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胡了。”是马艳喜不自禁的声音。

  “拷,你会不会打牌,这小屁胡拦了我的清一色!”是那个最瘦女人的声音,“你也太过分了,气死我了!”

  可能是因为马艳截了一把大胡,其他两个女人都在帮她说话,“小春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总不能因为你是大牌就放水让你胡吧?”

  “就是,输点钱算什么,不就是图一乐吗。”

  小春沮丧地把面前剩下几张不多的红绿筹码扔给她说,说:“今天手气太背了,不玩了!”

  “哎,那谁……”旗袍美女向李天冬招了招手,“你过来陪我们玩玩。”

  李天冬有些犹豫,他不是不会玩,而是不知道她们打多大的,他口袋里只有不到二百块钱。“我不大会玩,你们玩多大的?”

  “很小的,主要是消磨时间,过来玩玩嘛。”旗袍美女抿嘴笑着。

  马艳也在劝着:“是啊,找你过来就是陪我们玩的嘛,别太不上路了。”

  “那好吧,我就玩玩。”李天冬迟疑地顶了瘦女人的空缺。

  牌一上手,显得份量特别沉,果然是金镶玉的。他笑着说:“好家伙,这种牌我可从来没见过。”

  旗袍女人有些得意地说:“这是我老公拿了八斤黄金和河田玉打给我玩儿的。”

  那个最年轻的女人说:“小傅的老公是银行行长,拿点金子来跟玩儿似的。”

  旗袍美女舒小傅回道:“蕊蕊,你那老公在城建局不也是赚得盆满钵满吗?”

  在她们半是恭维半是炫耀的话里,李天冬总算明白了,原来旗袍美女叫舒小傅,她的老公是区工商银行行长,而最年轻的那位叫张蕊蕊,她的老公城建局副局长。至于那位瘦女人,她叫王春意,老公的级别要低点,是区公安局一位处长。

  当然,她们所谓的老公其实都是情人而已,只图自己嘴上快活叫得亲切一点。这其中,又以舒小傅最为得宠,行长不仅给了她这套房子,还招了菲佣来伺候她,而且,还由着她的性子可着劲地花钱。

  行长平日相当的忙,难得过来一趟,因此,这里也就成了这些女人的聚集地。不过李天冬不明白的是,马艳为什么会叫自己来?在这种场合之下,他们的关系应该很容易就被她们看破。难道她一点也不在乎?

  李天冬起手点了两个炮,让她们好一阵快活,调笑说三娘教子,今天要他输得光屁股出去。李天冬笑了起来,输的这两把已经让他差不多摸清了她们的牌技,纯粹就是闲着玩儿的。他说:“你们莫急,一会儿是哪个光屁股走出去还说不一定呢。”

  这话勾得她们咯咯直笑,就连坐在一旁生闷气的王春音也忘记生气了,赶过来在边上看着。

  李天冬调整了战术,利用她们三人面和心不和的弱点,连赢几把大牌。重新开局后,他漫不经心地打出一张牌,顺口说:“对了,四位美女,你们已经有四只脚了,怎么还把我叫来?难道是看我可怜,有意赞助我?”

  马艳向他抛了个媚眼,脚在桌底下探到李天冬的脚下,又脱了鞋子,伸进他的裤管里,两根脚趾头掐着他,“你要有那本事就把我们四个姐妹全赢过去好了。”

  李天冬有点傻眼,看起来马艳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被人识破他们的关系,他举手做投降的姿势,说:“这我可不敢,四位姐姐龙精虎猛,我可吃不消。”

  四个女人笑得前仰后俯,舒小傅捂着嘴说:“你要真赢了,我们姐妹四个一定好好地伺候你。”

  “别,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李天冬暗自思忖,听她们这口气,似乎已经知道马艳跟他的事了,而且,马艳今天叫他上门,只怕是成心献出他来讨好这几位。这跟她们关系好不沾边,而是因为只有大家都做了同一件事,这件事才会成为大家共同的秘密。

  李天冬打出一张牌,看了看四位女人,所谓花红柳绿,各有特色。她们正是知性年华,身边却没有一个长期伙伴,也难怪了。李天冬不是圣人,这等暧昧情况自然也不会拒绝,左右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罢了。

  打定了这主意,他也就轻松了很多,倒是要看看,她们怎么将这层窗户纸捅破。心情一放松,手气也就上来了,一个大圈下来,基本都是他在赢,面前当作筹码的红黄绿纸堆得老高了。

  马艳今天手气很背,早就顾不得去调弄他了,她羞恼地说:“早知道不叫你来了,看看,都成你专场表演了。”

  张蕊蕊也输得很惨,面前的筹码都没几张了,她沮丧地说:“就是,整个一赌神啊,我都输光了。”

  舒小傅倒没什么感觉,满不在乎地说:“出来玩就是图开心的,输点钱算什么,别跟自己呕气了。回头跟着小电影学几招,在床上跟老公使出来,要多少没有呀。”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