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面不改色,说:“冯队,到底怎么了?”

  “我不是队长了,叫我冯若吧。”

  “冯若?”李天冬嘴里念了两遍,“名字挺好听的。”

  “你跟那个孙权很熟?”

  “不算特别熟,一起吃过一次饭。怎么,你也认识他?”

  “哼,一家按摩院,一家洗头房,一家洗脚城的老板,要不是他表面上还算规矩,我早抓他了。”冯若露出一丝冷笑,又说,“他说你能掐会算的,你为什么不算算我为什么会当交警了呢?”

  “其实问你是考虑到你的面子,你以为我不知道?”李天冬笑了起来,“看你一脸的忿忿不平,肯定是被 贬下来的。以你这性子,之所以还要受刚才那种窝囊气,肯定根子上还是你的问题。再想到你说的话,那么,

  答案就出来了,你是因为没有破获少女失踪案而被贬下来的。”

  冯若有些诧异,半晌才点点头,说:“看不出来,你倒有点见识。”

  “刚才孙全叫我过去也是为了这事,他妹妹也失踪了。”

  “叫你帮忙?你未必还真能算出来?”

  “当然算不出来准确的位置,否则我不如去算下期的福彩号码了。但易经玄之又玄,很难用科学来解释。”李天冬把给孙全推算出来的结果对她说了。

  冯若沉吟着:“西南方向,不算太远?这会是什么地方呢?”随后又似乎有些责怪自己竟然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嘲笑说:“我看你可以去街头摆个算卦摊,去骗骗那些善男信女了。”

  “这倒也是个出路,说不定以后我无路可走了,真要做这个。如果有那天,还要请你关照一下。”李天冬认真地说.

  “哈哈哈!”冯若大笑起来,随即掏出一张钱扔在桌上,拿着头盔就起身了,“走了。”

  “哎,怎么说走就走呢?”

  “那你还想怎么样?”冯若冷冷地说,“你帮了我一次,我陪你吃了顿饭,这个情我还了。”冯若头也不回地

  走了,或许她是觉得,没必要跟李天冬这种江湖术士有什么交情。

  李天冬是第一次来市区,又被带到这来,根本没有方向感,于是给马艳打了个电话,但她的手机竟然关了。他 暗叫倒霉,本是专程给她送设计图来的,没想到却被晾在了这里,想了想,只好打了个出租车回去。

  车在刚离开市区的路上,突然一辆车从他们身后蹿上来,速度之快,让坐在车里的李天冬都能感到一阵冷风刮脸而过。司机更是手乱脚乱地把着方向,好容易稳住车身,他冲着那辆己经只能看到车影的车骂了声:“ 操,赶着去死啊!”

  话音刚落,就见后面又是一阵呼啸声,一辆几乎烂了的白色摩托越过他们的车子,尾部冒着一阵青烟。司 机见摩托车竟然也敢超了他的车,一踩油门,追了上去。

  李天冬一看那摩托有点熟悉,再一看,顿时膛目结舌,原来骑手竟然是冯若。才半小时不见,冯若早没有 刚才的英姿,头盔没了,头发少了一大络,衣服也只剩下一只袖子,看起来就像是出了车祸一样。

  李天冬忙让司机跟她并行,然后打开车窗喊道:“冯若,出什么事了?”

  冯若听到他的声音,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几乎不见影子的前面那辆车,忽然靠过来,在疾驶中,伸出右手攀住车门,司机不知道她要闹哪样,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怎么样,只能配合地把车子开得又平又稳。

  冯若试了试,突然另一只手松开车把,抓住了车窗边缘,跟着一个纵身跳离摩托,一头扎在了车里,下半身却露在车窗外。

  司机吓得不行,不过经验老道,没有突然停车,而是继续均速开着。李天冬也是大吃一惊,忙使劲地把她 往车里拽。一阵忙乱之后,冯若总算全部进来了。

  那辆摩托失去控制,在地上擦出一溜火星,一连翻了几十个滚后,才倒在路边。

  李天冬惊得不行,正要问她,却见她麻利地爬到前座,对那正不知道是该骂还是夸她的司机命令道:“给我追 上前面那辆奥迪!”

  司机准备说他这是普桑,怎么可能追得上奥迪,但见她满脸擦伤,面目狰狞,活像罗刹一般,吓得不敢说 话了,猛踩油门往前追去。

  冯若摸索着身子,似乎没摸到自己想找的东西,把手伸到后面:“手机!”李天冬忙掏给了她,就见她迅速地拨了个号码,但似乎占线了,过了几秒后又拨,还是占线,气得她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李天冬心痛,问:“冯若,到底怎么回事?”

  “那辆车,我看到他抓了个女孩上去!”冯若喝司机:“你他妈快点开行不行!”

  “已经很快了好不好,再快就要散了!”司机很委屈。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