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行长把视线转到了他身上,说:“这位小兄弟有点眼生,不知道是哪位,” 

  “郑行长,我叫李天冬,你叫我小李就行了。”李天冬上前伸出了手去,郑行长礼节性地跟他握了握手。他的手很澎湿,明显是体内湿热过多,有肾阴虚,肝火旺之嫌。

  “郑行长,别看小李年轻,他可是中医世家,是跟高老同一脉下来的,同时也精通阴阳玄术。”

  郑行长有些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昏是看不出来,咱家竟来了个算命先生。”

  李天冬也不卑不亢地说:“命相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过,我看郑行长眉心似有黑线缠绕,敢问今年贵庚?”

  舒小傅端茶过来正好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忙问李天冬:“小李,我老公怎么了?”

  “没什么,既然郑行长不信,我就不多说了。”

  “荒唐!你小小年轻,竟去学江湖术士!”郑行长冷笑,又似乎想到王主任的夫人马艳也在这,不好发作,缓了缓口气又说:“我从来就不信命,只相信自己。好了好了,你们继续打牌吧。”

  四个这回都不敢乱来了,规规矩矩地打牌,李天冬有意放水,一下子又输了三千多。三个女人中以舒小傅赢得最多,喜得她合不拢嘴,又撒娇似的大呼小叫。郑行长看到她面前的一堆筹码,笑问:“今天看来只有小李一个人输。小傅你赢了多少?”

  “大概三四干吧。”舒小傅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筹码。

  “看你们打,我手都痒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来替你打。”

  郑行长坐在了李天冬的上手,漫不经心地问:“对了,小李你在哪上班?”

  “哦,我在高家大院。”

  “高家大院?”郑行长看了看马艳。后者点点头,说:“小李有祖传的按摩推拿技术,区卫生局已经将他作为特殊人才聘请了。”

  “是吗?”这回郑行长是确实有点意外了。

  “只是碰巧了,运气好而已。”

  这一把李天冬牌一上手,就是个清一色的牌面,就算他有意放水,但打牌的人多会潜意识地去做牌,加上上手的郑行长让他连吃两个夹章,清一色的牌面已经做成,单吊五万。牌虽然做成,但桌面上已经出了两张五万了,加上五万又不是边章,很难胡。这当然也是李天冬有意为之的。

  不想郑行长却像是有意成全他一样,从牌里摸出一张五万就扔了下来。这牌一出来,舒小傅就吃惊地说:“哎呀老公,他明明是在做万清一色,你还敢拆一对万喂他!”

  马艳和王春意也是有些不满,说这水放得太明显了。

  郑行长一拍脑袋,说:“哎呀,还真是没注意,不过君子落牌无悔,这一把如果他赢了,全算我的。”

  李天冬举牌不定,不知道是胡好还是不胡好。现在回想起来,郑行长一坐下来,似乎就在有意成全他,这清一色可不像舒小傅她们刚才的小屁胡,恐怕一把就可以把她们的钱全赢了回来。

  郑行长似笑非笑地说:“小李,下面有三张五万了,我这还有个五万,再不胡可没机会了。”

  李天冬立即意识到,郑行长是想将刚才舒小傅赢的钱输还给他。为什么会这样?李天冬脑子急转,想到了两个原因,第一,郑行长也是市长那一派的,将他当成了高老、也就是市委书记那一派,所以不敢要这钱。第二,郑行长精于世故,刚才在边上看着,就看出来自己是在有意输钱给舒小傅,从而猜到自己可能有事要求他,他不愿意帮忙,所以要将钱还回来。

  这片刻间,李天冬已经有了决定,他推仫牌,说:“我胡了。”

  “哎呀,老公,你真是的!”舒小傅傻了眼,“你怎么打的牌呀?”

  “是啊是啊,说好的,这把你付的。”

  郑行长哈哈一笑,说:“说过的话当然得算数,我来付好了。”

  这一把,李天冬将之前输了半天的钱全蠃回来了。郑行长这才拍拍手,笑着对舒小傅说:“真不好意思,看来我今天运气不好,不合适打牌,你来打吧。”

  李天冬起身说:“天也晚了,我看我们就不打扰了。”

  “是啊是啊,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了。”

  “要走吗?也好,那欢迎你们再来。”郑行长很客气。

  下了楼,李天冬和马艳跟王春意分了手,然后上了马艳的车。马艳一边开车,一边问:“天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求郑行长?”

  “这你都看出来了?”

  “切,你毕竟还年轻,演技上还差点火候。”

  “确实有个事想求郑行长。”李天冬就把想帮钱东的事说了出来,又说,“钱东算是我到这里来的第一个朋友,确实是想帮帮他,没什么别的想法。”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