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之上都这样,上面人掐着架,下面人也互相排斥,所以,周大鹏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找高老治的,而且,他还有顾忌,万一高老不愿意治,还将这事传出去,那他只怕要被人称作太监区长了。只是这种事不像感冒咳嗽,挨个几天就好了,这事儿越是不治,就越是萎缩。

  过去,周大鹏虽然萎缩,但细心调教之后倒也还能勉强挺起来,可昨晚,他跟女干部谈心时,那玩意竟然罢工了,任是吃伟哥壮阳,还是女干部大演制服诱惑手口并用,甚至按摩前列腺,它说不起就不起。

  这下子他吓坏了,今天一早就招来卫生局局长周芳,商量特聘李天冬的事。周芳一来对李天冬印象不错,二来,李天冬也曾在王主任面前帮过她,丝毫没有异议,当即就拍板了。于是,周大鹏就亲自带着聘书赶来了,他是真着急了。

  “原来是这样。”李天冬理解地点着头,又说,“要我治倒也不难,不过现在我毕竟还在大院里,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要将我给你治的事传出去。”

  “哎呀,我还以为是什么条件呢,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说的。”周大鹏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李天冬会提出什

  么条件呢,原来是这个,就是他不提,自己也不可能说出去的。这不是个光彩事嘛。

  李天冬让他把手腕伸出来,伸手搭脉,只觉得脉象微弱,隐隐有阻碍之征。又让他脱了鞋子,抓住脚心用力一按,周大鹏顿时痛得嗽地叫了一声,连声嚷道:“痛痛痛,轻点。”

  李天冬笑了起来,说:“足心这个穴位是管肾的,周区长这个年龄,似乎还不到肾虚的年纪呀。”

  “这个……工作需要嘛,没办法。”周大鹏有些难堪,“我之前也曾去过医院,也多是你这诊断,药也吃了不少,可就是一点用也没有。小李,你给个实话,我还有治吗?”

  “这个不好说,来,你趴床上,我按按看。”

  周大鹏听话地趴在床上。李天冬双手按住他的腰,上下左右推动,周大鹏在他的手下痛得毗牙咧嘴,但拼命地忍着.

  半晌后,李天冬让他起来,沉吟道:“比我想象的要严重,不过也不是没治,关键是看你想不想治。”

  “我当然愿意治了!哎呀小李,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说怎么办吧。”

  “最少要禁半年房事,再服我家的秘药,半年后或可重振雄风。”

  “什么,半年?”周大鹏吃惊不已,“这……有没有快点治好的?”

  “周区长,身体上的事可是不能速成的。现在你这病还在可以控制期,要是过了这期间,只怕一辈子也抬不起 头了。”

  周大鹏脸都白了,思付半晌,一咬牙一跺脚,说:“行,我听你的,谁让我得了这病呢。”

  当下李天冬开了个方子,让他去区里的药店取药,又告诉他服用的方法。这方子倒不是假的,是李天冬爷爷李然挖掘古方,再加上自己对药理的理解而研制出的,对治疗男性不举很有效果。

  周大鹏如获重宝一般,将方子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入手包中,又说:“那行,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这个表你填好后就到卫生局去找周芳局长,她会帮你搞定的。”

  “哎,谢谢你了。”

  看着周大鹏的背影,李天冬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别说周大鹏这种夜夜离不开女人的人,就是个真萎了的人,禁欲半年,只怕也会按捺不住,再加上祖传的秘药,绝对会让他重振雄风。而到时,周大鹏当然会将这笔功劳记在他李天冬的头上。

  周大鹏才走,钱东又意外地进来了。自从前阵子他说要去搞药厂而出院后,李天冬就再没见过他,现在两人一见,都是格外亲切。寒暄过后,李天冬问他过来有什么事。钱东苦笑,指着自己的腰说:“老毛病又犯了,想请你帮我推推。”

  “怎么回事,出院时不都好了吗?”李天冬手指摸在他的脊椎上,眉头一皱,脊椎的那些零件散得更严重了,难怪钱东一副痛苦的样子。他让钱东躺下,一边推拿着,一边问:“这才几天不见,怎么这么严重了?”

  “唉,头痛呀。”钱东唉声叹气地说,“虽然对办药厂的难度有准备,但真做起来,我还是低估了其中的难度。”

  现在国家虽然容许个人开办药厂,但是门槛却不低,首先要个人先注册公司,只有企业法人才有资格兴办 药厂。这个倒难不倒钱东,他本身就有企业的,但是,取得资格后,还要考虑到G MP认证,也就是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评审,当然,还需要有新药。而一个新药至少需要几百万才能拿来。另外,还有厂房改建,设备 技术等等,这么一路算下来,没有两千万根本不用去想。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