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队一愣,认出他来,皱起眉头,却又像明白他想做什么了,笑了起来,说:“八点。到时你来接我吧。”

  那两个男人见李天冬突然闯过来说了这番话,心里也摸不清他的底细,有些茫然地对视了一眼,不过他们平时 显然是嚣张惯了的,那文龙的汉子眼一瞪,说:“你谁呀?混哪的?”

  “不混哪,我是她男朋友。”李天冬上前与冯队站在了一起。

  “操,吓我一跳!”两人刚才显然将他当作了有来头的人,现在一听他不混哪里的,胆气壮了,嘴里骂道 ,“滚远点,少他妈找不自在

  文龙的男人伸手去推李天冬,手搭在他肩上,一推,没推动,愣了愣,又猛地使力,但李天冬忽然扭了一下腰,那男人收势不住,直接往前栽倒。

  另一个男人见状,向李天冬飞起一腿,李天冬身子一矮,肩膀正好架住那条腿,又迅速站起来。那人肯定没练过劈叉,抱着腿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倒地了。

  两人爬起来,对视一眼,都不相信自己是被这个乡下小子给打倒的,一定是马前失足,两人又冲了上来。李天冬抱头鼠窜,嘴里嚷着:“打死人了,小冯,还不救我!”

  冯队却抱着肩膀看起了热闹来。刚才李夫冬丽而振应诗口迅速,在死牙目信这是个高手,‘至少对付眼前这两个饭桶是不成问题的。

  李天冬像只猴子一样左跳右蹿,那两人追了半天衣服都没沾上,那个杰少累得站那直喘气,说:“小子,有种你别跑,看我打不死你!”

  李天冬说:“有种你追上我再说!”

  双方正斗着狠,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咦,杰少,天冬,你们俩在这干嘛呢?”

  李天冬一看,来的是孙全,他身后站着两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汉子,满脸的彪悍气。他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们。

  “全哥,是你呀。”杰少在孙全面前似乎也不敢放肆,客气地说,“这小子太可恨了!”

  李天冬也说:“孙大哥,我正跟我女朋友打招呼呢,他们就要来打我。”

  孙全看了看边上的冯队,似乎感觉有些眼熟一般,愣了愣,又不敢确定,对两人说:“行了行了,这大马路上的,都给我个面子,算了。”

  跟杰少一起的汉子似乎并不认识他,下巴一抬,说:“你妈逼的是谁啊?你有多大面子?妹的!”

  孙全脸色一变。杰少连忙拦住同伴,赔笑说:“全哥,他喝多了,算了算了,给我个面子吧。”

  孙全两腮的咬肌直磨,冷脸说:“杰少,面子我给你,但要抽他三个嘴巴。”

  杰少也黑了脸,说:“孙全,这也叫给我面子?

  “不管你怎么想,这孙子的嘴巴我抽定了!”

  杰少的同伴不服气了,伸脸说:“小子,来,有胆你抽!”

  话音刚落,孙全就出手了,噼噼噼”三下,干脆利落,声音很清脆。那人被打蒙了,捂着脸似乎不敢相信他真 打了,等回过神来,要发狂的样子,杰少拉住他,说:“天青,算了。”又对孙全说:“全哥,今天这事我记下了。

  “行,什么时候想要回来尽管找我。”孙全毫不在乎。

  杰少和天青恨恨地指了指他们,上车了。李天冬感激地说:“孙大哥,多谢你了。”

  孙全摆摆手,说:算的,能不能帮我个忙。

  “不是为你,是那孙子嘴太欠了!”他突然想到什么,说:“哦,对了,我听钱东说你能掐会

  “什么事?”

  “我想找个人。”

  “我可以试试,但不敢保证有用。”

  孙全似乎也只是顺口一提,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兴奋地说:“只要你答应就好。走,跟我回去。”

  李天冬被他拖着往前走,忙抽开手对冯队招手说:“那行,回头见了啊!”

  “等等。”冯队叫住他,“记得八点来接我下班。”

  李天冬一愣,还没来得及看她的表情,就被孙全拉着走了。

  孙全拉着李天冬走了数百米,来到一间洗头房里。洗头房挺上档次的,才一进去,七八个坐在沙发上休息 的女人就站了起来,恭敬地说:“老板。

  孙全也没回应,摆摆手,就拉着李天冬上了二楼。李天冬好奇地说:“孙大哥,你不是开按摩院的吗?怎 么……”

  “按摩院能赚几个钱呀,还是这个来钱。”

  边上一间房的门打开,一个满头是汗的男人拉着裤链心满意足地走出来,似乎也将他们当成了同类,看也 没看一眼。李天冬透过虚掩的门,看到屋里一个女人正在往头上套汗衫,胸脯白得晃眼。

  来到一个房间,孙全让身边的两个人留在外面,带着李天冬进去了。这里估计是孙全的办公室之类的,摆着一张偌大的办公桌,桌上除了一台电脑,什么也没有。

  “小李,需要什么道具,我让人去准备。”坐下后,孙全也没客套,直接就问了。

  “这个不急,不过我得先知道是找什么人。”李天冬看到孙全的表情过于焦急了,显然心里很在意那人。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