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出身乡下,见多了男女相好之事,不过那多是因为家里男人出去打工,女人欲望得不到满足而不得不如此,但是,高老的夫人王蔷怎么也做出这种事?李天冬忽然想到高老天天在喝的壮阳酒,莫非,高老是那方面不行?

  可是以高老的年纪,王蔷只怕也不年轻了,怎么还会做出这种事?李天冬满心疑惑地来到前门,走了进去。张妈正好在做最后的巡视,见到他,说:“怎么这么晚,以后早点回来。”

  李天冬点头应着,又忍不住地说:“对了,刚才我发现了个情况。”他把发现有陌生男子出入后院的事说了出来。

  张妈听了脸色骤变,伸手推着他,一直推到他的房间里,这才关上门,轻声喝斥道:“不是早让你别管三进院的闲事了吗?怎么不听!”

  “我不是想管啊,只是正好碰上了而已。”看张妈这样子,似乎是知道这事的,李天冬越发好奇,“那院子不是不让进吗?”

  张妈喝道:“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总之,这件事要烂在你肚子里,你明白吗?”

  见她说得如此慎重,李天冬心想,或许这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不过他知道这种大户人家秘密多,不让他这外人知道也属正常。再者说了,这件事确实也不算什么,男人老迈无能,女人红杏出墙,这种事不随处可见吗。既然人家早就知道了,那他还跟着瞎操什么心呢。当下点点头,又忍不住地瞄了一眼张妈几乎要挺在他身上的胸脯。

  张妈退回几步,似乎觉得刚才自己的神态有些过于紧张,又和颜悦色地说:“我这也是为你好,你别见怪。”

  李天冬嘻笑说:“我知道,你是最疼我的。”

  “油嘴滑舌。”张妈哼了一声,便转身出了门。

  李天冬玩了会儿电脑,也就上床了。这时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息,他打开一看,是刘小巧发来的。

  “睡了吗?坏蛋。”

  “正准备睡呢,你呢。”

  “我也是。”

  “那我们一起睡吧。”

  “坏蛋。”

  两人打情骂俏地发了一通短信息,最后撑不住了,各自收兵睡了。李天冬睡得迷迷糊糊间,忽然感觉有人抓着他的命根在上下动着,他愕然半天,才明白这不是梦,而是真的。

  借着窗外依稀的光鲜,他见边上俯着一个身影,虽然是背对着他的,但从侧面看到那身子的厚度就知道是张妈。

  或许张妈是一心想要报答他,又因为是学护理出身的,知道年轻人的身体特点,以为他真是因为得不到发泄才对自己如此的,因此深夜潜进来,这样既避免了当面行事的尴尬,也能帮他解决生理问题。

  李天冬在她的拨弄之下很快就挺立了,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配合着。张妈似乎知道他已经醒来,顿了顿,装作不知道似的继续套弄起来。

  李天冬手伸下去,正好搭在她像山似的屁股上。手指顺着正中的那条缝摸下去,触手之处一片潮湿。张妈像不适应一般,扭了扭腰,李天冬又顺势勾开她睡裤的松紧带,大手伸了进去,紧紧地包住了那水势泛滥的中心,又伸出中指,毫不费力地便伸了进去。

  张妈呜了一声,手下加快了动作。李天冬想将她扳转过身来,但她却是固执地不从,李天冬心里明白,她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毕竟两人岁数相差不少,一向高傲的她一时间难以接受。于是也不管她了,只管把手伸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张妈皮肤因为脂肪多,并不显粗糙,虽然触手之处不如年轻人细腻,但厚实中也别有一番滋味。

  因为李天冬有意想多享受一下,一直刻意地控制自己,待到将泄不泄时,便提肛吸气,做固阳术。

  张妈久不见他出来,颇为奇怪,但毕竟不好问,只能继续下去。久了,便也累得直喘息,身子也似瓢泼了般出了一身大汗。

  李天冬被弄得久了,也失去了开始时的感觉,又知道今晚要是不泄,只怕张妈不肯罢休,于是松开阳关,溅了出来。

  张妈停在那里喘了会儿气,这才默默地起身,整理好衣冠,步履蹒跚地走了。

  李天冬多少有些感动,张妈毕竟跟谢娜不同,或许她也会因为生理需要而饥渴,但忍了这么多年肯定已经习惯了,不可能会因为他是男人就毁了自己的清白,否则她也就不是张妈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自己给了她一个希望,而这个希望,正是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她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感激他。

  第二天早上,李天冬晨练回来,换好衣服后,去前院列队接受张妈的训话。他仍是站在刘小巧身边,两人一对视,都忍不住地抿嘴偷笑,又一起目视前方。此时张妈一派管家的强悍气势,只是目光扫过李天冬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会儿。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