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坐下开始打牌了。从她们的闲聊中,李天冬听出来了,她们、包括马艳在内,一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去讨好“老公”,吃的穿的还在其次,主要是床上的。各人的情趣内衣都有不少,“老公”一来,就变着花样来诱惑他们。今天制服诱惑,明天又是内衣诱惑,只不过,这种方法似乎越来越不管用了。

  “小李,你说,男人图的不就是那一口吗,怎么我们花尽了心思去玩,还落不得好呢,”王春意现在显然心情好了,话也多了起来。

  “男人在外面压力大,到你们身边,可能大多时候就是图个轻松。”李天冬笑着说,“可是,床上的事却并不轻松哦。所以,我建议你们别老想着那事,他们来后,递个茶问个话,聊聊天,别让他们有压力,到他们想做时,再去玩花样吧。”

  坐在他身边舒小傅用胳膊顶了他一下,嘻嘻笑说:“没想到你年轻轻的,倒是懂得不少。”

  “这有什么,中医对房中术的理解要领先外国几千年,就算现在有不少失传了,但存下也够人们消化了。”

  “哦,有这事,你懂吗,”舒小傅和王春意同时发问。

  “会一点,不过细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还是以后再说吧。今天是打牌的。”

  也不知是三个女人事先商定好了要联手,还是李天冬有意放水,三娘教子的局面己然形成,几圈下来,他就输了三千多。喜得三个女人兴趣盎然,说那天夜里李天冬是勃过头了,泄掉后,今天就萎得不行了。

  李天冬下面正胀着呢,可又不好解释,只得汕笑着。舒小傅忽然调皮地侧过身子,看了一眼他下面,咯咯地笑道:“谁说他萎了,这不勃得很嘛!”

  另两个女人就弯腰从桌下看,也都笑,马艳说:“到底年轻,一勃就不知道软了。”

  王春意也笑说:“我们这还没怎么呢,怎么就勃得这么厉害了,要是咱仁怎么了,那不得当场喷呀。”

  “这不能怪我呀,食色性也,三个如花似玉的姐姐在面前,就是大监也得硬呀。”李天冬汕笑说。

  这话引来了她们更大的笑声,笑着笑着,三人的眼神就暖昧起来了。李天冬身边坐着的舒小傅和王春意用腿有意无意地蹭着他,李天冬也不甘示弱,一会儿左手摸牌,一会儿右手摸牌,空下来的那只手做着犯规动作,反正,这不是球场,没裁判吹哨。

  四人都己经神昏颠倒,现在就差个人捅破那层窗户纸了,三个女人里马艳虽说跟他早有肌肤之亲,但此时毕竟人多,不想做这出头鸟,而舒小傅和王春意则也是这想法。至于李天冬,他虽是意乱情迷,却还有些理智,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因此也就一直控制着。

  牌打得不尴不尬的,该自摸的不自摸,该抓牌的不抓牌。突然,四人听到客厅上的菲佣在说话:“先生,您回来了。”

  四人一嚼,舒小傅突然间像被门夹到尾巴一样,猛地跳起来,压着声音慌乱地说:“他回来了,回来了,怎么办,”

  马艳和王春意也是惊慌不己,各人各自整理衣冠,李天冬开始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冷静下来,说:“继续打

  牌。小傅,别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

  门被推开,一个五十来岁,秃了顶的干瘦男人出现在门口,舒小傅赶紧站出来,亲昵地说:“老公,怎么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

  秃顶男人笑着说:“这是我的家呀,我回来还用打电话吗,”他的目光扫过李天冬等人,明显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又对马艳说:“小马也来了呀。”

  “郑行长,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要回来,我们打打牌解解闷的。”马艳又对李天冬和王春意说:“既然郑行长回来了,那我们就散了吧。”

  “别别,你们继续。”郑行长赶紧阻拦道,“我经常不在,小傅一个人很闷,也幸亏你们这些好朋友陪她。现在天还早,你们就继续玩玩吧。”

  “这、这不大好吧,你们……”

  “没事没事,这个屋子里平常也大冷清了,你们玩玩能增加点人气,真的,继续吧。”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客气了。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舍得走,手气正旺着呢。”

  舒小傅刚坐下,又起身说:“老公,你累了吧,我给你倒杯茶去。”

  “叫伊美去就行了,你何必自己去,”?

  “那不同嘛,你在外面这么辛苦,我给你倒杯茶是应该的。”舒小傅冲他甜甜一笑,扭身去了。

  李天冬不露痕迹地笑笑,看来舒小傅学得很快。不过这郑行长也长得大寒渗了些,这长相怎么看怎么狠琐,舒小傅跟了他,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想到两人在庆上翻滚的样子,他心里直叹气。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