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忙推开翠姐,将自己物件收好,瞪了她一眼。翠姐眼里满是捉弄的笑意,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李天冬不敢再看她,忙抢过她手里的东西出去了。刘小巧在外面似乎有些不安的样子,面色阴郁。他打着招呼 :“小巧,你也来领东西呀。”、

  刘小巧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又看了看他后面跟着出来的翠姐,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了一种紧张感, “嗯。”她想说点什么,但感到似乎没什么话说。

  翠姐若无其事地让李天冬签好字,又去给刘小巧拿胶布。李天冬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刘小巧出来了,他跟了上去。刘小巧沉着脸一声不吭地走着。

  “小巧,你怎么了?”李天冬有些心虚。

  刘小巧落寞地说:“没什么。只是看到你跟她在一起,也不知怎么了,心里忽然像空了一截。”

  “啊?”

  “真的?

  李天冬暗自叹服女人的直觉,但仍是做出无辜的样子,“你想哪去了,只是去领个东西而已。””刘小巧站住,认真地看着他,“你敢发誓吗?”

  “当然敢。”李天冬举起右手,做出发誓的样子。

  刘小巧忙压住他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的。”她低下头,忽然说:刘“以后如果你有事必须要骗我,最好要让我信以为真,这样我就会永远生活在快乐之中。”

  李天冬顿住了,回过神来,刘小巧已经走远了。看着她的背影,李天冬心里突然一痛,想要追上她,对她说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最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但是,他身体上还带着翠姐的口水,任脸皮再厚,也迈不开这腿。

  白天很快就过去,下班前,李天冬给马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房子的室内风水弄好了。但马艳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说:“这几天我有点忙,不如你帮我送过来吧。”

  李天冬也就答应了,说到了再给她打电话。马艳似乎很忙一样,嗯了一声就挂了。

  从大院到市并不远,出租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这还是李天冬第一次到市区,四下里一望,感觉比区里又是繁华了一些,楼高了,行人车流也多了,到处都充塞着一阵阵吵杂的声音。

  他拿起电话,准备拨给马艳,却又想到马艳今天的态度似乎有些反常,完全不像以前那样,自己本是帮她做事,现在倒成了求她似的,有点犹豫是不是该拨过去。

  正想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的街角边,有个正在执勤的女交警,她正在给一辆违章停靠的车子贴罚单。李天冬忽然觉得这交警有些熟悉,仔细一看,见到她帽子下面的那双冷冷的大眼睛,突然想起来,这是冯队长。

  可刑警队的队长,怎么会在这给车贴罚单呢?难道,这又是化装侦查?

  两个穿汗衫带墨镜的年轻人从边上的一家店里走出来,见女交警正在给自己的车贴罚单,大老远就用手一指,怒喝道:“贴什么贴,没看到老子是什么车吗?”

  冯队冷眼睦视了一下,说:“对不起,您的车属于乱停乱靠,请配合我的工作。”

  其中一个胳膊上文着一条龙的汉子居高临下地怒视着她,骂道:“妈拉个逼,知道我是谁不?全市哪个交警敢罚我的单!”

  “我不管你是哪个,但你确实违章了,请不要无理取闹。”冯队脸上怒意乍现,但还是忍住了,做出心平气和的样子。

  “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剥下你这身皮!”

  另一个男人拦住文龙汉子正要打电话的手,笑说:“文少,别生气,我看这丫头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唔,身材也不错。”他嬉笑着对冯队说:“警花,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冯队露出厌恶的表.清,似乎在极力克制着自己,她没理会他们,转身要走。两个男人又丫前一后地将她夹在中间,嘴里不干不净地戏弄着,并不时用手推着她。

  冯队的身子被推得前仰后俯,似乎无法忍受了,猛地举起了拳头,她毕竟不是普通女人,杏眼一瞪,那两男人立即感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气,不敢再推了,却又拿出手机,冲她拍着,“哎呀,你还敢打人?我给你拍出 来,给你们交警大队的周保山看看。”

  冯队似乎有所顾忌,肩膀动了几下,还是勉强控制住了自己,她深呼吸数次,说:“对不起,我在执行公务, 请让开!”

  那两个男人获胜一般地嘎嘎笑了起来,像是被这个美丽的交警逗乐了,嘴里更是不依不饶了。

  李天冬有点看不下去了,冯队这个女人身体里简单就有两个人似的,一个艳,一个冷,但两个都不是被人欺负的,之所以被人欺负成这样,肯定是在化装侦察。他想到那失踪的五个少女,或许自己不该让这两个家伙来破坏冯队的计划的。

  李天冬装着才看到一样,走上去亲热地叫道:“小冯,几点下班。”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