芳打招呼,周芳一一点头回应。到了五楼,周芳将李天冬引进一个房间,又亲自倒了杯水给他,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其实这个活动就是组织一批医护人员下乡免费去帮人治病。这不仅体现了区委区政府对老百姓的关爱,更走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其意义不必我多说了。”周芳顿了顿,“刚才在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说村民除了吃药可以治的病外,还有个病不容忽视,那就是筋骨劳损,建议我们派个按摩推拿师过去。我当时就想到了你,一个,你确实有这本事,二个,你既是特聘人员,也要给人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一周时间,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李天冬见她绕了半天,原来是要自己下乡去免费给人按摩,不过倒是正好不用去上学了,他说:“大姐这么看得起我,我敢不去吗?”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周芳大笑,随后拉上窗帘,“一直没有机会再去高家大院了,今天正好,你帮我按按吧。也不知怎么,你按过之后,再找别人按,根本没感觉了。”

  她也不等李天冬回话,就趴在了床上。李天冬手刚按上去,周芳叫了声“等等”随后起身将衬衫扣子解掉,趴在了床上,又反转手将衬衫往上翻起直到肩头,露出整个背部,“这样来吧,隔着衣服总觉得不对劲。”

  因为丰满,肩上的带子紧紧地勒进了她的皮肤里,这一趴昏,更是勒得紧了,她翻手将两边的带子拉了拉。李天冬看到,皮肉上已经深深地印着带子的纹路了,说:“大姐,这样难受吗?要不解掉吧。”

  周芳开始有些犹豫,随后又笑着说:“也好,你帮我解了吧。”

  李天冬用灵活的手指解开带子的搭钩。可能是刚解开有点痒,周芳转手抓了抓,也吃了一惊,说:“呀,怎么勒得这么深了,不行不行,我又胖了。”

  “这不叫胖,叫丰满。”李天冬将十指搭在了三条勒痕上,“脂肪也不全是坏事,至少,大姐这今年纪是需要有点的,否则就显干枯了。”

  “那侄也是,你没看到那位副局长的老婆,我的天,四十多岁了还整天减肥,减得跟个竹竿似的,吓死人。”周芳有点小得意,“我就这样顺其自然了,爱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吧。”

  “这才符合养生学的原则。”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